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紅木 (Redwood National Park)

魔鬼柱 (Devils Postpile National Monument)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1/06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9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74
瓦哈拉的塗鴉簿  Sideways裏的酒經  (May 19, 05)
已經有太多人寫過這部電影的感想或評論,但是電影主題的酒好像沒什麼詳論。我最近才看了這部電影的DVD,就隨興談談片子裏出現的或是提到的酒。

葡萄酒在片子裏無所不在,簡直像是主角之一。很多談葡萄酒的對白其實很專門,而且完全沒加以解說。雖然不懂酒的人也一樣能欣賞劇情和演技,但是對於喝葡萄酒的人來說,更能體會編導很多安排的趣味。

Miles和Jack剛上路不久,Jack就開了一瓶92年Byron的氣泡酒。Byron是加州的小酒廠,產的Pinot Noir價格不算貴而有很好的評價。一般的香檳或氣泡酒大多是用Chardonnay和Pinot Noir混合釀造,而這瓶氣泡酒是用100%的Pinot Noir釀的,很少有人這樣做(事實上我從沒見過),所以Miles也告訴Jack它非常稀有,但居然被Jack就在車上笨拙地打開,豬八戒般地喝將起來。

快開到第一個酒莊時Miles發表了一段關於Chardonnay的評論。他認為本地(加州)的Chardonnay在釀造過程中用了太多的橡木桶以及secondary malolactic fermentation(我不會翻譯,這指的是一種通常用在紅酒的發酵方式,把大部分的Malic Acid〔蘋果酸?〕轉化成乳酸)。我完全同意他的見解。很多中低價位的加州及澳洲的Chardonnay濫用這種釀法,做出來的Chardonnay充滿嚇死人的香草及奶油味。比較起來Burgundy的Chardonnay清爽可口,充滿礦物質及天然水果的香味。

Miles在一個曾與前妻野餐的山坡邊提到他們在這裏開的一瓶95 Opus One配燻鮭魚和朝鮮薊。Opus One是加州的Robert Mondavi和法國的Mouton Rothschild兩個頂尖酒廠在加州合作生產的紅酒,是以Cabernet Sauvignon為主類似波爾多風格的紅酒,風評不錯,但是價格極高,一兩百美元一瓶,幾乎和波爾多一級酒莊的Mouton,Lafite,Latour及Margaux等相同價位。95年是很好的年份,這瓶酒應該是會讓Miles念念不忘的。對了,紅酒和燻鮭魚朝鮮薊不是什麼高明的配法,要是我大概不會冒險拿Opus One去惡搞。顯然Miles很愛他前妻,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兩對男女第一次一起吃飯時,Miles剛坐下,問Maya她喝的是什麼。”Fiddlehead Sauvignon Blanc”,她回答。Ok,Sauvignon Blanc是最便宜的白酒,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接下來她補充說這酒在法國橡木桶裏陳化了十二個月,Miles眼睛一亮,才認真開始品評。一般的白酒不會用橡木桶陳化,只有Chardonnay會這樣做。所以Chardonnay的酸度會較低,比較圓潤,有香草奶油的味道。而其他的白酒酸度會比較高(像青蘋果),風味比較單純清新而直接。熟悉白酒的聽到Sauvignon Blanc居然用橡木桶陳化一定會很好奇,雖然我猜它不見得真的會很好喝,但是價格應該也不會太貴。

接下來他們開的三瓶加州Pinot Noir(Whitcraft,Sea Smoke及Kistler)我都沒喝過。我基本上對美國產的Pinot Noir印象惡劣,喝過幾瓶加州和Oregon產的,風味平淡簡單,甚至微有甜味。買的都是二三十元以下的,也許是我運氣不佳,也許是我該花更多錢。但是以同樣價位,隨便買的低價Burgundy都遠比我試過的美國Pinot Noir好。要花四五十元以上的話,已經可以買到更加有頭有臉的Burgundy Grand Cru了,幹嘛要喝加州酒。

在餐廳裏開的酒有一瓶是Burgundy,Pommard 1er cru Charmots, Dominique Laurent。Pommard不是我常喝的產地,但通常是很四平八穩的選擇,而且價位比起其他Burgundy的村莊應該不算高。Pommard並不是頂了不起的產地,但是在美國卻很受歡迎,據說原因是名字像英文容易發音,所以常有人在餐廳裏點它。不相信?你試著念一念Vougeot或是Echezeaux看看,保證酒侍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兩位女士離席後,Jack抱怨Miles不進入情況,並且說他不該浪費十分鐘發表關於Vouvray酒的評論。Vouvray是法國魯爾區的白酒,葡萄品種是Chenin Blanc。這種葡萄應該是能釀成很爽口的白酒,但是大部分的Vouvray被釀成半甜的口味,廉價但是品質低劣,只能媚俗地取悅對葡萄酒經驗不足的入門者。Chenin Blanc也能釀成品質很好的甜酒,但是困難度和成本都高得多,我也從來沒喝到過。

四人回到Stephanie的家,Maya翻她的藏酒,其中Stephanie指名唯一不許開的酒是Richebourg。這瓶酒是Burgundy幾個最好的天王葡萄園之一,Domain de la Romanee Conti釀的,是最好的酒商之一。很難想像以Stephanie的角色背景能買得下這樣一瓶酒,任何新的年份總要三四百美金以上,好的年份就更別提了。我喝了不少Burgundy Grand Cru,但就是從來沒能下狠心買任何一瓶DRC的Grand Cru。這瓶酒也當場讓Miles對Stephanie的品味括目相看。

Miles和Maya在室外聊天,問起她是怎麼開始喜歡葡萄酒的。她回答88 Sassicaia。這是一瓶義大利Tuscany的酒,基本上是Cabernet Sauvignon。它是名氣很大的義大利酒,也是一兩百美金價位。我從來沒買過高價的義大利酒,如果誰有這瓶88 Sassicaia願意和我共享,我願意開瓶88或89或90年的Mouton Rothschild回請。

Miles藏酒裏的鎮宅之寶是61 Chateau Cheval Blanc。這瓶酒的價值大概至少是他一個月的房租。1961年是二十世紀最好的波爾多年份,Cheval Blanc是AOC Saint Emilion的波爾多,和Latour等名酒是相同等級,而因為產量較少,價格通常更高。Saint Emilion這個產地以Merlot為主,Cabernet Sauvignon的比例較低。而Cheval Blanc最特別的地方是它的主要成份竟然是Cabernet Franc。波爾多大多數的酒廠只用很少量(大概5%以下)的Cabernet Franc來調整風味,而Cheval Blanc卻有辦法用這種本質不是很好的葡萄來釀出頂級的酒。可惜我也從沒喝過Cheval Blanc。在電影裏這瓶酒被Miles拿去速食店倒在裝可樂的免洗杯裏配漢堡,看得真是讓人搥心肝啊!

Pinot Noir這種葡萄非常難搞,除了電影裏Miles說的之外,這種葡萄在不對的地方根本就長不好,花再多力氣也沒用。事實上Pinot Noir最好的產地是Burgundy,加州也許能種出相當好的Cabernet Sauvignon可以和波爾多相提並論,但我沒聽說有上得了台面的Pinot Noir(也許是我孤陋寡聞)。這種酒也很貴,通常我如果花一百美金買瓶波爾多,幾乎從來沒喝到過讓人失望的。但同樣價位買來的Burgundy卻很有可能喝了覺得不過爾爾。那幹嘛喝Burgundy?唉!其中大概有30%的機會喝到絕佳的好酒,那種滿足感是任何波爾多無法取代的。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瓦哈拉  (Feb 17, 06)
對了,有人知道一般而言最有陳年潛力的葡萄酒是什麼嗎?答案不是波爾多頂級紅酒,而是高等級的德國Riesling和法國的Sauterne甜白酒。沒錯,它們通常也比Latour之類的酒貴,而且更難買到。

另外根據調查,最該早點開瓶喝掉的是波爾多紅酒,最該被多窖藏幾年的是Burgundy白酒(Chardonnay品種),但是一般人都把波爾多紅酒放過頭,而過早喝掉了Burgundy白酒。

瓦哈拉  (Feb 17, 06)
一般最出名的冰酒好像是加拿大的,出國旅遊的台灣人似乎人手一瓶。我沒喝過加拿大冰酒,無法評論。好的冰酒因為製造成本高昂,一定很貴(但不代表貴的一定就是好的冰酒)。因為酒量與荷包都有一定限度,所以我始終沒買過價昂的甜酒。

我目前喝到過最好的甜白酒是一小瓶德國產的Beerenauslese等級,酸度夠,風味複雜,不是一般甜白酒的死甜。這一小瓶要三四十塊,還不是德國更高等級的冰酒或貴腐酒。因為酒精度低又容易入口,不管喜不喜歡喝葡萄酒的都愛。只是成本太高,只敢偶爾喝喝。我也喜歡法國的Sauterne,也一樣價昂,喝起來也一樣(或是更加)風味複雜,而且更強勁一些,可以用來配鴨肝之類的法國菜。一直很想喝一瓶Sauterne頂尖的D'Yquem,但一直買不下手。

很多不常喝葡萄酒的人(尤其女性)非常喜歡帶甜味又低酒精度的酒,所以冰酒很流行。好的冰酒(甜酒也是一樣的道理)應該要平衡,不能只有甜味,需要夠強的酸味調和,否則喝了會太膩。除了酸甜還要有其他的香味,像複雜的花香或水果香。甜味和酒精度太淡的酒本身也許還夠平衡,但只能單獨喝,配甜點或菜就淡而不知味了。濃郁的甜酒功能就多樣化得多了,我甚至聽說有人敢用Sauterne來配牛排。

啊!雖然只是在打字,就已經口舌生津了。

Method  (Feb 15, 06)
看來閣下也真是品酒(不是拼酒)雅士..您對紅酒也的確深有研究..真是它鄉遇故知.
對了, 不知閣下對冰酒看法如何呢?

瓦哈拉  (Feb 15, 06)
喝酒的確和吃飯一樣,個人口味喜好是最重要的,犯不著為了擺闊去喝高價酒。喜歡葡萄酒的理由可能各式各樣,但我覺得最不可思議的是「彰顯個人品味」。

以同樣品種產地的酒比較,高價酒是不是真的比低價酒品質好?我覺得通常是,但是並不代表只有高級酒才入得了口。能夠了解差異及特性所在,並且能夠真正享受眼前杯裏的酒,比堅持只喝特定等級酒的人更有福氣。在搭配BBQ的時候,一瓶一兩百元的高級Burgundy絕對比不上一瓶不到十元的加州Cabernet或Merlot。

其實Merlot的價格倒也沒有因為電影而爆跌,否則我一定會捨棄Cabernet改就Merlot。至於Pinot Noir?我覺得電影裏頭雖然說得太”鐵齒”,有點誇張,不過倒是深得我心。

Method  (Feb 14, 06)
電影「尋找新方向」(Sideway)的主人翁將Point Noir捧上了天,而將Merlot貶得一文不值,導致前一種紅酒的價格飛漲,後一種紅酒價格爆跌。其實Point Noir未必每個人都喜歡,而Merlot由於糖份含量高,對於不少喜歡口感甜的人來說,倒正好撿了個便宜。

還有一種人以為紅酒是越貴越好,其實紅酒的價格是根據當地市場的需求而決定的。比如,如果你想去一個派對,是選擇30元一瓶加州Cabernet Sauvignon,還是15元一瓶的澳洲紅酒呢?結果是差不多的,對於享受紅酒的人來說,喜不喜歡那種口味才是最重要的。

對於完全不懂紅酒的人,有一個很簡單的建議:相信自己的感覺,如果你偶爾喝到那一種紅酒,覺得好就記住,不一定要跟著所謂專家的建議亦步亦趨。

瓦哈拉  (Feb 12, 06)
Napa酒最糟糕的地方是小酒莊林立,不是本地人或消息靈通人士根本就沒機會試喝,在外州(尤其東岸)行銷管道也不順暢,要找特定的不知名小酒廠,跑遍酒店也未必找得到。就算找到進貨種類多的大酒店,如果看到一瓶我不知道名字(其實或許是自己孤陋寡聞)的Napa Pinot Noir,訂價五六十,我大概也沒那種神經去買來試喝看看。

但是Napa酒最有趣的地方應該也是小酒莊林立,所以有各種個性鮮明的酒,不致全被Mondavi或Beringer之類的大廠壟斷。不過大概也只有住加州的人才有福氣去逛逛玩玩一家家試飲。

所以...我下回有機會去加州玩之前會先抄好一張小抄,把這些有人推荐的小酒莊都寫下來,到時候再去一家家找。

uppu  (Feb 12, 06)
我最近有去Napa喝到Robert Sinsky的Pinor Noir,我覺得還不錯,不曉得你喝過了沒?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