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冰河

大峽谷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21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56
瓦哈拉的塗鴉簿  Russian Evening with Leon Fleisher, January 30,  (Jan 31, 10)
National Philharmonic

Piotr Gajewski, conductor
Leon Fleisher, piano

Mussorgsky Night on Bald Mountain
Prokofiev Concerto for Piano (Left Hand) No. 4
Tchaikovsky Symphony No. 6 (Pathetique)

1/30/2010, 8:00 PM
1/31/2010, 3:00 PM

Strathmore Music Center

會去聽這場音樂會是因為幾個不相關的巧合:
一.前幾個月買到一張Leon Fleisher在50年代彈Brahms的Handel Variations
二.最近關於左手鋼琴曲的討論
三.前幾天去聽Radu Lupu的獨奏會的節目單上介紹了這場音樂會
四.還買得到票

音樂會這天DC下了一整天的大雪,溫度只有十幾度。本以為大概聽不成了,但音樂會沒取消,晚上冒著生命危險出門聽音樂去。

當然,是為了Leon Fleisher去的。National Philharmonic我從來沒聽過,而且對排出的曲目也沒多大興趣。

我已經受夠了荒山之夜,這幾年至少在音樂會裏聽過三四次。即使要排俄國音樂的節目,即使是要挑一首序曲,應該還有很多別的選擇吧?

關於Prokofiev這首協奏曲的來歷,且讓我抄一段節目單上的介紹:

"Around 1930, Prokofiev accepted a commission from Paul Wittgenstein, and Austrian pianist who had lost his right arm in World War I, to compose a piano concerto with a solo part to be played by the left hand alone. Wittgenstein turned to several composers of reputation for works that he could play with an orchestra. Strauss, Ravel and Britten were among those who wrote for him, and he played the premieres of their pieces, but always with some kind of complaint or protest."

接下來的很勁爆:

The Strauss is scored for a large orchestra with four of each woodwind instruments, and Wittgenstein asked, "How can I, with my one poor hand, hope to compete with a quadruple orchestra?" Ravel's Piano Concerto for Left Hand opens with a grand solo cadenza and he said, "If I wanted to play without orchestra, I'd not have commissioned a concerto." When he received the music for the concerto from Prokofiev in 1931, he wrote to the composer, "I do not understand a single note and will not play it."

這是我第一次聽這首協奏曲,所以我不知道我昨晚聽到的是曲子本身的問題,還是樂團與獨奏間的問題。首先鋼琴的音量太小,也許是因為只用一隻手的關係,我覺得樂團應該要適度調整音量。再來是除了獨奏的段落之外,鋼琴聽起來像是附屬於樂團。鋼琴像是整個音樂裏的一件樂器而已,而不像是與樂團分庭抗禮的另一半。我覺得這首協奏曲不及Prokofiev其他的幾首,而以左手協奏曲來說我也覺得Ravel的確高明。

Leon Fleisher出道很早,當年是美國本土最有前途的鋼琴家之一(其實也數不出幾個),但他的鋼琴演奏生涯在60年代就被迫中斷。因為一種罕見的病,他的右手廢掉了,當時才37歲。此後他轉為指揮,音樂教學,並且也演奏只用左手的鋼琴曲。90年代他接受實驗性治療,成功恢復了右手的功能,在67歲時以雙手的鋼琴家復出,今年他已經82歲了。

我以前就聽過Leon Fleisher的故事,但一直沒提起興趣去收集他的演奏。一方面是因為他的黃金年代還在單聲道年代,另一方面是我過去對鋼琴家存有些不正確的偏見:我以前認為美國比不上歐洲,歐洲又比不上俄國,而且DG旗下的鋼琴家勝過Philips, Decca, EMI。拜二手LP之賜,我聽到Leon Fleisher彈的Brahms Handel Variations,大大震驚。

其實彈琴把手彈廢不能再彈算挺尋常,我本來不知Leon Fleisher原先的能耐,也一直以為他就是運氣壞些而已。但聽了他早期的錄音,知道他在壯年就被迫放棄鋼琴演奏,真的覺得造化弄人。

Prokofiev協奏曲彈完後他出來謝幕,極罕見地又坐下彈了一首Bach當encore。當然他的技巧和年輕時是不能比的了,但是音樂裏的雲淡風清,非常感人。

National Philharmonic是可聽的樂團,但是演奏默契上瑕疵不少。下半場的Tchaikovsky應該不算太容易演奏的曲子,除了第二樂章拍子很一致之外,其他部分,尤其第四樂章,有很多彈性速度。他們也許排練不足,許多地方不同聲部出來得零零落落。小毛病雖不少,但是整體倒是很能讓人進入情況,至少我覺得聽得相當盡興。

我已經好一陣子沒聽悲愴了,這回聽,覺得哪是在講什麼生命,根本就是愛情。不負責任地來胡說一下,我覺得四個樂章分別是:

第一樂章:想愛卻不能愛。想去追求所愛的對象,周圍環境卻不允許。你聽第一主題如此纏綿悱惻,打死我都不相信那是代表愛情之外的東西。而暴烈的第二主題,就像有人從中強力干預,大叫:”不准!不可以!”

第二樂章:夢想與愛人共舞。五拍子的圓舞曲很少見(其實我沒聽過其他五拍子的音樂),我猜這有對作曲家有點特殊卻又不足為外人道的原因。

第三樂章:不管了,說什麼也要去追求所愛。進行曲的主題很容易猜,中間段落有些弦樂部吱吱喳喳般不明顯的次旋律,像是有人在勸阻主人翁:”放棄吧!別反抗了!”,但是勸阻無效,主人翁決定轟轟烈烈地硬幹。

第四樂章:畢竟還是不行,了無生趣,一死了之吧!

是為無責任樂曲解說。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Sep 15, 10)
我的想法應該這麼解釋:如果對理想的堅持是針對音樂或是廣義的藝術,而我能感受並認同的話,會增加對此曲目或音樂家的欣賞。但加分並不是因為”動機”,而是”結果”。而且從精神潔癖的觀點來說,藝術欣賞不應該受到非藝術的因素所影響,所以不管一個作品或演出的背後有多感人的故事,都不應該影響欣賞者對這件藝術本身的評價。所以”加分”並不是正確的態度,儘管我偶爾還是會感情用事。

而對非音樂藝術的理想所做的堅持,不管我認同與否,不會影響我對他們藝術成就的評價,否則難道該去收集慈濟出的CD嗎?我總覺得對藝術的評論如果參雜了其他成見,比如像道德觀甚至政治觀,是很危險的事。像孔老先生,他對音樂的見解基本上目的是在推銷他自己的agenda。而且所有搞獨裁的政府在燒完禁書興過文字獄,把媒體輿論一手控制之後,接下來會做的一定是淨化音樂。

suzy  (Sep 14, 10)
事實上我從來沒仔細聽過這兩人的交響曲,我的有限接觸只限於他們的協奏曲, 而協奏曲給我的印象就是很cynical, 聽多了覺得要鬧神經病似的. 我就不敢再去聽他們的交響曲了!因為編制大的曲目,要是也依樣充滿不協調的調性(which i do expect so and I may be biased), 會讓我受不暸. 也許我該來聽聽他們的交響曲,而非協奏曲

非常有趣. 在這則留言裡,我似乎讀到你對音樂家對一些理想的堅持而敬佩,進而增加你對這些曲目的欣賞. 不過之前某次留言裡我提到對人權鬥士音樂家而願意多給的欣賞,當時妳似乎比較注重音樂家的技巧.

也許就是因為某些時候非藝術的成分影響我們對樂曲的解讀與欣賞,同一曲目才如此帶來不同想法,也才有可以交流的話題

回到這兩位作曲者,話說我ㄧ開始試圖欣賞蕭士塔高維奇的音樂時是抱著花痴的心態,因為朋友的CD上看到的他頗帥,沒想到聽了之後發現他如此表理不一,嚇壞了. 或許是我對他外表產生不切實際的幻想,幻想他的曲目也是甜美動人,以致於不能接受. 那果然是年輕時的幼稚想法啊~

Val  (Sep 14, 10)
其實不會,Prokofiev的生平我是沒研究過,但Shostakovich的我看過一些介紹。我覺得他最想要嘲笑的,其實很可能是他自己與整個制度。他有一大堆被禁的作品,然後為了能繼續創作,與政府和解去做了些貌似主題正確的愛國音樂,然後又再犯,新作品再被禁,然後自己妥協,回去修改,再解禁。我覺得這人要不是對理想與是非極端堅持,就是嘴癢像彌衡孔融楊修這類人物。他要是被暗殺了或是被抓去勞改我一點都不會奇怪,但是當年的蘇俄對藝術家好像還是有一定尊重。

13號算是相當嚴肅沉重,碰觸了猶太人在蘇俄仍受歧視的禁忌話題。本來找了Mravinsky擔任首演指揮,後來政府放話不鼓勵這首作品,Mravinsky和他的樂團臨時抽腿,Shostakovich才找了Kondrashin和他的Moscow Phil來代替。這群音樂家提著腦袋完成演出,觀眾反應異常熱烈,但沒過多久這首交響曲還是被禁了,幾年後他們改了歌詞又刪掉一些內容才解禁。

我不知道15號能不能算是他一生的總結之作,這首交響曲充滿矛盾與謎,不和諧的輕快旋律與殺伐之聲。我第一次聽,聽到中間出現威廉泰爾序曲的旋律時,我想這作曲家一定是腦袋壞了。後來稍微瞭解他的生平背景後,慢慢比較能知道他想表達什麼。

suzy  (Sep 13, 10)
是不至於希望旋律優美啦~ 但是, 可能和個性有關. 我不會欣賞的幽默是那種譏諷別人的,我可以欣賞的是調侃自己的. 也許像你所言,他們太cynical, 不是sarcastic, 不很對我的胃口

Val  (Sep 12, 10)
Prokofiev和Shostakovich的音樂有他們自己的獨特語言,我還沒有系統化去聽過,不過你說的”好聽”如果指的是旋律性或悅耳動聽,我想那從來不是他們想追求的。

我覺得這兩個人有一點共同處,就是都很cynical,而Shostakovich可能更嚴重點,我想這都是被偉大的政治制度薰陶出來的。我每次聽到他們音樂裏出現悅耳的旋律,都會想他們到底是要諷刺些什麼。不過我應該是沒聽過(或是沒認真聽過)Prokofiev的小提琴曲,所以不知道你說的兩者差別,也許我也該去找來聽聽。

圖書館真的資源真是該好好利用,我在我們這借到過Shostakovich的全本弦樂四重奏,這是打死我也不會去買的東西。

suzy  (Sep 12, 10)
言中了! 如果有人那樣反映,只顯示出他自己沒有禮貌而已.

音樂與藝術欣賞,甚至風景口味,都是有人愛鹹有人愛甜. 也不是都得窮盡世間所有版本/餐廳/風景點才可以為文分享.

我一直覺得部落格這東西本來就是意見交流成份為主, 也不需要說服對方總是同意自己.

若是有心踢館,那就太無聊了! 踢館者大可以自己成立部落格自high,成立他自己的粉絲團即可.

當然,那只是我自己觀點.

Val  (Sep 12, 10)
這種文我可不敢寫,寫了就等著被踢。以我看,除非是聽遍了世上所有能google到的演奏版本,否則任何人只要來留個言說:”我覺得XX的第X樂章第X小節轉折時那個XX樂器掛在半空的感覺更加蒼涼”,作者只好摸摸頭,顧左右而言他。甚至留言的人根本不用真正聽過,只需要說一句:”我覺得Barborolli的柴六更深刻,您以為否?”,作者就只能抓瞎了。

也有另一種百科全書式的寫法,作者羅列近百種不同版本一一比較,讓讀者無從挑剔起。不過這不是一般人能寫的,而且看起來總覺得這作者是在賣弄收藏與知識。

suzy  (Sep 12, 10)
柴氏六號應該夠你寫一篇專文了

今天聽另外兩張借回來的CD,覺得普羅高菲夫的小提琴協奏曲2號沒有他自己的小提琴奏鳴曲好聽. 有人有同感嗎? 還是有相反意見的? 我一直不是很能欣賞普氏和蕭士塔高維奇的音樂,所以到現在都還是想聽時到圖書館借借...

Val  (Sep 10, 10)
再順便說一下六號,我想起來我還有另一個值得一聽的版本: http://www.amazon.com/gp/product/B000002RZK?ie=UTF8&tag=traveleredge-20&linkCode=as2&camp=1789&creative=9325&creativeASIN=B000002RZK

我個人現在還不喜歡它,但我相信在正確的情境下這會是個非常感人的演奏。它的速度極端的慢,而且沒有高潮,感情完全沒有出口發洩,一直到結束。這個演奏絕對和任何你聽過的六號不同。過度簡化的來比較,這和Mravinsky的DG版是兩個絕對的極端。

如果要形容的話,這個演奏像是病重將死的人在病床上的夢想或回顧,完全沒有未來,沒有希望。第三樂章像迴光返照,但是蒼白無力,直到嚥氣。

Val  (Sep 10, 10)
我不太喜歡三號,至少不如一號。我覺得這首曲子有些根本的問題,裏頭是有些好聽的旋律,但是聽不出前後呼應,轉折變化,連速度變化高潮起伏都不多,第五樂章有段似乎是想要賦格,但轉了沒兩下就整個散掉不見了。我覺得這首交響曲像是個不太有天份的大廚偶然間得到許多好的食材而硬要把所有的東西全都用在一頓晚餐上,這樣的感覺。

我手頭有而想得起來的版本有兩個:Sony/Abbado/CSO 與 Mercury/Antal Dorati/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Dorati那張是LP,我偶然用很低的價錢買到的Mercury SR版,一號到三號的套裝。前幾年Mercury有出過不少CD,但現在可能大部分都絕版了。這兩個演奏比起來,我覺得Dorati的比Abbado的好太多了。

另外一個不負責任的建議,因為是道聽途說,我自己沒聽過。在Amazon上偶然看到有人提起這首交響曲,他說他聽過唯一值得聽的演奏是BBC Legends出的,Svetlanov 帶 USSR State Symphony Orchestra 到英國的現場錄音。當時蘇聯的坦克剛剛開進布拉格,所以聽眾對俄國人相當反感。身為對祖國驕傲的俄國人,他們留下了非常強力的演奏。

suzy  (Sep 9, 10)
發現柴氏的三號交響曲蠻動聽的,雖然不如後面幾首有名

有值得勸敗的版本嗎?

Val  (Feb 3, 10)
NSO的音樂會從$25起跳,其他美國樂團貴一些,歐洲樂團再貴一點。不過這幾年還沒看到像VPO或BPO之類的樂團來。

獨奏或其他小型室內樂的行情比較亂,一般最低價票大概是$30到$40之間。我一直很好奇訂價的原則,因為並不是與音樂家的年資或大牌程度成正比,好比Pollini和Lupu的就不貴。去年有一場Rafal Blechacz(2005年蕭邦大賽首獎)的蕭邦獨奏,就因為我嫌票太貴沒去聽。

Opera就貴得多,$100起跳,富豪權貴社交的場合,我等小民只好找別的樂子。

suzy  (Feb 1, 10)
我對 4/15, 4/21兩場很有興趣. 看來住在華府有這麼一個好處. 不知道那裡的票平均大概要多少錢? 給個range參考也可以.

我之前完全沒注意過布拉姆斯的左手鋼琴曲目. Bach一直不是我很喜歡的作曲家,他很多曲目我沒聽過或沒注意就不奇怪了

Val  (Feb 1, 10)
我以前就在YouTube上看(其實是聽)過那段,但我猜我們是因為不同的原因找到的:我用的keyword是 Bach Chaconne 。

有不少人把Bach的Chaconne改成鋼琴版,Busoni的大概最出名,但我比較喜歡Brahms的這個左手版,似乎比較接近原曲的感覺。

我沒有Wittgenstein的任何錄音,如果沒人出過CD的話,我想這些老唱片非常難找。其實YouTube上能聽到已經是非常幸運了,YouTube上還真是有很多寶的。

雖然沒認真聽夠多的不該亂說,但是我認為許多現代鋼琴家彈這些左手的曲子要比Wittgenstein厲害。

Val  (Feb 1, 10)
左邊”新網誌”只是當做簡易公告,列出在過去十四天之內寫過網誌的人,而不管寫過幾篇。不過以我們過去的紀錄,幾乎只有我在寫東西,而且也多半有一搭沒一搭,很少在兩星期內會超過一篇。

現在想想,如果只是把所有兩星期內寫的網誌列出來其實在程式邏輯上更容易做,但現在也懶得去改了。

Val  (Feb 1, 10)
近來的確聽不少音樂會,而且每次聽完回來都很努力寫心得感想。不過好像也因為這樣,這裏變得愈來愈不像跟旅行有關。但反正是自己的東西,就隨我任性吧!

話說下半季已經買了票還沒聽的音樂會如下:

02/09/2010 Strathmore, Joshua Bell, program TBA

04/15/2009 Kennedy Center, Maurizio Pollini
Frédéric Chopin Two Nocturnes, Op. 27
Twenty-Four Préludes, Op. 28
Ballade No. 1 in G-minor, Op. 23
Scherzo No. 1 in B-minor, Op. 20
Twelve Études, Op. 25

04/21/2010 Strathmore, Mitsuko Uchida
Schumann Fantasy in C Major, Op. 17
Davidsbündlertänze, Op. 6

05/22/2010 Sixth & I Historic Synagogue, Yuja Wang
Schumann Symphonic Etudes, Op. 13
Schubert/Liszt Three Lieder
Prokofiev Visions Fugitives, Op. 22 (selections)
Prokofiev Piano Sonata No. 6 in A Major, Op. 82

suzy  (Jan 31, 10)
瓦哈拉,
請問你有這兩張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k_yNa0KPEM&feature=related

or

http://www.amazon.com/WITTGENSTEIN-CONCERTO-left-hand-Bach-Brahms-Schubert-Liszt/dp/B001ZTLO78/ref=sr_1_5?ie=UTF8&s=music&qid=1264981877&sr=1-5

因為第二個沒有照片,也許是同一張!

suzy  (Jan 31, 10)
為什麼左邊新網誌只出現1/31這篇? 限定一個旅人只會出現一篇最新的網誌(且是14天內發布)的嗎?

純粹好奇一問

suzy  (Jan 31, 10)
頭香! 話說這裡有在搶香的嗎? :P

最近聽音樂聽得很頻繁,新文章也跟著頻繁 :D

我來kuso一下你的不付責任解說"生命"版:

1)想死卻不能(被監控啊等等)
2)夢想死後極樂境界
3)不管了,說什麼也得計劃個天衣無縫之計以求一死
4) 一死了之

:P ,如何?這更不付責任吧?
其實你這解說也不是不可能. 把對象想成支持他的梅克夫人可以說得通;把對象想成宮中王儲(有一說柴氏為同性戀或是雙性戀者,而因為他和宮中王儲戀情敗露被賜死)好像也說得通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