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布萊斯峽谷 (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Prince William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9/29 以後)
坎格瑞沼澤 (Congaree Swamp National Park)  (10/08)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5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574
瓦哈拉的塗鴉簿  Marc-André Hamelin, 4/2/2012  (Apr 2, 12)
Marc-André Hamelin, piano

ALKAN - Souvenirs: "Trois Morceaux dans le genre pathétique," Op. 15
No. 1 "Aime-moi"
CHOPIN - Sonata No. 3 in B minor, Op. 58
CHOPIN - Nocturne in D-flat major, Op. 27/2
CHOPIN - Barcarolle in F-sharp major, Op. 60
ALKAN - Douze études dans tous les tons mineurs, Op. 39
Nos. 4, 5, 6, and 7, for solo piano (Symphony for solo piano)

Pro Musica Hebraica
Kennedy Center Terrace Theater
Mon., Apr. 2, 2012, 7:30 PM

這場音樂會的主辦單位是個猶太組織,宗旨是推廣那些被忽視了的猶太作曲家的作品。雖然有他們的agenda,但這場音樂會的曲目非常有趣。蕭邦和Alkan都是19世紀活躍於巴黎的作曲家兼鋼琴家,也都是異鄉人:蕭邦是波蘭人,Alkan是猶太人。他們兩人的特質很相近,但是到了近代,兩人的知名度卻差了很遠,蕭邦大受歡迎,而Alkan已經幾乎被遺忘。這場音樂會的曲目安排,就是挑出兩人具代表性的作品來比較。

雖然並不是第一次聽Alkan,在音樂會聽到倒是頭一次,而我也不太預期將來會再有機會在音樂會上遇到。聽過之後的感想倒一點都不讓我意外:Alkan比蕭邦有趣多了,至少,以Hamelin的演奏而言。

蕭邦的鋼琴曲比較有歌唱性,大部分會有比較長的旋律線條,比較適合抒情式的演奏,也適合用些彈性速度。相對而言Alkan的音樂比較複雜,雖然速度未必比較快但是音符比較多,所包含的主題元素也比較多,不像蕭邦的那麼容易記住主旋律,也難以上口哼唱。我也覺得Alkan的演奏需要比較困難的技巧,對鋼琴家的要求比較高。整體來說我覺得Alkan知名度較低的原因有二:

一.對聽者來說,因為旋律和聲的複雜性,不像蕭邦那麼容易了解。
二.能彈得好的鋼琴家沒那麼多,影響到演出的次數,使得熟悉喜愛的聽眾較少,造成惡性循環。

上半場第一首其實感覺很像蕭邦的Ballade。我覺得很好聽也很容易接受,但是並沒有太多非此不可的感覺。但是下半場那四首練習曲也被稱為Symphony for solo piano,我從一開始就瞪大眼睛,也許也張著口而不自知,一直到全曲結束。CD雖然已經彈得很精彩,但是和現場的音響效果還是有相當差距。

Hamelin的蕭邦算是比較死板,沒太多彈性速度。他的強項是左右手的平衡,所以可以想像船歌的演奏技術性相當完美。但我對蕭邦已經有既有的成見,除了技術性之外,我希望有的東西並沒有聽到。

這個小演奏廳一直被我認為音響效果很差,聽Hamelin才發現其實是鋼琴家的問題。雖然聽起來比大演奏廳差了一點,但Hamelin從極弱到極強之間的音色音量控制真是太精湛了。

我們得到兩首安可,第一首我當場就忘了作曲家的名字,第二首是Hamelin自己作曲的Paganini主題變奏,全長大約十分鐘。你也許會想:這個世界上還需要再多一首帕格尼尼變奏曲嗎?如果你在現場,一定會和我一樣,覺得這樣的曲子再多也聽不膩。這首曲子很新,Hamelin還沒錄過CD,但YouTube上有人把他上個月在俄羅斯的演奏放了上去。我覺得錄音很差,幾乎聽不出這首曲子精彩之處,但是聊勝於無:



會作這樣的曲子並且還演奏,Hamelin應該是有點瘋狂。

以下是Hamelin的簽名:



Hamelin看到我拿Godowsky改編蕭邦練習曲那片去給他簽名覺得頗訝異,竟然問我是不是同行。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Apr 7, 12)
我們以前也幾乎不聽人聲的東西,上次(去年)聽了維也納兒童合唱經驗還不錯,這次就嘗試多一點,平均一個月有一場

本小鎮藝文活動不少,勤奮點的話還可以跑去底特律甚至芝加哥.

Josuha Bell要到四月下旬,不過那天曲目看來很讚,全部是貝多芬(real classic, thanks God, 不再有近代作品),所以很期待

Val  (Apr 5, 12)
suzy,

哪敢隨便造次,不過Hamelin真的是很有親和力。我找到一篇最近的訪問: http://www.classicalsource.com/db_control/db_features.php?id=9491

你們那兒也堪稱地靈人傑,你們也聽得真勤。說來我聽音樂會很偏食,幾乎不聽人聲和超過兩種樂器的室內樂。聽完讓我知道你覺得Joshua Bell如何,和其他小提琴家比起來你喜歡誰。

Val  (Apr 5, 12)
orangebach,

我也覺得他很像工程師,很注重結構,細節,與整體設計。我想他應該是很樂在演奏自己作曲的作品,除了他自己之外大概沒人能夠正確執行。那個YouTube的錄音只錄下了強音量的那些音,聽不出很精細的和聲效果,像是一路bang bang過去。他在這首作品裏頭應該是有向很多作曲家致敬,但我聽得出來的只有Rachmaninoff和Liszt。他把Paganini Capriccio #24和La Campanella混合的那段聽得我差點跌下椅子,也讓我想起Godowsky改編蕭邦練習曲最後幾首把兩首不同的練習曲混合起來的狂舉。

suzy  (Apr 5, 12)
>>>Hamelin看到我拿Godowsky改編蕭邦練習曲那片去給他簽名覺得頗訝異,竟然問我是不是同行

那你有跟他說,你其實是某日劇裡的酒保嗎? XD

我們今晚有一場室內樂音樂會,然後22有一場Josh Bell的,本季(在本小鎮)就告結束. 除非我們暑假又跑去芝加哥...

orangebach  (Apr 3, 12)
這套曲目的確是差異很大,要用統整的風格去演奏,勢必掛一漏萬。不過Hamelin的演奏會,其實我想預設就會有點不同吧,他比較像個建築師或工程師。

我聽了那個帕格尼尼變奏曲,真的是很恐怖,有點帕格尼尼變形金剛的感覺,現場聽起來應該很嚇人吧,哈哈。有時候來點被驚嚇的感覺也是不錯。

最後是他的簽名很好看,這真是為不足道的小事,看起來很心曠神怡就是,而且簽得完整,許多演奏者都是大筆一揮就罷。簽得仔細還認得出來,很好看。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