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約書亞樹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紅木 (Redwood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總計 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誰還聽 Mozart Die Zauberflöte  (Dec 6, 22)

話說 Tamino 是個沒有夢想沒有追求的富二代,某天在街上突遇歹人搶劫,呼救逃竄中暈倒。這時剛好路過三個女強人,分別是某製藥公司的保安,人事,與研發部門主管,出手擊退歹人,並把暈倒的 Tamino 送到就在附近的公司總部。Tamino 醒來時剛好只有 Papageno 在旁邊,他解釋說自己的工作是幫製藥公司的研發部門捕捉並提供實驗用的動物,並且吹噓是他救下的 Tamino 。此時三位女強人出現,拆穿 Papageno 的謊言,並且祭出公司的保密條款以禁言懲罰 Papageno 。隨後外號人稱「夜后」的公司大老闆出場,告訴 Tamino 說她前夫的異國摯友 Sarastro 因為想利用罹患罕見疾病的女兒 Pamina 來做開發新藥的人體實驗,把她拐帶到遠在異國的醫學實驗中心。因為 Tamino 的基因類似 Pamina,剛好符合 Sarastro 研究所需的人體實驗條件,有機會能進入監管嚴密的實驗中心。夜后請求 Tamino 去救回 Pamina,並且許婚。Tamino 先前看了 Pamina 的照片已然鍾情於是答應,人事主管解封 Papageno 的禁言令並要求他陪同 Tamino。研發主管替 Tamino 的智能手機安裝了名為「魔笛」的應用程式,告訴他這是開發實驗中的音樂治療軟體,能讓悲傷的人聽了後變得喜悅。替 Papageno 的智能手機安裝了「魔鈴」軟體,能讓狂躁的人或野獸聽了後鎮靜下來。此外又介紹了三個引路天使(我們姑且稱呼他們 Siri, Alexa 以及 Cortana),可以提供指引與建議。

兩人分頭行事,Papageno 闖入醫學實驗中心時巧見 Pamina 出逃未果剛被警衛 Monostatos 抓回房間,因為 Papageno 和 Monostatos 的外貌打扮異於常人,互相嚇到對方,Monostatos 逃走,Papageno 告訴 Pamina 有個帥哥要來救她。

Tamino 在 Siri, Alexa 以及 Cortana 的引導下到達醫學實驗中心大門,有人告訴他其實 Sarastro 才是好人,夜后的話不可輕信。同時 Papageno 用「魔鈴」迷惑了重新回來追捕他們的 Monostatos 與其他警衛,然後 Sarastro 出現,Pamina 解釋自己逃走的原因是遭受警衛 Monostatos 性騷擾。隨後 Monostatos 把 Tamino 帶進來,Tamino 和 Pamina 初相見。Monostatos 想討賞卻反而遭到處罰。Sarastro 告訴 Tamino 必須參加新藥的人體實驗,如此才能開發出治療 Pamina 的藥,也才能得到她。

Papageno 做為對照組,與 Tamino 一起參加人體實驗,並簽下保密條款。實驗進行之中,夜后的三大高管 Facetime 兩人,Tamino 遵守保密條款禁言令,但 Papageno 卻全盤相告。在另一頭夜后 Facetime Pamina,給了她一段病毒程式,要求她破壞 Sarastro 的研究成果。因為夜后的前夫臨死前把醫學實驗中心的控制權交給了 Sarastro 而沒留給她,所以她執意報復。Pamina 夾在中間難做人,向 Sarastro 坦白並要求原諒她的母親,Sarastro 答應。

實驗繼續進行,Papageno 依然絮叨。有個老婦來送飲食,Papageno 嘴賤問老婦有沒有男友,老婦回答有,他就叫做 Papageno。Papageno 嚇得不輕,來不及問老婦的名字,她已經離開了。其後 Pamina 來探望,Tamino 因為遵守保密禁言令而沒回應,Pamina 傷心離去。

我們省略掉一些細節。最後新藥開發成功,Tamino 和 Pamina 幸福快樂。Papageno 心心念念的老婆 Papagena 原來就是那個老婦,她罹患先天疾病在醫學實驗中心接受新藥治療實驗,被治癒恢復少女容貌,與 Papageno 結合。夜后與其高管三人組勾結 Monostatos 意圖侵入醫學實驗中心破壞,但被保安與警察捕獲,打入大牢。

以上是我根據原始故事所改編的背景設定。

魔笛的錄音與影音版本無數,我個人覺得好聽好看的關鍵不在男女主角也不在夜后,而在 Papageno 和 Monostatos。Monostatos 是個很有喜感的反派,只可惜戲份太少,但他出場唱的每段都很有喜劇效果。Papageno 本應是個無足輕重的配角,卻很意外的一直在推動整個劇情發展。去掉這兩人的戲,魔笛就成了齣無趣的嚴肅歌劇。

先前在其他篇中提到過 Mozart Die Zauberflote - Wolfgang Sawallisch, Bayerische Staatsorchester, 1983,三十年過去,這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魔笛影音版本。現代的BD版本我看過不少個,沒有一個 Papageno 讓我覺得有趣。要找到能把夜后唱好的雖然不容易但也不是辦不到,但要找一個適合的 Papageno 卻近乎不可能。

大部分的觀眾看戲不願意見好就收,總想知道:「王子和公主從此過了幸福快樂的生活,之後又發生了些甚麼故事」或者「灰姑娘壞心的繼母和姊妹,後來又耍了甚麼賤招」,因為觀眾對魔笛的熱愛,於是有了 Peter von Winter 在 1798 年譜寫的 Das Labyrinth。我們都想知道 Tamino 是否依舊蠢萌,Pamina 是否依舊天真,Papageno 是否依舊憊懶,是否和 Papagena 生下一窩鳥人,夜后復仇的怒火,是否仍在她胸中燃燒。我們抱著懷舊的心情看 Das Labyrinth,雖然想知道的事情並沒有得到答案,雖然 Peter von Winter 並非 Mozart,雖然夜后的詠嘆調不再那麼撩動人心,但重要的似乎只是再次確定大家都在,安好如昔。我抱著這樣的心情看完了 Salzburg Festival 2012 年製作,Ivor Bolton 指揮的BD,時光流淌,歲月靜好。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Suzy  (Dec 24, 22)
非常幽默

(上來到Big Bend NP簽到才發現此篇 我賺到了)

Val  (Dec 23, 22)
這應該是我近年看過最好的劇了,喜歡攝影,配樂,男女主,以及故事。看完後突然很想念「情書」那部電影,於是找出來又重溫一遍。

我們都希望世上有一種魔法,讓我們學會之後能讓滿地的積雪如同柳絮因風般騰空漂浮,如同雪花飛舞。然而法力能量終將耗盡,雪花終將遵循自然法則回到地面,然後融化消失。這時才了解到我們或許能夠模仿甚至複製過往的瞬間美好,但終究世上並沒有一種叫做「時光倒流」的魔法。

orangebach  (Dec 19, 22)
如果Peter Shaffer的Amadeus寫的貼近莫札特真實人格,莫札特本人對於女性也有調笑、搭訕、勾引的傾向,也許這些歌劇角色也是作者本人內心的投射。

題外話扯一下,歌劇看多了想不想轉個台?如果聽老外在那鬼吼鬼叫想換個頻,真心推薦看下Netflix的日劇「First Love」。挺好奇版主會有什麼感受或想法。

以上。

Val  (Dec 15, 22)
我一直有這個見解,Mozart 出名的後期喜劇(像唐喬凡尼,費加洛婚禮,女人皆如是)好的演出製作,都應該瀰漫一種淡淡的淫靡氣氛。不能太過露骨,也絕對不能太過正經。

魔笛裡的 Monostatos 這角色的性騷擾,從他自己的觀點來看,是追求心儀的女子雖遭拒絕但仍努力不懈。這角色的原始設定是個黑皮膚的摩爾人,唱詞裏頭多有羨慕他人皮膚白,自己皮膚黑遭人嫌棄等等,以現代觀點來看,相當的政治不正確,說不定未來什麼時候開始,歌劇院上演時就把這角色給刪了。

其實也就是隨便寫寫,要說 domain knowledge 真是愧不敢當,頂多可以算是像喝多了葡萄酒,自己雖然釀不了酒,但總能根據自己喜不喜歡,酸甜苦辣,風土氣候來歸納出個簡單的脈絡,然後隨手寫下做為筆記,順便分享同好。

orangebach  (Dec 15, 22)
1. 不知道是否刻板印象,老莫的歌劇滿常出現性騷擾情節?唐喬凡尼也有是嗎?

2. 真心佩服版主大德改寫功力,場景置換後的故事,似乎有科幻電影的fu,魔鬼終結者+惡靈古堡那類的?有AI,也有新藥研發。特別後段提到「魔鈴」和三個領路天使,我大笑。

3. 就...非常好的文章。雖然心理學家阿德勒不同意讚美,還是忍不住。

寫這種音樂相關或歌劇相關的評論文章在所多有,domain knowledge的深度和廣度與版主大德相當的不在少數,但是為文中兼具人味和獨特尖銳的嘲諷幽默,這樣看下來,好像只有版主一人。

所以就算歌劇白癡如我,仍然能從行文中學習並且感受到文字傳達出的溫度吧。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