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拱門 (Arches National Park)

死谷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5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501
瓦哈拉的塗鴉簿  約定好的馬勒九哪兒去了?  (Mar 20, 13)
本來這個周末該要去聽 MTT 和舊金山交響樂團 (SFS) 的馬勒九號,前幾天收到 email 說音樂會取消了。去google一番,才知道原來是工會在鬧罷工,上星期在當地的音樂會全部取消,原本樂團管理方希望能提出折衷方案讓東岸三地的演出順利進行,無奈工會不願接受,只好取消行程,也讓這個原本只是地區性的爭議現在擴大到了國家規模。

根據我看的幾篇不同報導,這件事的根本原因是薪資和福利,兩方從去年開始就一直在協調新的合約但一直沒達成共識。導火線是周三的排練,樂團團員決定杯葛,後來更進一步在音樂會開演前不久突然宣布罷工,迫使管理方倉促取消音樂會。

爭議的焦點是在團員的薪資以及主要是醫療保險與退休年金的福利。SFS 是非營利機構,與美國其他樂團相比,算是資金雄厚,財務體質健康,但是受經濟影響,這些年的營運入不敷出,等於說是在吃老本,但因為家大業大,暫時還不會有財務危機。樂團管理方為了財務健康與永續經營,致力在縮減赤字控制支出。看起來管理方原先的計畫是要凍結薪資,並且要團員負擔一部分的健康保險支出,而罷工之後的溝通協商,管理方也提出一個逐年提高最低薪資的計畫,並且承諾團員不需負擔醫療保費,很可惜仍然無法滿足團員的期望,於是罷工繼續,導致紐約紐澤西華盛頓三地聽不到馬勒。

根據工會所發布的聲明,樂團有幾個訴求:

1. SFS 去年才剛得到 Grammy Award 最佳樂團,是全國性甚至世界級的一流樂團,但是團員的平均薪資(還是最低薪資?我記不太清楚)卻不及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與紐約愛樂。

2. 團員必須得到滿意合約的保障才能進而保障演奏音樂的品質(大意如此,我記不清確切的說法)

也就是說 SFS 團員的薪資是全美樂團的第三高。那麼他們嫌不夠的薪水到底有多廉價?最低的年薪是十四萬多美元,每年至少有兩個半月的休假,而工作的九個半月之中,每星期平均大概三場音樂會演出。

一般來說我很少會站在資方立場看事情,但是以這個事件來說,如果樂團工會覺得自己有理,那我必須要批評:他們的公關宣傳以及抗爭手段實在太過拙劣,坦白說我完全找不到應該同情他們的一丁點理由。而更諷刺的是這根本就不是勞資爭議,因為是非營利機構,所以根本就沒有資方。而打著維持演出水準當做抗爭的目的,卻採用杯葛排練以及強迫取消音樂會當做抗爭手段,也讓我有點反胃。

當然我能夠理解團員看管理方甚至MTT的年薪或是加薪與獎金感到不公平,全世界每個有工作經驗的人大概都覺得自己被虧待並且覺得公司的老闆們坐領高薪但是實際貢獻不及自己,而那些薪水比自己低的是因為他們的工作能力不如自己所以拿的錢少完全合理。但就像我以前說過的,如果覺得不公平,就自己想辦法換到一個公平的地方去工作,而不是搞小動作去弄垮組織。此外我也不解為何年薪如此高的團體也能成立工會。在我看來工會應該是用來保障那些低薪不需要特殊技能而且可取代性高的職業免於遭到資方不公平的壓榨,像音樂家這種極端專業的工作竟也需要成立工會,並且不惜用激烈方式爭取權益,老實說也難怪聽古典樂的人會感嘆今不如昔,還不如一起來杯葛 SFS 的音樂會,以後多聽舊唱片少聽這些嬌貴團體的現場。

相關報導:

Ionarts: San Francisco Symphony on Strike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Mar 24, 13)
我去看了這位定音鼓手的公開信,會選擇跳槽到CSO的原因,除了顯然是非常重要而他自己沒提細節的薪資之外,練習場地是他拿出來強調的重點。固然我同意樂團管理方應該設法幫助團員解決練習場地的問題,但我不知道定音鼓的練習到底需要多大的空間,從文章看來,他似乎是需要在音樂廳裡頭練習。要達到這樣的要求,我相信成本會很高,至少冷暖氣瓦斯電費大概就很可觀。SFS管理方既然已經在積極控制支出,會不支持這樣的練習也可理解。以我對美國稅法的了解,他自費另外租場地以及購買樂器的支出因為和他的專業直接相關,所以費用應該是可以抵稅。不方便是有,但實際經濟負擔應該是沒有像他的公開信看起來那麼大。樂團工會以及其他團員也援引這封公開信來攻擊管理方不支持樂團,這我無法理解,因為大部分的樂器可以自行攜帶也能在家裡練習。

有很多支持團員加薪的意見,論點是音樂家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培養,也在正常演出與排練之外花很多自己的時間練習。從我的觀點來看,我覺得那不是廢話嗎,哪個專業人士不是如此。

此外我也想要再說一次:藝術或專業成就和經濟與物質條件從來就沒有直接關係。如果嫌錢少就直接說錢少,不需要牽拖藝術。說難聽點,馬勒九以及觀眾都已經被拿來當做貪婪的陪葬品了。

但是對於SFS沒和大公司錄音,其實也許不能拿來當做他們好不好的證明,好幾個應該算是一流的樂團,像RCO, LSO, LPO, 和CSO等等現在也是自產自銷,還有能力出新的管弦樂錄音的大概只剩下DG (Universal集團?),而新出的唱片,不管是指揮樂團,大概也只是基於商業價值。

(Mar 23, 13)
我很少聽SFS的演出不知他們是否屬於世界級的樂團
但從他們近來幾乎沒和大唱片公司錄音來看
我想他們還沒好到那種地步
不然那些唱片公司早就追著他們跑了
幹嘛要自己搞錄音

住在這麼漂亮的城市
每年工作九個半月領14萬(相當於年薪超過18萬)還嫌不夠好
那我不知該說甚麼
我記得全美大城市中平均年薪最高的是DC, 約8.5萬

SFS的 Principal Timpani已離開SFS加入CSO
離開前還對管理階層公開發了一頓牢騷
也算是撕破臉了
http://blogs.suntimes.com/arts_entertainment/2013/03/incoming_cso_timpanist_blasts_san_fran_management.html

費城破產的殷鑑不遠
看幾年後SFS會不會步費城的後塵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