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火山岩床 (Lava Beds National Monument)

拉森火山 (Lassen Volcanic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0/29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9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509
瓦哈拉的塗鴉簿  Eschenbach / NSO: Mahler Symphony No 3  (Nov 13, 15)
Christoph Eschenbach, conductor
Anne Sofie von Otter, mezzo-soprano

Mahler's Symphony No. 3

November 5 - 7, 2015
Kennedy Center

Eschenbach 在 NSO 的音樂總監任期已經進入尾聲,NSO 整體的演奏水準也愈來愈高,最近一兩年聽的 NSO 音樂會滿意度都極高,這場馬勒三也不例外。事實上這可能是我最近所聽到最讓我感動的馬勒演奏,不管是現場或錄音。

Anne Sofie von Otter 所起的作用不止是加分而已,雖然說得誇張,但我覺得她至少成就了這場音樂會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成功。前些年聽 Ivan Fischer 指揮 NSO 的馬勒二和三時對 mezzo / soprano 完全沒留下任何印象,連帶對整場音樂會的印象也很模糊。 von Otter 的音色乾淨漂亮,音量夠大,氣息綿長,但除了技巧之外,她的演唱也感人至深。

雖然並不是所有樂章的演奏都保持強大的張力,但最末樂章從一開始就凝聚了強大的動人要素,也很難得的一直維持到最後。快結束前那個短暫休止所做出的馬勒式「昇華」的效果很讓人動容。

這場音樂會大概也可以算是漸入佳境。前三樂章雖然表現也相當出色,但我總覺得似乎有點缺乏一致性或是連貫性。這可以說是馬勒音樂的缺點,也可說是特色。因為好大喜功,作品中包含了太多的主題與元素。大部分的演奏聽起來像是把不同的音樂片段給連起來而已,聽的時候很容易走神。

說到走神,音樂會坐我旁邊的是個穿短褲的年輕女孩。我的意思不是說我看著她的大腿走神,也請不要問我為什麼會知道她穿的是短褲而不是短裙,而是我發現她在音樂中間會不時拿出手機來滑動手指。雖然說也不能排除她其實是個專業樂評在做筆記的這種可能性,但我不久後又發現坐在我左前方另一個和我的外貌比起來還算年輕的女子也在滑手機。我想她們兩人都是樂評在做筆記的機率,大概和我下個工作會去幫 NASA 設計火箭差不多高。

其實滑手機對我並不真的有那麼大的困擾,充其量也只是讓我暗自嘀咕為什麼音樂廳不是設計成一個 Faraday Cage 而已。真正比較大的影響是右前方另一位女士不時拿出水瓶來喝水,然後又不小心在音樂小聲的段落把瓶蓋掉到地上發出奇異的打擊樂效果。我突然想到皮鞭,記得 Shostakovich 有在他的交響曲用到它,但忘了馬勒有沒有同樣的嗜好,我想皮鞭用在這裡的效果應該挺不壞。

要是以前,我很可能會抱怨觀眾水準,但我現在的想法是比較起聽郎朗(上星期才和 NSO 合作大概是 Grieg Concerto)而還有人願意來聽馬勒而且能不中途離席,應該要為DC的觀眾感到驕傲。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目前尚無留言。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