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甘尼生黑峽谷 (Black Canyon of Gunnison National Park)

拉森火山 (Lassen Volcanic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0/29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0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509
瓦哈拉的塗鴉簿  本位  (Jul 14, 13)
在台灣和另一位教育界的朋友吃飯聊天。其實是我老婆的老友,在某校物理系教書,我去當陪客。她最近被拱出來當系主任,滿腹的不滿,順便就對我們發洩一下。我一面聽著業界秘辛,一面適時給些免費但也免責的建議。說是秘辛,其實陽光底下沒新鮮事,全都是我自己學生時代就看到師長們玩過的把戲,或是根據人性順理成章會發生的事。

她提到大學入學甄試,因為我對新制相當隔閡,我想她說的大概是申請入學。她先是抱怨系上老師不喜歡口試,希望要改成筆試,但又沒有人願意負責出題目。沒人願意負責這我了解,人性嘛。但我覺得很奇怪的是如果要用筆試的話直接去用大考(我不知道台灣怎麼稱呼這個統一考試,是叫指考嗎?)的分數就好了,何必另外出題?而且申請入學不就是希望要個別化,那麼用口試來觀察學生的臨場表現和表達能力,順便驗證一下履歷上宣稱的經歷有多大的可信度,豈不是一舉兩得?為什麼要捨口試而改用麻煩而且多餘的筆試?

她回答說因為大部分的老師沒有能力從口試中判斷一個學生的能力資質,接下來她舉了好些她們系上老師面試缺乏識人之明的例子。因為信心不夠,所以希望改成比較單純的筆試,因為分數是白紙黑字,一翻兩瞪眼。

其實她所說的現象是大學申請甄試制度所需要克服的問題。假設完全沒有人情或是其他不公的弊端,其實寫履歷申請加上面試是相當能表現學生資質的方法,也能中和掉某些學生不擅長考試或是臨場狀況不佳的負面因素。但這種方式要能有效,必須有個大前提,就是審閱履歷申請資料的老師以及負責面試的老師要很有經驗。很多人也許不知道的是這種能力絕不是天生就有,也不見得是做得多就會愈來愈好,其實是需要些訓練和反饋機制。很不幸的是審核與面試絕不會是大學老師的主要工作,應該也不會影響他們的工作考核。在一般私人公司選人的情況是這樣,通常人資部門或是負責選才的專人會做履歷申請的初步審核,確定申請人的經歷符合該職位工作的基本資格。通過第一關的履歷表被送到用人部門,各級部門經理再審閱,決定約談對象,面試後決定任用。一個沒有識人之明,無法判斷履歷真假的部門經理會雇用到無法勝任的員工,最後會影響自己部門的整體表現,所以是會要為自己選人的決定負責。一個無法選人的經理最後很可能會被公司淘汰,而一家總是無法選對人才的公司最後可能會被大環境淘汰。但是對大學老師來說,並沒有任何機制讓他們對選擇人才的結果負責,因此也不會有很強的動機主動去把這事做好,終而造成申請入學制度的缺乏成效。

她談到其他一些現象,像是必修課要求過多,沒有老師願意自己的專長科目被改列選修。她也說她系上有些老師完全沒有因材施教的觀念,一味用自己熟悉的教材以及考試標準去要求學生,導致學生及格率非常低。這些老師認為物理本來就是挑戰性非常高的學系,大學畢業後出路不那麼廣而且競爭激烈,所以要讓學生在大學就適應殘酷的狀況,順便讓不適合的學生早點認清事實。

對這一點我並不知道怎麼樣是比較好的方式。坦白說我認為如果物理的出路有限,那設這麼多物理系收這麼多學生,豈不是坑殺孩童嗎?這些當初不管是用考試還是申請進來的學生,念了一兩年後突然被老師和學校放棄,豈不是非常可憐?再說就算認清了自己不適合念物理,這時候又能怎樣。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如果教學內容完全依照學生程度去彈性調整,說不定他們要從高中物理教起,而如果學生實際只有高中到大一的程度卻還是發給畢業證書,這豈不是成了學店?

我突然想起兩天前和我同學的聚會,其中一個某國立大學的系主任,天性不拘小節,和學生也沒大沒小。他喜歡打各種球類,告訴學生說:如果你們上我的課成績不好,可以來跟我比任何球類運動,你贏我的話我就會讓你及格。

沒人相信他說的話,也從來沒有人真的去找他挑戰。這學期有個學生大概走投無路了,跑來找他挑戰。我同學看了看他的期中考卷,問他為什麼有很多很基本的東西不會。

「因為你上課沒教啊!」學生回答。

「胡說,這題目明明就是課本上的習題」

學生接下來解釋說他根本就沒有買課本,班上大部分的同學也都和他一樣,為了省錢沒買教科書。他們念這門課的方法,就是只念上課的 Powerpoint 講義。這是國立大學資訊系的學生學習的方法。

再回到和物理系主任的談話。

「我在想,讓學生早點面對現實,也不失是對教育資源更有效運用的手段」,我回答她。

「你這種想法是典型的男性主導社會弱肉強食觀念,....」她開始發洩對男性威權的不滿。

參加老婆朋友的聚會其實也很有趣,只不過話題常常突然就會轉到女權運動,而我就成了現場唯一該被打倒的對象。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suzy  (Jul 17, 13)
他們的確對社會或人際有些天真(誤)不切實際(正)的幻想 XD

或等你有空了, 加入FB friend list 再私訊講笑話好了

Val  (Jul 16, 13)
殘念啊,我也很喜歡聽笑話的說。我是覺得工學院的人一般比較實際,而理學院出身的人,尤其是那種保送或是第一志願念物理,聰明而且一路極端順利的人,似乎對社會或是人際關係運作的方式會有一套自己獨到的見解,因著和實際狀況的落差,所以抱怨不少。

那朋友是阿笠大人的高中同學。開玩笑,我怎麼敢娶物理女?

suzy  (Jul 16, 13)
請問:阿笠大人是物理系的?

我最近在某社團聽到一堆物理系教授們在抱怨有的沒的,有些聽來很好笑...不過不適合在公開論壇討論,殘念~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