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約書亞樹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聖路易 (Saint Louis)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7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7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38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757
瓦哈拉的塗鴉簿  Irene四歲  (Sep 28, 05)
以前看電影「新天堂樂園」(Cinema Paradiso),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盲目的電影放映師撫摸著小男孩的臉,一面對男孩說話。一句話還沒說完,畫面一帶,男孩稚氣的臉一瞬間變成了青少年的臉。

成長有時就是這麼不講情理。生活是一連串瑣碎的雞毛蒜皮,我們常只顧著往前看,很少去留意或張望就在身邊的點點滴滴。曾幾何時,那個長不出頭髮,只會大哭和傻笑,被我們穿上「I'm waiting for Santa」的可愛衣服放在大紙箱裏頭照相的小小人,已經不知道哪兒去了。四處看看,現在在這裏玩耍嬉鬧的是個綁辮子穿裙子的小女孩,已經有她自己的喜怒哀樂,會組合有限的一些字彙,雄辯滔滔替自己主張權利。還是會大哭大笑,只是要她照相時意見多了。

我不知道現在的這個小女孩什麼時候會離開,也不知道下回猛然回頭一看,身邊的女孩會是什麼模樣什麼性情,是不是還愛聽星月小蝙蝠的故事和1812結尾的大砲聲,是不是還喝Organic的牛奶,是不是依然調皮搗蛋。

做父母的,即使是聰慧如Achilles的娘,在替他泡刀槍不入的藥水浴時都沒辦法照顧到他的腳後跟,英雄日後也只能空留餘恨。平凡父母如我們,常常也只能看著Irene一路跌跌撞撞走來,用她自己的方法學著去長大。憐惜,但不該也不能替她張羅好一切。

成長和牽掛,總是這麼如影隨形。

還記得Irene剛出生時我們許的願,第一是健康,第二是可愛。健康是對自己好,可愛是對別人好。能滿足這樣小小的願望,我已經非常滿意。Irene四歲了,我不知道該對她有什麼新的期許,但是我只希望趁自己還跑得動,抱得動她的時候,多陪她一起度過。等四歲的Irene一去不回的時候,能讓她和我自己留下些清楚深刻的回憶,記得四歲的Irene是怎麼笑的。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May 6, 07)
5/19 NSO有免費的音樂會紀念他 有空可以去 (如果我住DC必去,可惜!)http://www.foxnews.com/wires/2007May04/0,4670,PeopleRostropovich,00.html

他的大提琴技巧固然為我所稱頌,我卻更為他的指揮而感動
特別是他1990重返俄羅斯的那張錄音 主要是柴高夫斯基的六號交響曲 感動主因不在於他的詮釋 而是對他一生顛沛流離終得落葉歸根而嘆
我也寫了對他小小的悼念("白夜, 悼羅斯托波維奇"一文),可惜一個少數我"敬佩"的大師就此離開人世. 一嘆. 這幾天陪伴我準備考試的就是不停聽他的作品藉以聊慰.

Valhalla  (May 6, 07)
又過世了一位前輩大師!要不是你告訴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會發現。

Rostropivich的辭世讓我格外感到遺憾,一年前才搬到DC,幾個月前才覺得安頓下來,開始去聽NSO在Kennedy Center的音樂會,還在想應該會有機會聽到他指揮的的音樂會。他變成NSO的桂冠指揮後每年還會排一兩場音樂會。去年的Shostakovich系列他的音樂會因為健康因素而臨時換指揮,今年Kennedy Center寄來的新年度節目表上也看到了一場有他的名字,可惜全都成了絕響。

不過對他的身份,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大提琴家,而不是指揮。聽古典樂而不排斥大提琴的,大概不可能會沒聽過他和卡拉揚的Dvorak Cello Concerto。不排斥室內樂的大概不可能沒聽過他和Richter的Beethoven Cello Sonata。古典樂界雖然新人輩出,但是大提琴家好像還數不出什麼能挑大樑的名字。某種傳承,也至此而絕。

忘了在哪兒看到的,可能是Beethoven Triple Concerto的唱片版說明。那張星光雲集的唱片(卡拉揚, Rostropovich, Oistrakh, Richter)錄音過程中似乎有些插曲,Oistrakh和Richter對卡拉揚處理音樂的某些方法”無法接受”,但是Rostropovich卻是站在卡拉揚那一邊,錄音完成後Rostropovich+Karajan和Oistrakh+Richter宣告分裂,以後再也沒合作過。我沒去查證過所有唱片的錄音時間,不過從時間點上看來似乎是沒錯的。文章裏頭並沒有寫清楚是什麼部分或為什麼”無法接受”,有機會倒該去研究看看。

Rostropovich指揮的唱片我聽的甚少,最有印象的應該是Rimsky-Korsakov的”天方夜譚”。這是非常精彩的版本,可惜我心目中仍然覺得Kondrashin(也是俄國人)指揮的音樂無人能比。

suzy  (May 5, 07)
"慶幸"! 正是! 三月底寫了一篇想念以前韓國同事的blog,為了讓他可以知道我對他的想念還特地用英文寫. (http://ggsadventure.spaces.live.com/blog/cns!FA425984736F0D02!697.entry#comment)
沒想到寫完隔兩天有個朋友轉寄一篇文章給我,是悼念之前辭世的東基外籍醫護安芳蓮 (Florence On)的文章. 我當時的感覺就是慶幸,慶幸我寫的是懷念而不是悼念.

順便一提, 前幾天羅斯托波維奇辭世, 不知道您對他的音樂表現有什麼感想嗎?

Valhalla  (May 4, 07)
suzy,

我自己也很”慶幸”在Irene四歲時留下一點記錄,太過於忙著過日子,記憶和感覺只會一點一點的磨損掉,珍惜寶貴的東西,終於會被塵埃湮沒。

suzy  (Apr 21, 07)
前幾天整理硬碟裏的檔案 發現幾年前自己寫的the Bonesetter's Daughter (by Amy Tan) 的書介與書評
那是本描寫三代之間故事的書 我竟想起你這篇寫女兒的網誌, 之前讀過現在再讀感動不已

有空的話不妨看看那本書 書摘在我的部落格裏
http://ggsadventure.spaces.live.com/blog/cns!FA425984736F0D02!739.entry#comment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