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大峽谷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布萊斯峽谷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8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8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三瓶1996年波爾多  (Sep 5, 05)
三瓶1996年波爾多
昨晚在家裏烤肉,一時興起,開的酒全是96年的波爾多。喝同年份地區的酒可以在相同條件下比較不同酒莊的風味,是很有趣的經驗。即使是同樣品種的葡萄所釀,它們香氣與口感的差異,卻是非常明顯。

我覺得1996年的波爾多在上市時被一般評論過度誇大了品質。這次喝的三瓶都是中價位的酒,當年的零售價大概都是三十到四十美元之間(算不便宜的),而且在Wine Spectator都有不錯的評分。但是我覺得它們全都有老化的跡象,才不到十年的時間,已經沒什麼生命力了。如果真是好年份的話,不應該會這樣。96年右岸(Pomerol與St Emilion)以Merlot為主體的酒表現原本就不太好,我猜其他村莊的酒如果Merlot成份高的話也會影響陳年的潛力。也許只有像Mouton Rothschild或Latour之類以Cabernet Sauvignon為主體的酒比較值得期待。

我們喝的第一瓶酒是Lafon-Rochet,開瓶後Decant了一個小時才開始喝。這瓶St Estephe的酒一點都沒有St Estephe應該有的特性,體質纖細,感覺上比較像陳年的St Julien四平八穩的感覺。它有非常好的香氣,充滿紫羅蘭的花香與深色漿果的果香。以香氣而言,它是這三瓶裏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如果光聞不喝,可能會覺得這是瓶罕有的好酒。可惜它的口感完全無法匹配香氣的表現,非常淡薄,已經幾乎沒有單寧,沒有結構,也沒餘韻可言,有些令人失望。我前幾年已經喝過兩瓶96 Lafon-Rochet,印象與這一次類似。Wine Spectator在1999年初給它的評分是90分,並且預測它在2001年以後會達到最佳狀態。可惜我沒有在更早的時候喝它。

接下來喝的酒是Cantemerle,AOC Haut-Medoc。我不常喝上美度區的酒,所以不太能掌握這個地區的基本特色。這瓶酒的香氣比不上Lafon-Rochet,但卻是這三瓶裏頭整體表現最好最平均的酒。香氣的基調是黑櫻桃般的水果香,加上一點點咖啡與煙草味。酒體雖然也嫌衰弱了些,但還有些骨架。餘韻短,但是還算圓潤。Wine Spectator在1999年初給它91分。

兩瓶喝完我看大家行有餘力,於是再開了一瓶Duhart-Milon。這瓶Pauillac的酒是三瓶裏表現最差的,很明顯是已經衰退。我有一箱Duhart-Milon,從99年以後大概每年喝一兩瓶,以今年這次印象最壞。Pauillac應該要有比較大的格局,多層次的口感和略強的單寧,它前幾年還有不錯的果香,雖然入口略乾,但是餘味很優雅。現在已經沒什麼果香果味,雖然還有一點單寧支撐結構,但是喝起來沒什麼意思了。再加上香氣的表現也比不上前兩瓶,所以還剩半瓶時大家就紛紛以不勝酒力為藉口不肯喝了。想到地下室裏還躺著好幾瓶,不禁有點發愁。Wine Spectator在1999年初給它89分。

我很驚訝1996年的波爾多竟然老化得這麼快,喝它們的滿足程度還比不上前幾個星期喝的1997 du Tertre(AOC Margaux)和1993 Gruaud- Larose(AOC St Julien)。就連我們前一天晚上隨便開來喝的十塊錢出頭的2000 Pipeau(AOC St Emilion)都比它們精彩多了。突然間我開始擔心會不會1995年的波爾多也一樣糟糕。想到地下室裏的庫存,恐怕得辦幾個聚會來消耗掉一些。
(2005.09.05)
三瓶1996年波爾多
受到上星期喝其他96波爾多的啟示,趕緊把庫存的其他96年的酒找來喝。這瓶是Corbin Michotte,產地是St Emilion,以Merlot葡萄為主體的酒。雖然原來就知道96年這個地區品質略遜,但一時苟且,讓這瓶酒多躺了好幾年。有了上星期的失望,這次已經心理有數。但是會這麼失望,還是嚇我一跳。它基本上除了酒精,已經沒剩下什麼值得一提的東西了。可以感覺出多年前它曾經有過咖啡般的香味,豐厚的果味,但是現在..

我找不到這瓶酒的評論或分數。我想應該要在2000年之前就把它喝掉,勝過現在空留餘恨。
(2005.09.10)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Jan 12, 11)
法國是全世界最難搞懂的葡萄酒產地,但其實有很明確嚴格的法律規範,幾乎所有描述一瓶葡萄酒特質的資訊都在酒標上,只是需要用百科全書來解碼。大部分傳統的法國酒不會標示葡萄品種,也不會說明用了什麼葡萄以及混合比例,但是列級的酒(也就是標籤上有Appellation Origine Controlee, AOC)會標示村莊或葡萄園,有些產區的AOC還會標示等級(像Burgundy的grand cru, premier cru)。所以要掌握法國酒,首先要了解大產區(像Bordeaux, Burgundy, Rhone)的葡萄品種與基本風味特性,然後要記得大產區之下的主要村莊名,也就是AOC後面標出的名字。這些不同村莊間又有品質等級高低與特性差異,但這些差異從標籤看不出,需要看書研究或是自己喝過。然後同一個村莊不同酒莊又有差異,同一酒莊不同年份也有不小的差異,這些差異又都會影響價格,但是價格又未必和酒的好壞有等比例關係。

其實到最後最重要的問題是錢,法國酒這幾年實在漲得兇,很少人能毫不在乎去多喝各個產區來增廣經驗。從建立經驗的觀點來看,其實加州酒比較適合剛開始喝葡萄酒的人,價格平易近人得多,而且一般來說訂價與品質的線性關係比較可預測。美國酒多半會清楚標出葡萄品種甚至混合比,比較方便比較喜好。

我看了下那個網站,資料整理得不錯,不過要真正建立經驗知識還是要靠多喝,網站或是書主要是幫助你在喝過某一瓶酒之後瞭解它的組成特性,或是在沒喝之前預期這瓶酒會是怎樣的特性。真實世界裏當然充滿意外,我喝過最好的幾瓶酒反而不見得是很有名的酒莊或年份,甚至價格與評分不見得多高。比如像我提到的Duhart-Milon我喝到最好的是1983年,它的價格與評分都不高,但遠比1996年份以後我喝過的幾瓶都好。

Toddler  (Jan 12, 11)
本來是不太注意「酒」這個東西的,或者說本質上是有些排斥,因為它總跟財色賭牽扯不清,尤其在台灣,負面的總多過正面的評價。但有趣的是,逢年過節很多人又愛送酒。我也收過不少酒,當然旋即轉送出去,我相信不少人手上的酒,可能已經轉過好幾手。但最近看瓦兄又有有關酒的文章,驅使我認真起來了,有模有樣的搜尋網路文章,學習酒的學問。不看則已,一看下去,我的媽呀,光法國紅酒這個標題,學問排山倒海而來,加上這些法國語言名詞,真不是一朝一夕能懂;讓人不禁佩服瓦兄,這麼複雜的東西,怎麼記得起來。

不過這麼一查,有個網站看來滿有條理,讓人腦海慢慢有個印象。其中這一頁,您看看有沒有參考價值?只是您這三瓶酒,對照一下好像都能放很久,所以呢,好像總有例外。
http://www.terroir-france.com/theclub/cellar_keepwine.htm

瓦哈拉  (Feb 12, 06)
Montrose我的經驗雖然很少,但是我能夠了解沒有比有氣無力的St Estephe和Pauillac更讓人失望的事情了。我的1995 First/Second Growth都還躺著沒開瓶,喝了的都是中低價位的酒。當年在WS大概都還有89分以上的水準,但是從大概01/02年以後到現在也同樣覺得在走下坡,只是沒96年的那麼驚人。

看過一篇酒評談Montrose,他對95年的評價也不算高,比不上96, 00甚至98。

我覺得95年波爾多當年真的是被過度炒作,價格抬得太高。現在有點後悔花大錢買下的酒,覺得當時不如去買90年份的。

Wine is sleeping ? Could be. 釀酒真的是有趣的事,什麼事都會發生。我記得最常被拿來當例子的是1986 Latour。很好的年份,所有一級酒莊都釀出經典級的酒,只有Latour的非常讓人失望。他們自己也找不出合理的解釋,認為目前可能正處於一種awkward state,過幾年”大概”會蛻變。我有兩瓶,一瓶前年喝了確認了失望,另一瓶留著等待奇蹟出現。

Philippe Lee  (Feb 11, 06)
Yes. My friends and I found the problem last week in a dinner that we tried a Chateau Montrose - Saint Estephe, 1995. We purchased a dozen of the wine in 1999, and tried one to tow bottles every year. BUT, the performance of this wine is getting worse year by year. The wine is sleeping or decline???? We don't know.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