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瓜達洛普山 (Guadalupe Mountains National Park)

大沙丘 (Great Sand Dunes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1/30 以後)
Yuja Wang / Gianandrea Noseda / NSO: Prokofiev Piano Concert  (12/10)
   新網誌:(11/30 以後)
瓦哈拉  (12/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6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768
瓦哈拉的塗鴉簿  Yuja Wang / Gianandrea Noseda / NSO: Prokofiev Piano Concert  (Dec 1, 17)
Gianandrea Noseda, conductor
Yuja Wang, piano

Benjamin Britten: Matinées musicales after Rossini.
Sergei Prokofiev: Piano Concerto No 5

Sergei Rachmaninoff: The Symphonic Dances

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
Kennedy Center
November 30, 2017, 7:00PM

Noseda 是 NSO 新任總監,這場音樂會算是他上任後的第三場,也是我第一次聽他的音樂會。曲目安排算是別有用心,選的曲子都是作曲家遠離故鄉時的作品;Britten 的創作於美國,Prokofiev 的在巴黎,Rachmaninoff 的也在美國。說法上是說這很像當代的音樂家,幾乎每一場音樂會都是在遠離家鄉的客途之中(Noseda 是義大利人),這是指揮自己的介紹。但其實以音樂本身聽來,這三首作品大概可以說毫無關係。

音樂會曲目選擇的道理對我來說一直是個謎。也許是我聽音樂太偏食不夠廣泛,每一季去聽音樂會平均大概有四分之一是我從來沒聽過的。我不知道其他愛樂人士的經驗是不是類似。如果你常聽音樂會,而絕大多數的曲子都聽過或是擁有唱片的話,要麼是你博聞,要麼就是你居住城市的樂團淺陋。所以很自然的,Britten 那首我就沒聽過。曲子本身該算是 Rossini 所作,Britten 只是把它管弦樂化與現代化。

這首曲子只有十分鐘多一點,非常好聽。我覺得 Noseda 很可能可以算是那種 audiophile 指揮,音響性相當強,節奏明快乾脆,並且善於突出段落中主奏樂器的聲音質感。我很少在現場音樂會聽到像這樣的音色,非常有趣。我聽過一張 Noseda 指揮某個非一線義大利樂團演奏天方夜譚的唱片,也有很類似的感覺。

如果拿色盲測驗來類比對音樂的感受與了解,那麼大概可以簡化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看著圖紙上各種花花綠綠的色塊,但什麼文字都看不出來。第二階段是能立刻看出來圖紙上的文字,但是不明白這些文字有什麼意義。第三階段是看到文字,並且了解這些文字本身沒有意義,而真正的意義是在做色盲測驗。我聽 Prokofiev Piano Concerto No 5 的感覺,大概就像是看著花花綠綠的色塊,努力說服自己看到了文字,但是一切卻又是迷濛一團。所以如果我說我不喜歡今天這首的演奏,應該沒有太大的參考價值。

比起第一首,我覺得樂團表現遜色極多,很多段落和鋼琴很明顯合不上拍,我猜是樂團和鋼琴缺乏排練,或是沒有排練。這首曲子基本是打擊樂協奏曲,聽不太出來樂器的音色或質感。我這麼說可能有點扯,但我真的覺得很像是一輛排氣管鏽蝕快要脫落的車,一路拖著半著地的排氣管開過去,一路發出撞擊地面噪音的感覺。

雖然我很少聽這首,但我印象裡以前聽唱片(應該至少聽過兩三個演奏)好像沒這麼強烈的不快感。我的話沒太大參考價值,但我要說我認為今晚的演奏有一些我說不明白的問題存在。

主戲之後得到兩首安可,我覺得都遠比主戲好聽。第一首是改編的:"Tea for Two",第二首是 Prokofiev Piano Sonata No 7 的第三樂章。我非常喜歡最後一首,並沒有特別去炫技,速度沒有過快,鋼琴音色也沒有過強的金屬感。在能讓聽者感覺到困難度的同時,還有種行有餘力的傲然。

Symphonic Dances 應該也算是 audiophile 標準曲目,但我似乎只對 Kondrashin 在 Melodiya 的錄音有印象,那個錄音雖然大大有名,卻並不以錄音效果出名。第一樂章聽來像是狂派雕刻家用大斧在花岡岩表面砍削,即使到後面樂章的緩和也不是柔情似水,而帶有粗疏糙礪的距離,有種特別的氣質。Noseda 和 NSO 的演出,有點遺憾並沒能突出性格,音響性也沒有 Britten 那首那麼傑出。

Noseda 和 NSO 的合作才剛開始,但我猜他們的曲目可能不太會強調傳統德奧系作曲家,或許會多走偏鋒。如果真的這樣,不知是好是壞。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Dec 10, 17)
關於那天的音樂會,除了服裝之外,另外一個我原本沒提的是觀眾。的確,看起來像是華裔的觀眾比例遠遠超過正常平均。我心裡想:為了看王羽佳而來聽一首不討喜的曲子,真是難為大家了。我對觀眾水準的確有些抱怨,但聲明在先,與華裔亞裔無關。一般來說我在音樂會看到的亞裔觀眾的水準高於同年後層的美國觀眾。

是的,我要說的是觀眾年齡對音樂會的影響。

有可能是我運氣不好,坐在我左邊幾個座位的都是年輕人,看起來是很少聽音樂會,很可能是衝著王羽佳來的。全部都是白人(我不太喜歡用膚色形容族裔,但稱呼白人「高加索人種」又有點愚蠢虛偽)。

我左邊的其實還好,我只是覺得他喜歡翹著腿讓我有點不安。音樂廳的座位大概和電影院差不多大,很狹小的空間,翹腿就無可避免會侵犯到鄰座的領空。但因為他並沒碰到我,所以我也不能說什麼。還好的是除了腿之外,他並沒有其他會影響我聽音樂的舉動。

左邊隔一位的是一對 straight 的情侶(如果有人在文章裡提到「一對情侶」,地點如果在華盛頓DC的話,讀者最好不要假設是一男一女)在音樂會當中有很多相當親密的小動作,像是男士的右手放在女士的右肩上磨娑,然後順勢下滑到右背輕撫。我並不是因為想看而注意到,純粹是因為他們在我的左邊,要看到獨奏和指揮,視線必定經過。我上一次看到情侶在節目進行中從事親密行為是在 Las Vegas 看 Zumanity ,坐我旁邊的一對。我完全能了解 Zumanity 可能造成的影響,但不能想像 Prokofiev Piano Concerto No 5 也會有同樣的激情效果。我很像告訴他們:下次聽音樂會請記得買包廂的票。

同一對情侶下半場聽到一半,女士拿出預先準備好的瓶裝水,打開來喝了一口,然後交給男士,也喝了一口。

有人可能會說:年輕人沒有太多聽音樂會的經驗,應該要多體諒。我是覺得像這樣的聽眾很可能不會成為常客,而且白目行為純粹是旁若無人而不只是沒經驗。如果他們被邀請參加公司大老板的壽宴或是正式場合,在主人致詞時也會做同樣的事,我才會同意這是因為無經驗。

想起 Der Rosenkavalier 裡頭最後兩句詞: Faninal 說:That's how they are, the young people! 然後 Marschallin 很有感觸地回答: Ja, ja. 可惜我沒那麼優雅大度。

Val  (Dec 10, 17)
相當好聽啊!我知道並不是所有愛聽鋼琴的人都喜歡像這樣炫的曲子和演奏,超技浪漫派的鋼琴家從 Liszt 之後,二十世紀初還有不少鋼琴家延續了這派傳承,但似乎在大約1950年代以後,錄音開始風行,超技浪漫開始退流行,我能想得起來的繼承這派道統的鋼琴家好像只有 Jorge Bolet 。以我的觀察,超技浪漫很有趣的地方在於它只有在現場才能發揮,他們在錄音室錄的超技曲幾乎聽起來都很無趣,要聽現場或是現場錄音才感覺得到可貴之處。

orangebach  (Dec 9, 17)
https://www.facebook.com/BerlinPhil/videos/10155000873684691/

Yuja's encore piece--Turkish march by Mozart.
For your reference.

Enjoy!

suzy  (Dec 8, 17)
你的描寫非常有畫面 看得我哈哈大笑

我不聽王羽佳的音樂會因為吸引很多本來不聽音樂的中國聽眾去, 整個現場會便得像菜市場一樣,影響音樂欣賞. 算來是她名氣大的非戰之罪吧!

orangebach  (Dec 5, 17)
Yuja穿甚麼已經成為音樂會的話題,一直以為這樣的穿著會讓聽的人分心,的確是這樣對吧?我也懷疑她穿高跟鞋踩踏瓣是否會不夠敏感?就像穿高跟鞋開車一樣是嗎?

同意你對Prokofiev的看法,關於五號協奏曲,我覺得RIchter彈得真得可圈可點。或許可以建議你複習一下。

像你這樣聽音樂會,好像一直在分心。還會去聽她音樂會的理由是為了音樂還是大腿呢?哈哈哈哈

Val  (Dec 4, 17)
這篇有照片:Wang and Noseda strike sparks in high-voltage NSO program

我原本因為擔心會被批評「物化女性」或是格調太低(我是說我自己),所以沒提服裝。我的座位是 Orchestra 第四排右邊數來大概第10個座位,高度和方向剛好不太看得到她的臉,卻直面她的大腿,我得很努力撇開視線才能專心聽音樂。

著墨不多的主要原因是我不敢說得太武斷,畢竟這首曲子我有好一陣子沒聽,同時對它缺乏一個清晰的構想,因而有「色盲測試」的比喻。如果直說感想的話,三個字,不喜歡。Prokofiev 的鋼琴曲雖然是把它當打擊樂使用,但演奏未必要那麼粗暴。我覺得我大部分的時候聽到的是重擊的直接音,耳朵的負擔很大。另外一件事很可能與表現沒有直接關係,但她是帶著譜去彈並且自己翻譜。也許因為我很少聽二十世紀的協奏曲現場,不知道帶譜是不是常態,還是純粹因為不夠熟。也有可能是因為和樂團排練不夠或是樂團音量太大,鋼琴必須發出更大的音量平衡?

我一面聽著五號,一面非常懷念第一次聽她的音樂會所彈的二號。我不敢做過度自以為是的推論,但真的覺得有些東西是一去不回的。

兩首安可都很不壞,而且愈到後面愈精彩。Tea for Two 好聽但少了點慧黠的節奏感。Sonata No 7 末樂章相當好,因為這首,下回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會去聽她的音樂會。

orangebach  (Dec 4, 17)
可以俗氣地問一下當晚Yuja穿甚麼嗎?

除了服裝,當晚她表現如何?全文對此著墨不多。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