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死谷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總計 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誰還聽 Puccini Turandot  (Dec 2, 22)

打從開始寫關於歌劇的碎嘴子文章起我就一直想寫寫杜蘭朵,畢竟這算是我的啟蒙歌劇。回想起當年在CD還不存在於唱片行的年代,我聽信了現在在當外交官的某同學讒言:「只要看到帕華洛帝和蘇莎蘭就可以買」,一個人去到公館金石堂旁邊二樓的宇宙城,挑了兩盒福茂發行,封面是一隻玉麒麟的卡帶,用我新買不久的 Aiwa J09 Walkman 放著聽。

要說這齣歌劇的故事背景在中國也並無不可,畢竟第一句唱詞就直指了北京城民,貫穿整齣歌劇的「茉莉花」旋律更是充滿中國風。但這齣歌劇的劇本只是用遙遠的國度當作外殼,裏頭其實完全是對東方風俗文化的臆想,就像「蝴蝶夫人」也是一樣,一廂情願但就是好聽。看多了普契尼的歌劇也就習慣這調調了。

劇情大概是這樣:中國公主杜蘭朵昭告天下,凡有皇族血統男子可提親,答出三道謎題者可迎娶公主,失敗者要被斬首。波斯王子答題失敗,即將被砍頭。男主Calaf是亡國的韃靼王子出逃到北京,巧遇出逃失散,由一女奴Liu照顧的盲眼王父Timur。Calaf瞥見公主容顏,一時豬油蒙了心,決定去挑戰。中國三大官員 Ping, Pang, Pong 竭力相勸未果,Liu深情唱出其愛慕之情苦勸,但Calaf仍鐵了心要上。即使 Liu, Timur, Ping, Pang, Pong 五人勸阻,Calaf 仍突出重圍,擊鑼三響,完成申請程序。其後進入準備階段,Ping, Pang, Pong 三大官閒聊感嘆公主暴虐,官不聊生,不如歸去。答題挑戰開始前,年邁體衰的中國國主接見Calaf,感嘆天道不仁,勸阻Calaf不要冒險。Turandot 出現,解釋之所以設定這樣的挑戰是為了替遭遇不幸的先祖報復天下男人。然後出題,Calaf 三答皆中。Turandot 想要反悔,Calaf 很大度地提出:如果公主在天亮前找出他的姓名,他願接受死亡命運。官員下令北京城民不准睡,要找出陌生王子的姓名,這時 Calaf 唱出了那首出名的「徹夜不眠」。有人發現 Timur 和 Liu 曾和王子交談,官員下令抓來刑求。Liu 擔心說出王子的姓名,於是自殺,死前告訴杜蘭朵她之所以願意犧牲,都是因為愛。Liu 死後 Timur 和 Calaf 都悲傷不已,北京城民也默然哀悼。

普契尼的作曲只到這裡,後頭還有一段 Turandot 和 Calaf 的和解與團圓,我覺得頗為雞肋,但一般的演出或錄音都會把它補齊。

劇情安排頗有奇特之處,身為大女主的杜蘭朵在第一幕只露個面,完全沒唱詞,就把男主迷得神魂顛倒。然後要一直到歌劇進展到一半的第二幕第二景才開聲,然而一開聲就震驚全場。Liu 算是女二,好像應該要有更多戲份,但也只有第一幕出場的短短一兩句唱詞,第一幕後半一首詠嘆調。其餘在第三幕臨死前有一段兩三分鐘的獨唱,加上先前十分鐘左右和其他人的合唱。這樣的戲份,也算是合乎身分卑微的女奴了。倒是 Ping, Pang, Pong 這三個丑角般的人物,包辦了第二幕第一景的十來分鐘,並且戲份幾乎貫穿全場。聽CD時可以直接跳過第二幕第一景,但在歌劇院現場這可就困難了。多半不是唱得無趣,就是表演過頭。

這齣戲要在歌劇院上演,舞台服裝製作和導演方式也頗費思量。傳統派是類似 Met 的製作,完全走中式路線,像是把「穆桂英掛帥」和「大鬧天宮」給合併在同一個舞台演出。另一派是走抽象架空路線,用現代感的舞台與燈光效果,搭配科幻風的服裝設計,營造出超現實的感覺。

最近唯一看到會讓我吃驚的影音是 Gianandrea Noseda 在 Teatro Regio Torino, 2018 的 BD。舞台與服裝走極簡風格,用走位與舞蹈來表達一些抽象的概念。最讓我吃驚的是杜蘭朵出場開聲,我竟然無法辨別誰是杜蘭朵。台上演員一字排開,服裝髮型完全一樣,每個人都張口像是在唱,這安排讓人去思考:杜蘭朵到底是真實存在的人,還是 Calaf 的妄念與野心?又或者杜蘭朵就代表著芸芸眾生的心。此外 Liu 自殺身亡的場景,倒下的不是 Liu ,而是包括杜蘭朵在內的所有北京城民,彷彿 Liu 才是唯一擁有自我的人物。這齣用的是原始版,到 Liu 自殺後歌劇結束。我覺得挺好,並不缺什麼。這個影音所有主要角色都唱得相當好 – 或許我該用「有效」來形容,純粹從聲音技巧來說也許能從其他唱片錄音中找到更好的片段,但是整體搭配起來,造就了一場非常成功的演出。視覺效果相當震撼,男女主角也唱得極為出色。這幾年看了好幾個倒胃口的杜蘭朵影音,看到這部,終於讓我又回想起我當初為什麼熱愛這齣歌劇。

順便再推一個古老的錄音,Stokowski 指揮,Birgit Nilsson / Franco Corelli / Anna Moffo 唱 Turandot / Calaf / Liu , 3/4/1961 在 Metropolitan Opera 的現場錄音。這是 Stokowski 第一次現場指揮歌劇演出,強烈的音樂風格和聲樂家常常搭不上拍子,比如一開場北京官要開聲之前音樂突然無預警加速,會讓人捏把冷汗。但除了這些小瑕疵之外,這個錄音有種異乎尋常的活力,而且幾個主角唱得非常好,雖然不是像經典錄音裡頭教科書式的完美,但充滿生命力。我在寫這篇時竟發現有人把這錄音傳上了 YouTube,連結如下:

Giacomo Puccini – Turandot (Leopold Stokowski, 1961)

我剛好有演出的劇照:

你看 Corelli 和 Moffo 扮演的 Calaf 和 Liu 真是一對璧人啊!

至於 Nilsson 的 Turandot 扮相 ,嗯,意見保留吧!

啟蒙我聽歌劇的外交官同學當年還鐵口直斷了另外一件事,他大力慫恿我去買 1988 年韓國首爾奧運的紀念郵票,據他說增值空間無限。我當時盛情難卻買了些,這些年完全忘了這回事。前陣子回台灣翻找我的舊物,看到這些郵票才想起這樁往事。郵票的事姑且不提,我非常感激他的熱心,為我打開了一扇認識美好世界的窗。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Dec 6, 22)
剛開始也沒多想,隨著思緒前行,許久沒碰觸的舊時記憶慢慢浮現,變得清晰。人老了,剩下回憶,而回憶也不可恃,終將四散零落。

orangebach  (Dec 5, 22)
讀完第一段,年少記憶湧上心頭,非常dejavou
試問現在還有幾個人記得宇宙城?
宇宙城累積許多人的回憶。
的確在那個年代買卡帶,如果是人聲,
帕華洛帝和蘇莎蘭真的是首選,
我當時也買不少。

感謝爆杜蘭多公主的雷,歌劇的好處便是你怎麼爆雷都沒關係,重點是歌而不是劇。沒想到這內容如此誇張?
也是一種學習。

不知為何,此文讀完有鄉愁感,彷彿把我們帶回二十歲。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