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死谷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大峽谷 (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7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7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38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755
瓦哈拉的塗鴉簿  疾病管制  (Jun 4, 15)
最近看了動畫 Guilty Crown ,突然想到如果劇情設定換成比較合理的狀況在現實世界發生會有什麼樣的可能發展。剛好認識一位任職於 CDC/NCHS 的流行病學專家,於是進行了一場不太正式的非官方訪問。

「假設現在有一種新的傳染性疾病爆發,這種病的傳染性和死亡率都很高,並且目前還沒有有效的疫苗或是治療方法。你居住的城市剛剛被政府宣布為疫區並且進行隔離,周圍建起了高牆,並且由軍隊管制,不許進出,說白了就是要讓管制區裡的人自生自滅。你如果在管制區內,會採取什麼行動?」

我這麼問,基本上這是動畫劇情的設定。

「你這個問題的假設完全不能成立,任何傳染病管制的程序不會以這樣的形式進行。首先你沒說清楚疾病的潛伏期以及可能的傳染途徑,在正常狀況下即使是在隔離區裡的人也未必都會被傳染,就算是帶原或是發病也未必都會傳染給附近的所有人,所以不可能有任何的傳染病管制方法是封城讓居民自生自滅。因為假設錯誤,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

我無聲詛咒。這就是為什麼我討厭聽學者或政客打官腔,如果世間萬事都照你們的假設去運作,我還要你們幹什麼。但是為了讓理性討論能夠繼續進行下去,我決定讓步。

「好吧。那麼假設你所有關於疾病傳染的問題仍然未知,但是政府採取的管制措施是不許出管制區但是送進醫護人員,並且以空投來確保食物飲水以及醫藥供應的充足。身在管制區內的你,會採取什麼行動?」

專家考慮了一會兒,問道:「對外通訊是不是正常不受管制?管制區裡的人是不是能夠得到外界關於該疾病與政府決策的所有資訊?」

我也想了一會兒,雖然無法了解這個問題對於答案的影響,但是為了讓理性討論能夠繼續進行下去,我回答一切資訊透明。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會待在家裡不外出,採取所有已知的防疫措施像是戴口罩,並且避免與任何人接觸。只要徹底執行隔離並且超過疾病的潛伏期,政府必然會結束隔離管制,倖存者也能回復正常生活。」

這個答案似乎和動畫裡的劇情不太相符,於是我想我是不是沒把所有的假設條件說清楚。

「我想也許你假設這個情況是發生在美國。如果這是發生在其他國家,比如像是一般的亞洲國家,你還是會有同樣的反應嗎?」

這位專家幾乎毫無遲疑,回答說:「當然不一樣了,我會不計任何代價,想辦法立刻逃離封鎖牆。」

於是我舒了口氣,了解自己並不是自私的異類。

在這樣特別的日期數字組合之下宣揚如此懷疑政府的言論,我真是有點擔心是不是會讓我的網頁被摒棄在長城之外。但是因為我懷疑的根源是來自於日本動畫,也許我該被歸類成愛國主義者。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Jul 17, 15)
我不認為「信任」是把希臘搞到欠這麼多債的主要原因,也不認為「信任」是能解決希臘債務問題的癥結。這就好像有人寫一篇文論述道:「你沒有成為百萬富豪的原因是因為你沒去念eMBA」,雖然說「因為」和「所以」的陳述分開來看都是事實,但並不代表可以把它們連在一起產生因果關係。會這樣扭曲邏輯的人如果不是頭腦不清,就是有agenda,比如說像是宣傳eMBA。我認為一個像樣媒體的社論主筆至少應該要頭腦清楚,而且不該把社論當做收費廣告來寫。

我最後那段話的確有在耍嘴皮子的味道,而且態度過於傲慢,反省中。

orangebach  (Jul 15, 15)
謝謝資訊。

這篇文章的前面分析整理我覺得倒是很清楚,後三段結論見仁見智。

債主是可以選的吧....
繳稅的國家是可以選,但並不是那麼容易,也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好比我,便無能選擇繳稅的國家。

如果你可以選擇,就是幸運,也很努力。

(Jul 14, 15)
不巧從臉書朋友按了喜歡的網路連結看到一篇關於希臘的文章。台灣的希臘文基本上都強調台灣和希臘的相似性,潛台詞也都是「如果現在不怎樣怎樣,將來就會像希臘一樣」。但這篇文章以獨到的觀點,以「信任」當做中心主旨來論述,在最後三段以低調隱喻的手法強力地振聾發聵讀者:

社論-希臘被迫接受羞辱性協議

我的讀後心得是這樣:人不能選擇父母和債主,但是至少可以選擇閱讀的媒體,工作的公司,以及繳稅的國家。

orangebach  (Jul 7, 15)
所言甚是。

那就祝剩下的倒數計時的台灣行順心平安。

Val  (Jul 6, 15)
我現在在台灣快要回美國,過去兩個多星期都在旅行,所以除了八仙樂園事件之外的新聞所知甚少。不過以出發前在美國看到的希臘相關報導,我懷疑美國的立場可能是讓歐盟自己解決,大部分的新聞集中在希臘倒債之後對股市的可能影響。希臘事件與其說是經濟問題,還不如說是政治問題。美國最近政治問題的焦點是ISIS,伊朗以色列,中東的mess,俄羅斯,以及‧‧‧中國。我想美國大概沒閒情去插手希臘。

orangebach  (Jul 6, 15)
我想問個毫無關聯的問題。

ㄟ美國輿論也好,抑或華盛頓,怎麼看希臘的歹戲拖棚?我在台灣讀來讀去已經沒有新意可言。

前陣子看了一齣美劇叫做Madam Secretary,中文翻成國務卿女士,第一季裡面有一集就在講美國總統如何主導歐元區會議處理希臘問題,讓我很好奇老美的態度。偏偏多數新聞都是講troica和梅克爾的意見。

以上。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