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奧林匹克 (Olympic National Park)

米德湖 (Lake Mead National Recreation Area)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7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7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38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757
瓦哈拉的塗鴉簿  Der Rosenkavalier / NSO / Eschenbach / Renee Fleming  (Mar 9, 14)
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
Christoph Eschenbach, conductor
Richard Strauss: Der Rosenkavalier in concert

Renée Fleming, soprano (the Marschallin)
Stephanie Houtzeel, mezzo-soprano (Octavian)
Marisol Montalvo, soprano (Sophie von Faninal)
Franz Hawlata, bass (Baron Ochs auf Lerchenau)
Adrian Eröd, baritone (Herr von Faninal)
Steve Davislim, tenor (an Italian Singer)

3/8/2014 6:00 PM
Kennedy Center

在DC這種地方能聽到理察史特勞斯歌劇的機會很渺茫,這次難得以作曲家150歲生日的名目,Eschanbach 和 NSO 安排了音樂會形式的整齣玫瑰騎士,而且找來 Renee Fleming 唱元帥夫人,所以這場音樂會在預售的時候就大賣,我懷疑還沒輪到在票房零售,票在預售時就賣得差不多了。本來我是希望能買到七排以前的座位,無奈捐的錢不夠比不上大金主的優先順位,最後買到一樓 W 排(我猜大概30排左右)中間略偏右。

很多人已經批評過聽現場音樂會沒坐到好座位的話音響效果還比不上在家裡聽音響。這話雖然有點酸,但也還有一定的真實性。我自己也抱怨過幾次,二三十排的座位的確是太遠,我覺得坐這麼遠聽,樂團的動態會被壓縮,樂器的質感也和近距離聽不太一樣,而且獨奏或獨唱的音量和清晰度會差一些。所以接下來如果對音樂會有批評的話,主要原因很可能是座位。

Renee Fleming 的 Marschallin 唱得相當好。當然我並不真的聽過那麼多聲樂家或是那麼熟悉每個人唱每個角色,但我猜她很可能是現役 Strauss 女高音裡頭唱 Marschallin 的首選。雖然如此,她這晚的狀況大概不算在顛峰,很多地方音量不是很足,有點在保護選手生命的味道。此外我也覺得她的戲劇性表現在表情和動作的視覺演技上的,也比表現在聲音強弱轉折的聽覺演技要來得多。但她真的很迷人,相當漂亮,以女高音的標準來說,可以說是身材窈窕了。

有一件和歌劇音樂完全無關的事我有點不解,但因為完全沒認識任何貴婦,所以沒人能給我解答。女性穿晚禮服戴深色及肘手套時,還會配戴珠寶,像是鑽戒或是鑽表嗎?看著 Fleming 手上不時發出刺眼光芒的鑽石(我猜應該是吧?)我忍不住這麼好奇著。

雖說我覺得 Fleming 唱 Strauss 難唱的女主角出色,但即使是聽她的錄音錄影,其實也並不是全面性從頭到尾都精彩完美。我是覺得她的聲音或是唱法有罩門,音高超過一定範圍而且需要要大音量以及控制力的段落她唱得極好,甚至比起前代聲樂家留下的經典錄音並不會遜色。但是當演唱段落的音域低過某個限度之後,她的聲音會變得有點粗嘎,而且失去控制力。或者換個說法,她唱高音域和低音域時有不同的音色和特質,而她低音域的音色以我的喜好來說,不算悅耳動聽。Strauss 的女聲難搞的地方不光是在飆高音時要有內力而且上得去上得準上得快,還有很多根本不太人道的低音。第一幕結尾 Marschallin 獨白有些很低的音,另一個更明顯的例子是第二幕開場沒多久,Octavian 出場獻出銀玫瑰,一開口的那幾句,低得很沒人性。一般錄唱片還可以重複錄到好為止,現場演出或是錄影裡頭能把音唱準還能維持一定清晰度和音量的非常少見。不過Strauss女主角通常最重要的在結尾壓軸的最後一兩曲,如果唱好了,觀眾會自動忘掉先前的不完美,我覺得這是 Fleming 最強的地方。其實我覺得她唱的Strauss裡頭最讓我難忘的不是 Marschallin ,而是 Capriccio 裡頭的 Countess ,最末那段二十多分鐘的獨白,尤其是最後兩三句,You mirror, showing Madeleine in love, please advise me. Can you help me to find the ending, the end for our opera? Can I find one that is not trivial? 我這麼說大概沒什麼人會同意,但我覺得 Fleming 的這幾句唱得比 Schwarzkopf 或 Janowitz 的更感人。

不過話說回 Rosenkavalier 的話,真的是懷念 Schwarzkopf 和卡拉揚,但是一味懷舊也不是辦法。

我覺得 Fleming 唱流行歌曲或是 Mezzo 音域的曲子不行,YouTube上應該可以找到她唱 Amazing Grace 或其他流行音樂的例子,此外她和 Abbado / BPO 合作的馬勒四號也頗受批評。

其實這晚唱得最好的是 Octavian ,除了一些小瑕疵(像前面提到第二幕開頭那幾個很低的音),她唱得非常精彩出色。如果是在歌劇院唱,她的扮相也會非常俊美高挑,會非常有說服力。事實上謝幕時她是被當做主角,最後出場,以此看來其實 Fleming 的度量相當大。唱 Sophie 的很可愛討喜,但我覺得她技巧上瑕疵不少,像是換氣的時間點很不恰當使句子斷掉,音量和中氣不足,一次到位的音準欠佳(像Sophie接過玫瑰一聞,Octavian回答說沾了波斯香水後的那幾句)。唱 Baron Ochs 的雖然唱得普通,但是喜感和戲劇性不錯。這齣歌劇要演出成功,其實唱 Baron 的很重要,否則會有至少一小時的時間會覺得冗長無聊。

因為座位的原因,我覺得樂團缺乏戲劇性和存在感,表現雖然稱職,但也僅止於稱職而已。速度的一致性太高,我會希望有些地方可以快速些,但有些地方可以拉長一些。另一點我覺得有點怪的地方是因為場地安排,聲樂家是在指揮和觀眾之間的舞台走位演唱,也就是基本上都是在指揮後方看不見的死角。第一幕時 Eschenbach 幾乎完全不看聲樂家,自顧自打拍子,當時我心想這樣也可以指揮歌劇啊。到後來第二三幕指揮會回過頭找唱者的位置,配合互動也比較多。NSO這晚法國號出乎意料的強,也有很多段落其實很精彩,像第一幕最後幾小節,首席小提琴的長線條漸弱,聽了真的是銷魂啊。

我常覺得在音樂廳演奏這類的經典曲目簡直就好像在進行集體召魂儀式,演奏能感動人心的話,往往會覺得作曲家來了。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目前尚無留言。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