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總統石像 (Mount Rushmore)

約書亞樹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0/29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9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509
瓦哈拉的塗鴉簿  恨不相逢年輕時  (Aug 21, 05)
能夠相逢固然是有緣份,能在最完美的時候相遇,格外值得珍惜緣份。最遺憾的是相見恨晚,美人遲暮,也只能留下嘆息了。

我要說的不是兒女情長,而是對葡萄酒的感慨。常喝葡萄酒(尤其是Bordeaux)的人大概都有這種經驗:好不容易有機會喝到一瓶所謂「黃金年份」(比如1982)或是「陳年」(比如1978)還算頗有名氣的波爾多,去查查Wine Spectator的評分,也有個九十分上下不錯的評價。滿懷期待特地挑了個特別的日子(比如像你岳父或未來岳父生日)打開,一喝之下卻大失所望,平淡無奇不說,搞不好還有霉味。舉座尷尬之餘,只好訕訕地另外開一瓶便宜得多的無名之酒,竟發現好喝得多。

在你打算痛罵Wine Spectator或其他評論勾結不肖商人之前,請先弄清楚那個分數和評論是什麼時候寫的。賣酒給你的人只會告訴你這是瓶1982年份有92分的某酒莊,但他不會告訴你Wine Spectator是在十多年前的1992年左右試飲給的評分。從當時到現在的十多年裏,這瓶酒早就風雲變色了。

「酒愈陳愈香」這話只在很少數的酒成立,而且葡萄酒也像生命一樣,到達巔峰後就只會走下坡。喝波爾多的人在嘗遍90年代的酒之後,總會動念想喝喝看傳說中有多好的1989, 1986和1982,甚至更老的1970,或是1961。孰不知買陳年酒的風險極大,就算是不計代價買了頂級耐放的酒(像Latour),再假設被小心在恆溫恆濕環境下保存到現在,都還有可能喝到不理想甚至壞掉的酒。其他次一級的,或是更廉價的波爾多,多半早就放過了適飲期,很可能根本就不能入口。

波爾多雖然是以體質堅強適合久藏聞名,其實近年來很多酒莊已經因應國際市場(尤其是美國)做了調整,絕大多數的酒被設計成上市後立即適飲。這類酒果香強,單寧少或不澀,雖然也能放好幾年甚至十年,但是放久了並不會有非常大的口感香氣變化,倒不如在三五年之內喝掉。極少數的波爾多仍然保留傳統風格,在上市後的一兩年內簡直無法入口,喝起來像液體的鉛筆芯加上隔夜濃茶。但是這種酒多放幾年後再喝,會有完全不同的複雜口感。

其實我自己也常常因為好奇而去買陳年的酒,雖然多半是不會有意外驚喜。最近整理地下室的時候意外發現一瓶已經被我遺忘了的1985年份Vosne-Romanee Burgundy,不抱任何希望地開來喝,果然是其淡如君子之交。前幾年開過好幾瓶70年代的Latour和Mouton,大部分表現平平而已,只有一瓶1976年的Latour散佈滿室的雪茄煙燻與松露香,加上仍然強勁複雜的口感,以及另一瓶1971年的Mouton,算是讓我們對70年代老酒仍存有一絲信心。不過這也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

很多喝波爾多的人會有興趣買和自己同年出生的酒,保留給自己慶生。1980年以前出生的人,除非剛好生在少數幾個優秀年份,否則最好別太好奇。我也幹過這種事,買了和我同年紀的Leoville Barton,某個生日自己開來喝,嘗了一口,二話不說,整瓶倒進我做菜用的紅酒醋裏頭充軍去。說起來,我的地下室裏還有一瓶和我同年的Lafite,等我哪年生日時興起廣邀親朋好友來分享。我並不預期它會多好喝,也不過就是個象徵意義罷了。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目前尚無留言。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