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冰河

麥克亨利堡 (Fort McHenry National Monument)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1/03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0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45
瓦哈拉的塗鴉簿  和美國警察打交道的經驗  (Apr 16, 05)
有幾種人,如果有可能最好是別有任何接觸。像醫生,律師,法官或警察,如果非得見面當然是要誠惶誠恐,拿出比對父母還要恭敬的態度去周旋,但是心態上還是當鬼神一般,敬而遠之。一旦有”職業”上的接觸,不是皮肉受苦就是破財消災。

說是未必肯因警察慢下腳步,其實當然是故做瀟灑的說法。以我開車的兇悍,和警察打交道的機會自然少不了。

在美國第一次破功是到尼加拉瀑布的路上。我那次半夜十二點出發,打算第二天一早到瀑布。結果才離家沒四十分鐘,就在路上被警察亮燈攔下。第一次碰到這種事,覺得自己像被捉姦在床,僵在椅子上一句話都說不出。警察半夜幹這種事,大概也沒興趣和我窮耗浪費時間,很公事化的要了駕照行照和保險卡,回警車去作業。十多分鐘後,遞給我一張罰單,速限五十英哩處開六十五。我還很傻地問他需不需要上法庭,聽到不必要還很感謝他,回家後乖乖繳了罰款,得到四點的紀錄。後來經驗豐富些以後覺得自己當時簡直就是白癡。

後來一次是七月四號的長假,在離家不遠的高速公路上開七十多,被埋伏的警車攔下。雖然那段路上大家從來都是開這麼快,但被抓也沒話講。這次比較有經驗,客氣地和警察解釋說因為專心看路所以沒注意速度表(當然我們都知道那是鬼話)。警察也很爽快,雖然還是要開單,但只登記我的速度是六十八,與速限五十五相差在十五英哩之內,罰金雖然沒差多少,但是違規計點只算兩點。

超速罰單最傷的倒不是罰款,而是違規記點。這會影響保險的保費,而且超過十二點的話還會有可怕的後果。沒隔多久,我的點數就超過正常保險公司的接受範圍,被踢到危險駕駛專用的保險團體,很悲慘地忍受了兩三年超高的保險費。

後來雖然是小心得多,但是習慣使然,從來沒真的完全遵照速限,還是偶爾會踩到地雷,但是平均大概兩三年才會發生一次。

其實被攔下後和警察哈拉還是會有好處。有次在耶誕節前一星期,下班時在五十速限的路上開六十五被攔。警察一副就是閒閒想聊的樣子,問我知不知到為什麼被攔。我說因為耶誕節快到了,我趕著要回家去送我妹去機場趕飛機回家過節。聽起來雖然像鬼話,其實是真的。不曉得是哪一點感動那位警察,他開的罰單違規原因是駕照未簽名,而不是超速。雖然還是要繳罰款,但是沒有違規計點。那次我誠心感謝那位警察,並祝他耶誕節快樂。

大部分被抓是碰到埋伏的警察,發生前全無預警,只有一次純粹是因為自己愚蠢。在賓州的九十五號公路費城機場附近,我碰到一輛在左車道速度約六十五的警車。我跟在他後面好一陣子後,他轉到右側車道。我以為他要離開高速公路,就留在左線加速到七十左右超過他。說時遲那時快,他立刻打到我後面亮燈把我攔下。警察下車,問我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本來想說因為我stupid,後來還是好好認錯求情。幸好警察好心,開的單也是警告單而不是超速,破財但是沒有違規計點。

其實警察有很大的權力。美國人開玩笑說他們敢公開罵總統,但是碰到交通警察卻不敢失禮。我和朋友聊天,發現年輕女子在這方面很吃香。有人超速被攔多次,竟一張罰單也沒拿過。

幾年前有張罰單是在離家不到五英哩處吃的,罪名是速限二十五開四十三。警察雖然態度友善,但是枉費我哈拉半天,他還是公事公辦,連減到四十以內讓我只拿兩點都不肯。但是他建議我可以上法庭,並且說只要認罪通常能減成兩點。

於是我通知法庭我決定要出庭,那天特地西裝革履,到離家不到一英哩的法庭出庭。我本來想這種鄉下地方的法庭沒什麼好擔心的,到了才發現出庭的不只是像我這樣交通違規的小事,有很多是竊盜之類的案件。主審的法官脾氣極壞,像是剛和老婆吵架在嘔氣。法庭內有應訊的人和旁邊交談,法官制止時,那人回話的口氣稍衝了點,法官立刻叫法警要把那人銬起來押走。這下子所有法庭裏的人全嚇壞了,我本來搞不清楚情況想找人問的,現在害怕得坐在椅子上一聲不敢吭。法官審了好幾個全是Guilty的案子,讓我們枯等一個多小時後,終於有個像是檢察官的傢伙把交通案件的被告集合到旁邊,一個個問案。終於輪到我,他問我減為兩點認不認罪。Why not ? that's why I wasted two hours here for the nonsense. 心裏是這麼想的,嘴上可不敢俏皮,恭敬回答了 Yes。又被叫回去坐著,等法官審到我的案子時再上前。我回來後就一直專心注意聽法官叫名字,生怕會錯過。不是我的聽力差到不知道在叫我的名字,而是美國人用台灣式的拼音法念出的音,很可能會荒謬到讓你想笑,但我又不敢笑。我曾經參加一個朋友的法庭公證婚禮,新娘叫王嘉琪,那位法官念成Chi Chi Wen。幸好我沒多大困難地認出我的名字,法官念完我的罪名後,我大聲回答Guilty,出法院繳了錢,就算結了案。

不管好歹,這是我至今唯一上法庭的經驗。

其實能有機會上法庭是自己的權益,最壞狀況也不過是浪費點時間,維持原判決,但通常會得到酌情減罰。如果是在外州被抓,誰有時間回去出庭,通常罰款繳了就算了。去年在密西根被抓到一次,警察是很客氣,只開了最低的超速單。但他怕我回家後不繳罰款,要求我當場付現金九十元,否則就要扣留我的駕照。多虧我們帶了些現金,否則我接下來的旅程都得無照駕駛。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目前尚無留言。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