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優勝美地 (Yosemite National Park)

藍嶺公園路 (Blue Ridge Parkway)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22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53
瓦哈拉的塗鴉簿  文明  (Jul 30, 13)
一個身經百戰的軍人,最後多半在戰場上陣亡。一個每賭必贏的賭徒,最後多半在賭桌上破產。一個相信交通規則的遊客,最後多半在中國的馬路上被嚇去半條命。

十多年以前外界對中國的印象多半是自行車非常多。這些年經濟和科技同時起飛,自行車已經進化升級成電瓶車。電瓶車其實像機車多過像自行車,在城市裡的殺傷力其實和機車完全一樣,而比機車更可怕的是它幾乎沒有噪音,像是隱形的殺手一般。但是大有為政府似乎對電瓶車並沒有任何管制規則,沒聽說要考執照或是強制保險什麼的。騎電瓶車的人把自己當成是騎自行車,不用遵守交通規則,包括逆向行駛,交通號誌等等。我本來以為只有鄉下或是市郊城鎮是這樣,直到我在南京差點被撞翻,我才知道這是全民運動。

那也是在總統府附近的路口發生的,我們剛逛完,正要去找餐廳吃午餐,沿著長江路往東,在總統府邊的東箭道穿越馬路到長江路的另一頭。我們站在路邊,等行人的綠燈亮了才起步。我走前面,因為在美國養成的習慣,我並沒有畏縮張望,邁步就走。從我左邊似乎有人喊叫,然後一輛電瓶車從我面前距離不到一公尺衝過去,繼續前進了大概十公尺後停下。那廝明明看到紅燈卻完全沒打算停下,差點撞翻我不說,現在居然還斜著眼瞪我,嘴裡還在念叨些什麼。我還沒反應過來,左右兩邊的女子,一個我娘子一個我妹子,已經大聲開罵起來。我心想:好吧,如果真要開打的話就來吧。那廝似乎是被兩個女人的狠勁嚇到,默默騎著車走了。

另外一次惡劣經驗是發生在上海,從新天地往南到地鐵站的路上大概第三個十字路口,我們行走方向綠燈。我走到一半,交叉方向高速開過來一輛車打算右轉,他的方向是紅燈,但卻在三十公尺開外開始朝我按喇叭,完全沒有減速跡象,正對著我衝過來。也許這只不過是當地習俗,但當時我真的相信他是有殺人意圖的。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惡向膽邊生,心裡希望這時我手上有一把斬馬刀,先把那廝的車四蹄給橫劈斬斷,等它倒下後再攔腰一刀砍成兩截,然後大喝一聲:來將通名。

資本主義社會的粗暴奸巧行為,不管是搶劫或是華爾街的貪婪,都是建立在利己的基礎之上。即便不能接受,但是完全可以理解。我不懂的是發生在這兒的粗魯行為,他們到底能得到些什麼?節省三十秒的開車時間?如果被別人以同樣的粗魯對待,他們是不是也不會覺得不滿,並且認為社會就該是這樣運作的?我在說的並不是天真的道德觀。守法並不是動物的天性,而是在大數法則或是社群競爭淘汰之下,稍微克制自我去遵守這些法規會對大部分的個體有利,進而增加這個社群的競爭力。所謂的文明社會,是絕大部分的人願意遵守包括法律在內的社會常規,並且有足夠的信心去相信絕大部分的其他人也同樣會遵守,而投機的人會得到應有的懲罰。好處就不用我多說了吧?至少你可以省下因為擔心別人不守規則而勾心鬥角的力氣。如果社會上不受法律常規約束的特權份子太多,或是投機的人獲利而遵守法律常規的人反而受到懲罰,叢林法則就會漸漸取代文明。倒也不是說叢林有什麼不好啦。我們常常把兩個看似順理成章但是實際上並不相關的概念硬是綁架在一起,比如像皇后貞操,清廉政府,文明古國,或是禁止吸煙。

旅行中雖然還有其他沒寫或還沒寫的惡經驗,但當然絕大多數碰到的人都很友善,或至少是中立。說起來也許不太讓人意外,南京上海兩地的地鐵給我的印象非常好,讓我懷疑是不是文明的人全都躲在地下。其實說文明太沉重,我的要求一向很低,我希望旅行途中,那些不認識我也和我毫無一丁點利害關係的陌生人,只要不把我當做潛在的殺父奪妻謀財害命的仇人對待,我就很滿足了,真的不必太客氣。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minos  (Aug 9, 14)
<不同族群的文化與行為間的因果關係>
除此,制度也是扭曲人性與行為的因素,
大陸的某些社會亂象與台灣稍早雷同,
若說台灣現在有一點點進步,我認為與專制結束有關。

Val  (Aug 4, 13)
像禮讓之類的利他行為之所以能繼續存在,其實是因為互利而不只是純粹的利他。如果有些人因為覺得自己比較聰明而把禮讓的人都當成傻瓜,不久之後這個族群就會全都被教育成聰明人。

我的觀察是這樣:你可以說美國人比較喜歡多管閒事,看到不公正的事不會袖手,而且大部分的人也並沒有笨到被佔便宜而沒感覺,所以他們會以適當的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某種程度上發揮了自發的集體制裁力量。在東方社會,至少在十多年前的台灣,這種制裁機制並不存在,而且主持正義的人多半沒有好下場,因為大家都太聰明了,沒人肯管別人的閒事。

在美國發生的集體制裁或是受侵犯的個體所表達的不滿,如果對象剛好是少數民族,有時候會被這些制裁對象感受成遭到歧視。當然美國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歧視的美好社會,但有時候在覺得遭到迫害之前,最好先想想文化價值觀以及行為模式的差異。

以前看過幾本 Konrad Lorenz 寫的關於動物行為學的書。不敢說是有什麼心得,但現在看到不同族群的文化與行為間的因果關係,心裡浮現的通常不是「怎麼這樣」,而是「果然如此」。

(Aug 3, 13)
"不管是道德或是法律,如果系統的設計會使得遵守的人得到壞處投機的人得到好處,它註定要崩潰。"

說的真好。

我工作的地方老中和老印比例頗高,多年來的經驗,讓我在過馬路時都會先轉頭看一下紅燈待轉的駕駛是不是亞裔臉孔。如果是,過馬路時一定緊盯著他們看,以免一不小心就被撞了。雖然我們這裏允許車輛紅燈右轉,但是這些人很多是不管是否有行人要過馬路,她們要轉就是要轉。

我常在想到底是甚麼原因讓他們這麼視行人為無物,拒絕遵守交通規則。如果他們覺得美國的生活環境好,為甚麼不學著照規定來,把好的環境維持下去,永遠是把"我"擺前面,只要我方便,我好就好?

Val  (Jul 31, 13)
其實我覺得我看到的這些現象和封閉開放或經濟發展應該是無關的,除非真有這種人,是沒車子的時候覺得自己低人一等而遵守規則,但有車子的時候突然就自覺高人一等可以把行人當草芥。即使是這樣,經濟發展與急速暴富也並不是問題的根源。

當然我並不知道問題的根源到底是什麼,但我的觀察是這兒很多的人對陌生人就算沒有敵意,也通常不信任或是帶著防衛心,類似像禮讓之類的利他行為在這兒完全行不通,會被取巧的人很露骨地當傻瓜看待。不管是道德或是法律,如果系統的設計會使得遵守的人得到壞處投機的人得到好處,它註定要崩潰。

(Jul 30, 13)
數十年的封閉,近十年的急速暴富,平均水平要想一下子提升, 是不可能的,用,時間去過渡罷 !

Oh,Oh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