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紅杉與國王峽谷 (Sequoia and 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

維德台地 (Mesa Verde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3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6)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3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23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582
瓦哈拉的塗鴉簿  無責任影評  (Feb 2, 14)
我不懂電影,有如我不懂音樂吃喝與人生道理。然而因為不懂和主觀加上白目,寫下的東西說不定反而變得客觀起來。這裡的東西有效資訊含量大概略低於歌劇聽感,但是略高於酒言醉語,所以可能包含劇情。但也不用太擔心,我愛看的電影基本上也沒啥劇情可言。


World War Z

我對殭屍電影的看法是這種事情誰對它認真誰就輸定了,所以我心目中的佳作是像 Zombieland ,擺明了搞笑嘲諷殭屍概念,或是像 Resident Evil 系列,主角擺明了輕視生死,無止境的殺伐過後,下一集又帶回來更多的殭屍和更多的殺伐。啊一不小心就洩露了自己嗜血嗜屍的秘密。

Z 這部電影對我最大的接受障礙是他們認真把殭屍包裝成一種傳染病,而且認真的用類似過往經典電影 Outbreak 和 Contagion 的劇情流程(我猜是CDC的標準程序)去解決傳染病的問題。這造成了我的認知障礙:當我在看恐怖災難動作片時,大腦會默認所有的劇情設定,然後掌管邏輯的部分停止運作。但是在看擬真的劇情片時,腦後反骨會自動開始挑剔各種設定的合理性。在看這部電影的期間,大腦就在休眠和運作之間不斷切換,讓我非常困擾。

現在回想起來,我之所以那麼挑剔可能是因為男主角的權威性不夠。我是說:這年頭誰在鳥聯合國啊?如果男主角一開始就亮出字號是 CDC 某某部門的 Director 或是 Johns Hopkins 的 PhD ,我就會相信在右手臂包上雜誌用膠帶黏一黏可以防止殭屍咬人。

另一個有趣,或者該說不那麼有趣的地方,為什麼是耶路撒冷?看電影的觀眾如果對近代歷史以及世界新聞的所知純潔有如一張白紙,一定會覺得以色列人真是既睿智又仁慈,那些該死的阿拉伯人愚蠢的行為造成了耶路撒冷的淪陷,害死了救命恩人。當英勇的男主角和強悍的以色列女兵相互扶持終於登上最後一班及時起飛的客機,望著下面烽火處處的耶路撒冷,我心中突然想到這段話:也許就因為要成全他們,一個大城市傾覆了,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成千上萬的人痛苦著。

有沒有人懷疑這些在耶路撒冷的客機都是從哪兒飛來的,原來又都是安排要飛到哪兒去?

Z 裡頭的設定從被咬到發病只要十秒,顯然不是經由血液傳播,因為太慢,或許是某種經由神經系統傳播的精神性病症。變成殭屍之後比活著時更加生猛有力,身手矯健,無須吃喝拉撒,意志堅決,比較起來活人看起來還更像殭屍多一些。當劇情推展到智勇雙全的男主角發現並且確認這個病毒的罩門,我心裡想的是 You must be kidding. 當你用一把散彈槍射擊目標時,你會不會去斤斤計較擊發出的上百鉛粒每一粒都要命中?我是不會,所以我還不是殭屍。


Oblivion

我不懂那個侵略地球的智慧機器留著男主角和路人甲幹什麼,這又不是日本使用溥儀統治滿州國。能製造出那麼強大的自動殺人機器,製造出另一批機器來做自動檢修保養,應該比叫路人甲指揮男主角來得更有效率。喔對了,這部電影沒有女主角,只有路人甲和路人乙在比賽誰更超然物外。

我一直對複製人的概念著迷,偶爾工作忙的時候會想像:這時候如果有我的複製人在,叫他去工作,這樣我就可以去旁邊享受人生。有好事我自己來,有麻煩事就交給我的複製人。我真不知道這種想法該算是自私還是無我,是自虐還是虐人。


Chronicle

和 Abraham Lincoln: Vampire Hunter 在同一包裡買的。我實在很羞愧竟然會去看一部把南北戰爭和 Vampire 揉合的奇譚,所以不想多提那部電影。本來很擔心 Chronicle 也是爛片一部,結果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具有警世的教育意義和娛樂性。我猜喜歡看蜘蛛人的大概不能接受這部電影,為什麼具有大能力的人不但不能盡大責任,反而如此任性幼稚,最後還害人害己?其實只要對近代歷史或新聞稍微有點關心的人都知道,是的,有大能力的個體多半都自以為在盡大責任,但其實多半都任性幼稚害人害己。


In Time

這部電影的設定挺有趣:在未來世界,生命時間變成有限資源,也同時做為貨幣單位,資本主義巧取豪奪的狀況同樣繼續發生,只不過賭錢的同時也在賭命。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同的人會做什麼事,又會有怎樣的後果?

看著這電影,我很悲哀地發現一個事實:如果我處在這樣的世界,就會是那種大概活到略高於平均壽命但不超過50歲的人。我抱有典型的中產階級價值觀,不願意失去現有的東西,所以也不敢冒險,最後就是甘願接受體制的安排,只會試圖在體制之內做到最佳化,而不會去挑戰體制。體制這種偉大的發明完全就是設計給中產階級使用的啊。


Limitless

和 In Time 兩片一包合賣,針對自以為會佔到便宜的傻瓜消費者所設計。其實這部片還不壞,只是設定中對高智商的崇拜讓我不是很舒服,不過應該不是因為自慚形穢。我突然想到:人類社會,或者狹義說男性社會,似乎對於智商和某種器官的尺寸有異乎尋常的崇拜情結。這部電影的設定是某家藥廠開發出能暫時性大幅提高智商和大腦活動能力的新藥,我在想:這不是和某大藥廠前幾年推出的某種藥很像嗎?電影劇情簡直可以直接移植使用來拍出某種特定主題的小型電影,應該會頗有警世的娛樂性。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suzy  (Feb 8, 14)
突然想到還有一部: The bulter. 比起電影,我還對原來的文章比較有興趣. 如果要比較講黑人在美國國家發展的電影, 我可能喜歡The help多過這部一些.

金盞花大酒店的主題原本就讓它是針對特定族群了, Hope Spring也是. 都是針對某特定年齡層. 倒不是說其他年齡層的就不會去看. 這兩部相較的話,我還是喜歡前者多一些.

ps/上次留言有個typo, Fruitvale station, not Druitvale station.

Val  (Feb 5, 14)
Happy New Year, too!

我看過 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還算是有趣,但劇本太過刻板印象,只不過把一些大家已經很熟悉的現象放在一鍋裡攪一攪,甚至都不去確認是不是攪拌均勻就上桌奉客。我覺得它缺乏觀點,既無法針對社會現象提出任何可能的解決方法,也沒有能力指出任何尚未廣為人知的新問題,除了看老演員們的演技之外,其餘無足觀。其實針對銀髮族退休問題的劇情主線,以及其他碰觸的支線,都讓我覺得只是在試圖討好特定族群。

suzy  (Feb 3, 14)
Happy lunar new year!

你寫的這幾部,只看過前兩片. 我都不特別喜歡,覺得頗老套.

最近看的幾部會讓我說: 還可以啦,的片子大概是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The best offer, Druitvale station, 和 Disconnect. 有些是娛樂片,看完就算了. 也有些是連娛樂的性質都沒有 :P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