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冰河

普林斯敦 (Princeton)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8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8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誰還聽依蕾克特拉?  (Jan 27, 13)
誰還聽依蕾克特拉?
再繼續聽李察史特勞斯和 Hugo von Hofmannsthal 的合作作品,他們首度合作的 Elektra 。劇情和人物是根據希臘神話和 Sophocles 的劇本,但是歌劇劇本完全以依蕾克特拉為中心,時間軸也濃縮到她復仇當夜的很短一段時間。整個背景完全沒交代,而是由不相關的女僕間的對話,依蕾克特拉的自言自語,以及她與其他人物的對話來帶出。整個劇本的切入點和傳統的史詩式敘事風格很不一樣,與其說它在說一個完整的故事,還不如說它在針對一個特定人物做心理狀態的剖析。

故事大概是這樣:國王阿格明儂在出兵攻打特洛伊之前因為得罪了狩獵女神,把他的大女兒當祭品殺了奉獻,他妻子心懷怨恨,在阿格明儂班師回國後和她的情人聯手殺了他,為了怕被報復,她放逐了自己的兒子。剩下兩個女兒,依蕾克特拉一直心懷怨恨,想要殺了她母親和其情人來為父親報仇,另一個女兒雖然心懷不滿但並不積極支持任何一方。皇后一直想派人殺了兒子,但兒子卻用計謀假扮成來報王子死訊的使者,進城裡聯合支持他的人馬,殺了母親和她情人。

歌劇裡的幾個主要人物,依蕾克特拉的個性是偏執,充滿仇恨和報復心,言語和行為都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皇后的內心充滿恐懼不安,但行事卻猶豫不決又缺乏章法。妹妹的個性軟弱,想要同時安撫兩邊,也關心被放逐的兄弟。她其實並不那麼痛恨母親,似乎也達成某種妥協,但心中一直想逃避現實,希望離開皇宮過普通人的生活,結婚生子。王子出現的時間不長,無法明確判斷他的性格,但是以劇情來看,應該是個能忍辱有謀略做大事的人物。整齣歌劇只有一幕,時間不算長,卻能把所有人物的行事個性刻劃清晰。

從我敘述故事的方式大概可以看出來我並不認為依蕾克特拉對於報仇做出多少貢獻,很明顯報仇成功完全是因為他弟弟的策劃和執行。看完劇本我甚至不覺得她的目的在報仇,我認為她完全是想要破壞一切,而且有強烈的自毀傾向。她說話和做事的方式,完全就是一個精神異常的偏執狂,最明顯的例子是她堅持要用他父親被殺時那把凶器的斧頭來殺了她母親及其情夫,而且她不辭辛勞把那斧頭藏了起來多年,只為報仇使用,而在我看來,如果想要報仇,最不該執著的東西,就是手段。而她弟弟進入宮殿殺人時她忘了把斧頭交給他,還一直耿耿於懷並且想送去。劇中她說話的方式也很特別,充滿雙關語和謎語,而且像是囈語或是自說自話。我覺得整齣歌劇最優美的一段音樂是依蕾克特拉出場的第一段獨唱,她呼喚亡父之名阿格明儂,音調語氣的情致纏綿,聽起來甚至比狂暴不和諧的段落更讓人毛骨悚然。這兩聲阿格明儂的調子也正好就是歌劇一開始樂團所奏出狂暴憤怒的阿格明儂主題,我聽完整齣歌劇之後這個鬼魅般的主題還在我腦中盤旋不去。

容格(Jung)在這齣歌劇首演後幾年提出了 Electra Complex ,戀父情結這個說法,從時間點來說應該和這齣歌劇有直接關係。心理學我沒有什麼研究(雖然差點去看了 Man and His Symbols),但我總覺得佛洛伊德一派的人太過偏執,先有結論才來找證據,有如先射箭再畫靶,而且有時解釋得頗牽強。依蕾克特拉詭異行為的出發點固然是可以用戀父做為部分解釋,其實真正原因比較像是精神病或情緒障礙。

在劇中依蕾克特拉是唯一直接呼喚父親阿格明儂之名的人,王子雖然也稱呼過一次阿格明儂,但當時的場景是他和依蕾克特拉尚未相認而正在試探對方身份,所以語氣是第三人稱,像是被動提到一個陌生人。我不知道這樣的安排,是不是有任何暗示。此外人物出場順序固然是劇本安排,但是前面的一半完全沒有任何男聲,只有母女姐妹三人加上女僕,這在歌劇應該算是相當奇特的安排。而男聲的首次出現竟然不是任何重要角色,只是兩個連名字都沒有的僕役,有點突兀搞笑的串場,目的應該只是稍微緩和緊張情緒的戲劇效果。史特勞斯對女聲有異乎尋常的熱情,不知有沒有人研究過原因為何。

整齣歌劇除了劇情陰沉黑暗之外,音樂部分更加放大了恐怖瘋狂的效應,如果要找一齣史特勞斯最難被接受的歌劇,這是我目前的首選,我覺得挑戰性還大過聽莎樂美,從頭到尾包括管弦樂,可能找不到任何的旋律或是和諧音,甚至可以說是吵雜刺耳。有趣的是我聽過兩次之後排斥感愈來愈低,不過重點是聽這齣歌劇不能把它當背景音樂,你如果不熟悉劇情的話需要拿著歌詞對照目前進展,加入戲劇元素之後,這音樂很神奇地變得沒那麼不能入耳。

我大概沒那麼狂熱到為依蕾克特拉做版本比較,我想 Birgit Nilsson 唱的應該是找不到對手。



唱片解說裡頭這兩個漫畫很有趣,應該是同時代的人諷刺這齣歌劇和史特勞斯。左邊那張三個人,最左邊是劇本作者 Hugo von Hofmannsthal ,最右邊敲鑼打鼓的是史特勞斯,中間被謀殺的那人是原始希臘悲劇作家 Sophocles ,用皇后和情人謀殺阿格明儂的劇情來諷刺歌劇的改編。右邊那張諷刺的是史特勞斯的作曲手法,讓聽這齣歌劇有如酷刑。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目前尚無留言。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