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石化森林 (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

死谷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10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10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9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805
瓦哈拉的塗鴉簿  電腦產業員工的性別差異  (Oct 7, 16)
寫這篇是因為上星期看到蓋茲夫人的訪問,主題是電腦產業界的性別不平衡現象。後來在CNN還是MSN上看到一些相關文章,探討的也都是電腦業界對女性的不公平現象。剛好我最近剛被一位女性同事抱怨「不夠體諒女性的狀況與需求」,就想說可以從男性觀點也來抱怨一下。

很多人認為高科技產業被男性主導,因為對女性有刻板印象而歧視女性,不願意給女性公平的評價,而女性在升遷和加薪幅度上也不及同等級的男性。這種事當然不能一概而論,我也相信「歧視」這種現象在某些地方某些人身上真的存在,電腦產業也不是那麼美好的工作環境。但是看到抱怨「歧視」,其實我有點點懷疑說這話的女性是不是真的了解男性的電腦從業人員。以我的經驗,正常的 programmer 和不認識的人剛開始共事的時候,行為模式和群居性野生動物競爭 alpha male 或排名順序很類似。他們的領域觀念很強,在承認對方的能力之前絕不會示弱,有時候表現出來的甚至略帶敵意。如果隊友沒表現出值得尊敬的能力或其他特質,他們除了維持基本的禮貌之外,不會浪費力氣去敷衍。根據他們對隊友的評價和本身的修養,某些人甚至會很露骨地表現出把人當笨蛋的態度。不習慣這種相處模式的人有可能會覺得受到歧視。歧視當然是有,但大部分情況下並不是因為性別而產生,實際上 programmer 歧視所有人類,自然也包括各種族裔膚色髮色的女性在內。Programmer 的技術能力愈強,這種特質愈明顯。

我對於被歧視算是挺有經驗也很習慣。從某種觀點來看, programmer 這個行業給所有的人相同的機會,也可以說這叫做「公平」。只要你有能力而且不吝付出,有的是機會讓周圍的人看到你的能力,而幹這行最重要的就是你解決問題的能力,速度,以及正確性。

Star Trek: Next Generation 有一集 A Matter of Honor ,故事是副艦長 Riker 在友好訪問活動中被暫時派到 Klingon 戰艦當副長的故事。這一集的故事或許和女性 programmer 與男性共事有相當的類似性,處於完全不同的文化之下,Riker 的做法是採取同樣作風,讓自己和 Klingon 一樣驃悍。如果不能取得 Klingon 同事的信任與尊敬,就只能有兩種出路:回到 Federation 然後抱怨文明人被野蠻人歧視,或是想辦法把 Klingon 文化改變成和自己一致。而這第二種方法,其實就是 Borg 式的 assimilation 。

可能有人會疑問為什麼主管不會想要去改變這樣的叢林法則,讓所有相同職級的人得到公平待遇。原因很簡單:盲目的「公平待遇」這件事本身是不公平的,也無助於解決問題。一般平常的工作任務大多數的人都能在規定的合理時間內做到一定完美程度,但是非正常的緊急狀況或是極端困難的工作,有些人就算給再多的時間還是做不出來。除了台面上保持表面和諧的組織架構之外,必須要有另外的方法讓主管知道誰是 alpha male (and/or female) ,天快要塌的時候可以叫那個人去頂著,而他不會推辭。

女性也對於家庭角色與責任定位對工作的影響有些覺得不公平的抱怨。我當然能了解中學以前的孩子上下課時間以及其他限制,但是說得冷血一點,那是每個人自己家庭需要解決的問題,而不是同事或主管該去分擔的責任。我應該很有資格這麼說,因為在我家裡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是那個負責下課接小孩回家並且做晚餐的人。如果我能做得到,沒什麼理由任何父母做不到。在團隊合作的環境裡,一個成員表現不佳會拖累整個團隊,不但影響了整體完工時間,還需要其他隊友去分攤工作。一個人要求工作時間的彈性也會影響其他人的權益,因為其他人需要工作更長的時間來彌補損失的產能。如果工作效率高這都不成為問題,會成為問題的都是既需要特殊待遇,另一方面又不能達到正常工作時間應有的產能。而會抱怨歧視不公平的,又往往是這樣的人。

「公平」其實是一把雙刃刀,我發現很多爭平權的人其實只是因為對自己方便,而並不是在乎公平。真正工作上的公平應該是去計算每個人的薪水相對產能的比值,然後要求相同職級的人達到相同的比值水準。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Oct 14, 16)
是啊,革命是無產階級的特權,中產階級革命要比書生革命還更不值得期待。世面見得稍微多一點之後,就根本不相信什麼少了某個靈魂人物組織就無法正常運作的這種鬼話。其實所有人都是住在某個屋簷下排水溝裡,差別只是有些人會抬頭看天上白雲,有些人只低頭看地上泥巴,而這其實與屋簷是在王謝堂前或是尋常百姓家不見得有直接關係。

其實我對台灣的職場文化完全不知,所以寫的感想純粹是針對在美國看到的。至少從我開始工作以來,美國職場對包括性別在內的各種平等至少是做到表面上的公平,任何沒有精密策畫的歧視行為都會帶來嚴重的法律後果,像你說的台灣"神"的政策,在這兒不但找不到信徒,還會被當邪教來調查。

Ha Ha  (Oct 12, 16)
你心中還是有一把秤、能秤平男女與效率。 但若最高層原則一定、那也只能乾瞪眼。 haha 當年也洽做DP部門主管-、召慕Programmer時、HR-限定只招男性、敝人還想翻盤、去問HR、他們回說是Top (被全台尊為”神”)的政策、你能如何、要自己走人?還是登高一呼攪革命 ?哈哈-、不是抬槓、是人在屋簷”下、吃飯最重要啊! 恕罪恕罪、、、

Val  (Oct 10, 16)
我也同意女性在職場求平等有特殊的困難。但就像我說的冷血言語:這是他們的家庭問題。如果願意接受自己在家庭裡的不公平對待,有什麼理由去向公司的同事上司提出其實對其他同事不公平的要求?

很多女性抱怨工作上的不公平,主要是針對工時彈性以及表面上看到的年度評比不如男性。做為一個管事而不太需要管人的冷血PM,我只關心產能和計畫進度。我的基本原則是:職位相當,總產能也相當的兩個人,應該得到相同的評價與相當的薪資。其他因素,像是種族膚色性別年齡資歷,或是每天工作時間長短等等,一概不影響評比。

在這樣的原則之下,要解決工時彈性或工時不足所造成的產能不足有兩種方法,一個是想辦法提高自己的技術能力與工作效率來彌補產能,另一個是把自己從全時改成半時,如果人事上的每周總工時不是四十小時而是三十二小時,我自然會用80%的產能當做要求標準。這買賣應該是童叟無欺,但無人肯幹。

我的行事作風或許有人會稱之為 asshole ,但我還沒碰到過有人敢說我不公平。

Ha Ha  (Oct 8, 16)
女性要想在職場求得平等? 那真可說是大宅沒門。記得HaHa在台就職時、”雖然企業是最大、但女性平等是最小”、那時課長(含)以上不能過最高層那一關、其理由是”女性一當母親、那有心思顧工作”。當然那時有那時的時空背景、但也可看出平等是因時因地因人而訂了。哈哈、即使現在、爭平等那第一關還是老闆那把”關刀”。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