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冰河

阿茲特克廢墟 (Aztec Ruins National Monument)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8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8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2016猶他峽谷之旅 - Escalante - Zebra Slot Canyon  (Aug 20, 16)


我已經忘了是在哪兒看到 Zebra Slot Canyon 的介紹,有可能是 TripAdvisor ,但我確定絕對不是負責管轄該地的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BLM) 網站。我看了一些照片之後,決定放棄掉 Antelope Canyon ,改到這兒看 slot canyon 。雖然最後的結果和原先想像的有一點差異,但整體來說這趟 hiking 棒得不得了,是這趟旅行中印象最深的地方之一。



Zebra Slot Canyon 的 trailhead 在 Hole-in-the-Rock Road 上,大約從 Highway 12 的分岔起點算起八英哩左右的距離。你去 Escalante 的 BLM Visitor Center 問路,他們會告訴你 trailhead 在第三個 cattleguard 邊上。雖然我從不承認,但我很可能是個笨蛋。我一路專心的數 cattleguard ,數到第三個時已經開了大概 15 英哩,雖然已經超過我所記得的距離,但我決定相信 ranger 說的。直到我停了車打開 GPS 導航,才發現好像不太對,這停車的地方不可能和 trailhead 差了七八英哩吧,那不簡直比 trail 本身還長。雖然我不相信我的數數能力會出問題,但事實明擺著哩程數和 GPS 都告訴我這地方不對。我本來想順著小的岔路往下開開看,後來想再怎麼不負責任的官僚也不可能設計這樣的路來坑人,於是決定回頭到前一個 cattleguard 看看。二十分鐘之後到達,打開 GPS ,這才看起來正確。

總之事情是這樣的:第一個 cattleguard 就在 Highway 12 和 Hole-in-the-Rock Road 的交口。因為在一開始的地方,我完全沒注意,所以後面完全數錯。

當然,那些所有該死的 cattleguard 邊上完完全全沒有任何的標示,什‧麼‧都‧沒‧有!整條路唯一有標示的是到 Devils Garden 的岔路。簡單來說,你需要有地圖,事先做過研究,或是到 BLM Visitor Center 問路,並且不能像我這麼笨,才找得到你要去的地方。

到 BLM 詢問路況是必須做的事。如果只到 Zebra Slot Canyon 或 Devils Garden 應該還好,但這條路下雨時是會有大麻煩的,而且任何的 slot canyon 在下雨時如果走避不及都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再附帶一提,cattleguard 是路上看起來像柵欄或路障的東西,在路的兩邊大約到腰那麼高的金屬柱狀物,兩條柱中間的地面有條溝,溝上有像排水溝般的金屬蓋,車子開過去會感到有點下陷。這是馬路邊開放式牧場用來限制牛活動範圍的東西,雖然我是不太明白它怎麼起作用,因為不知道為何牛不能從馬路外頭繞過去,也許因為牛沒我聰明吧!


其實在到 Hole-in-the-Rock Road 之前還有個烏龍。我看過地圖,也知道從 Escalante 沿著 Highway 12 往北開的話 Hole-in-the-Rock Road 會在右手邊,也記得從 Escalante 到 Hole-in-the-Rock Road 交口的大概距離。話說開到哩程數差不多的時候我看到右邊有個小停車場,標示好像就叫做 Hole in the Rock Overlook 或類似的東西,我停下來看了看,沒看出什麼名堂,轉回 Highway 12 繼續往北開,走了兩三英哩覺得不太對,因為超過了哩程數而還沒看到岔路。雖然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麼差勁,但我決定相信數字,掉頭往回開。回到那個停車場,才發現在邊邊上有個小小的路口,而我離開時完全沒注意到。我想他們如果不搞個那麼顯眼的停車場在那兒,我絕不會錯過這路口。



停了車之後因為沒任何標示,我完全找不到 trailhead ,所以先朝著停車的方向往路的右邊,也就是南邊走了一小段,後來看 GPS 上的標示是在遠離目標,這才找回正確方向,這回真的是我笨,因為我明明先前看過各種地圖,應該知道 Hole-in-the-Rock Road 基本上是朝東南,而 Zebra Slot Canyon 是要往北走的。



我們幹的蠢事還沒說完。找對了方向要開始走時迎面走來兩人。我想會在這兒活動的人多半比我經驗豐富,於是上前問路,才開口,他們也說打算向我們問路。在 trail 一開始的地方就有岔路,他們說他們走了左邊那條,一陣子之後覺得不對而回頭,剛好碰到我們。我的印象裡看到的介紹是說這 trail 大部分是沿著 wash 走,於是走了右邊的岔路下了乾河床。從 GPS 看起來方向是對的,但 GPS 實在沒辦法精確告訴你走的是正路還是平行宇宙。我們兩隊人結伴而行,很幸運成功抵達終點。但讓我們頭皮發麻的是回程時我們走得順暢得多,並且是完全不同的路,這才知道去程時走的其實不是正路,很可能多繞了些冤枉路,但是大方向是沒錯。

上頭這張照片是去程路上看到的一個很有趣的 formation ,斑斕的岩石上有交錯的白色紋路,相當特別而有趣,就在路邊,所以我們都進去避太陽喝水順便摸摸這石頭。而這一切都是美麗的錯誤,如果我們走對路的話,根本就不該看到這個。


走到大約中間會碰到一段小峽谷,在路中間有一道人工的路障,看起來像是禁止通行,照例周圍也沒任何標示說明,而且 ranger 也沒提起過這東西。如果是膽小怕事的守法好國民說不定會在這裡原路折返,那後面就沒戲了。幸好結伴的兩人有冒險精神,決定穿過路障繼續走,這張照片是剛過路障不遠照的。我後來想,這路障的目的絕不是要擋人,因為很輕易就可以抬起一角通過,但如果是越野機車或 ATV 之類的車輛,恐怕就過不了這路障。我們先前沿著乾河床走,雖然崎嶇不平,但我想越野車應該是走得過的,在這裡設路障攔住車子算是合理的設計。



到柵門之前的路基本上是沿著乾河床,我想他們大概假設會來這兒的人都有一定經驗,一定知道該順著河床走,所以完全沒有任何 cairn 或標示,理論上你該注意地上人走過的痕跡,順著足跡或踩平的路徑來走。過了柵門離開河床後變成 slickrock ,才開始看到 cairns 。上頭照片下方那很沒誠意的三粒石塊堆起來的石堆,就是仙人指路的 cairn 。這真的是很沒誠意,隔很遠才會看到另一個石堆,但我們居然沒多大困難就找到正確路徑。


我對這條 trail 的評價很高。一般的 trail 大多是為終點而存在,比如像大部分到某某瀑布的 trail。這類 trail 走路只是必須付出的代價,因此沿路不會有什麼風景可言,你把所有的期望放在終點上。如果終點沒讓你失望,至少過程算是物有所值。但常常到了終點覺得也不過如此,比如像大部分的瀑布。很少數的 trail 在過程之中同時有豐富的景觀可看,並且提供與終點完全不同的經驗。我們在這趟旅行中,很幸運地去了好幾條這樣的 trails 。

這一路上的地質景觀非常豐富多姿,就像我看到的一個評論,即使完全沒有終點的 slot canyon ,這條 trail 仍然值得走。有另一個評論說這兒的地質景觀很類似出名的 The Wave



最後,終於到達了 Zebra Slot Canyon ,這裡是峽谷的入口。



真的到了 slot canyon 後,能做的事反而很少。雖然來之前在 BLM Visitor Center 就知道峽谷裡水很深,但原本還想說應該不會太糟吧,結果果然遠比我想像的糟糕得多。我們下了水之後,只走了幾公尺,水就已經深到我的胸口。我女兒走在我前面,我看水深也就是到她肩膀,想說我應該可以繼續走才對。幸好我夠謹慎,走了一步發現腳底是沙,而且前面下陷得很快,才在滅頂之前有機會往後退,保住我的相機,否則接下來的行程就沒照片了。我後來問我女兒怎麼回事,她告訴我她其實是在游泳,根本就不是腳踏實地。她超愛這個地方,簡直樂瘋了,後來因為覺得水裡太冷才回來的。

我們的兩位同伴比我高,雖然繼續往前走,但沒多遠也折返了。



這是在我能走到最遠的地方照的。我盡力了。我很希望水能淺一些,能走遠一些。雖然沒有如願,但得到的其實已經很夠了。


這是回程,在 Zebra Slot Canyon 之前不遠。左邊那金黃色像河流的,其實流的是沙而不是水。當然那是因為這時候沒下雨,也幸好沒下雨。





路上的另一些奇特 formation 。


從起點到 Zebra Slot Canyon 來回是五英哩。有另一個叫 Tunnel 的地方在這附近,算是順路,如果行有餘力,可以附加那段行程。我們都沒興趣,所以直接回停車場。

Hiking 路徑如果是原路來回會有個奇妙的現象。如果去程時覺得很遠很累,找路很困難,或是很高很危險很害怕,回程時卻會毫無負面感覺,即使去程是下坡回程是上坡。像我先前說的,去程時找路找得要死,回程時卻像是憑本能般就自動找到正確的路。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Oct 2, 16)
我總覺得用 google maps 定這一帶旅行計畫估路程時總會低估實際需要的時間,而這當然是使用者自己要負責的錯誤。地圖上看起來挺近的兩個點,如果在路上受到誘惑跑去不該去的地方玩,最後就會怎麼趕都趕不到。我現在的經驗是絕不臨時起意跑去事先沒研究過的地方,因為通常狀況是要把研究過的地方都去到,已經是有點勉強了。當然,我承認我貪心。

其實你們沒走 hole in the rock road 或是 Burr Trail 也許是好事,也是正確決定,否則說不定連旅館都會錯過。

Clay  (Oct 1, 16)
因為行程安排錯誤, 一天要從Bryce開到Hanksville, 結果中間逛了petrified forest state park花太多時間, 完全沒走hole in the rock路, 不過最遺憾的是沒走Burr Trail路, 當天美國國慶, 晚餐差點找不到東西吃, 還好接近十點被Torrey的subway救了一家的命.

Clay  (Oct 1, 16)
今年六月底路過valley of fire, 接近中午從旅館出發時天氣熱得跟地獄一樣, 連車門都燙得要死, 就沒去了, 過一周的goblin valley也是因為熱死人而放棄, 就這樣放棄了兩個該去的state park

suzy  (Sep 11, 16)
你的比喻挺妙的. 不過還沒去過Escalante, 尚無法判斷. Valley of Fire SP倒是去過, 規模也許不大,但我們也花了整整一天,還搞到最後那些壁畫的點都匆忙而過,因為時間都去走步道了. 等下次有機會去Escalante, 再比較


Antelope Canyon 十年前去UT那幾坐國家公園時去過. 那時那裏還沒那麼有名氣,所以人潮應該不能跟現在比

Val  (Sep 6, 16)
我不知道這個比喻是不是恰當:在吃 buffet 的時候如果看到有 Ribeye 和 Lobster ,恐怕沒什麼人還會去動 Barbecue Brisket和 Cocktail Shrimp 。每次到 Las Vegas 看到地圖上的 Valley of Fire State Park ,我都有過飽之後的厭食感。

Escalante 附近這些在 Hole in the Rock Road 沿路的點要去的話代價都很大,需要的準備也比較多,你如果對 slot canyon 有興趣的話,可能 Antelope Canyon 是最漂亮而且又容易到達的地方,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遊客很多,以致我這趟沒去。

suzy  (Sep 5, 16)
slot canyon和Escalante是我一直想去未去之處

賭城附近的valley of fire state park也有類似的地形, 如果沒去過又有興趣 不妨試試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