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峽谷地 (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

奧林匹克 (Olympic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1/03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1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45
瓦哈拉的塗鴉簿  NSO / Eschenbach / Wagner: Parsifal Act 3, 10/10/2013  (Oct 15, 13)
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
The Washington Chorus
Christoph Eschenbach, Conductor

Wagner: Parsifal Ac 3, in concert

Parsifal: Nikolai Schukoff
Amfortas: Thomas Hampson
Gurnemanz: Yuri Vorobiev

Kennedy Center
10/10/2013, 7:00 PM

華格納年的特別企劃案。其實我要是真的熱愛華格納的話應該去看 Washington National Opera 在九月上演的 Tristan und Isolde ,但想想實在不知道能不能忍受那麼長的歌劇,如果沒辦法進入情況就悲慘了,後來因為要買NSO的季票,就順便挑了這場帕西法第三幕。

座位在第五排正中央。不算最理想,但是聽人聲非常清楚。後來看到 Washington Post 的樂評,似乎某些獨唱的音量不太夠,很幸運在我的座位沒有不足。以一般歌劇的標準來說 Parsifal 實在是簡樸到極致,尤其是第三幕,基本上只有三個男聲在撐場面,到最後五分鐘左右才又加進合唱。這音樂不但是考驗音樂家,對聽者也賦予同樣的責任。如果沒有用心去感受,只會覺得無聊的冗長。也算是幸運,聽完之後我深深被感動到。最後那句話 Redeemer redeemed,也頗引人深思。

坦白說我對華格納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對 Parsifal 也殊乏好感。某種程度上我能了解為什麼希特勒會熱愛華格納,納粹的主張基本上也是畫出一個宏大的理想,勸誘別人追隨,等到入彀之後,很奇怪地就會感動得一塌糊塗,忘記邏輯理性。

此外我總覺得聽華格納有點自虐強迫症的味道,彷彿人世間盡是狗屎,除了變得崇高偉大之外沒有其他的救贖管道。這劇情裡頭的聖杯騎士團根本就是一種精英認同心態之下的秘密結社,故事裡也極力強調它的排他性和極端選擇性,大反派就是因為想加入而被拒絕後憤而作亂。從反骨的觀點來看,我好奇的是難道所有「被選上」的人,都感激涕零地去加入騎士團?會不會有人被選上但拒絕參加?還是說他們從來沒想過會有這樣的可能性?安排一個傻瓜來拯救眾人當然是一種有趣的反諷,但是 Parsifal 最後終究也還是接受了命運安排,成為騎士之王。於是在一個封閉系統之中,一切終將回歸秩序,不能有例外。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Oct 16, 13)
不過還是要想辦法入戲啊,否則像這種小貓兩三隻撐場面的戲,排場比不上安魂曲,戲劇性比不上馬勒,不入戲的話忍受這麼長的音樂,簡直像傻瓜一樣。所以聽華格納是負擔很大的事,肉體和精神皆然。至於超人思維,當然努力使自己變得強大是好事,但以我看來,這種思維其實和愛國意識很像。你不能說它不對,但是太過把它當一回事的話,就被它給洗腦了。任何人只要掌握「崇高偉大」或是「愛國」的定義權與發言權,加上一點必要的宣傳手段,就可以控制信徒。

orangebach  (Oct 16, 13)
這篇很好笑,尤其最後一段。

不過聽歌劇不能想太多劇情的,是吧?
你之前好像也這麼提醒過我。

至於崇高偉大的超人思維,那年代不是正流行?
如果當時有candy crush,華格納可能寫不出歌劇。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