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皇家島 (Isle Royale National Park)

天然石橋 (Natural Bridges National Monument)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7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7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27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747
瓦哈拉的塗鴉簿  Pascal and Ami Rogé, 3/4/2012  (Mar 5, 12)
Pascal and Ami Rogé, 3/4/2012
Pascal and Ami Rogé, pianists

Claude Debussy:

Six Épigraphes antiques
From Préludes, Book I
- Voiles
- Le Vent dans la plaine
- Les Collines d’Anacapri
- La fille aux cheveux de lin
- La Cathédrale engloutie
- Minstrels
Petite Suite

En Blanc et noir
La Mer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est Building, West Garden Court
March 4, 2012, Sunday, 6:30 PM
Presented in honor of the reopening of the Nineteenth-century French galleries

音樂會的地點是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裏頭的 West Garden Court,我第一次在這裏聽音樂。這個地方的視覺效果遠優於聽覺效果,長方型的空間,兩三層樓高的弧形屋頂,正中央有個很漂亮的噴水池,周圍種了不少植物。整個牆面全部是travertine,非常漂亮,但是全石質的牆面造成很嚴重的反射音,聽鋼琴演奏相當痛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選了個很糟的座位,還是每個座位都一樣糟。我坐在面對鋼琴的左側,鋼琴家的正後方大約十多公尺。

National Gallery的音樂會也是免費,但是不能預約或索票,需要親自到場排隊。我們在音樂會開始前一小時到,前面排了一些人,到六點鐘時開始依序入座,當時我們後面排了更長的隊。如果想來聽音樂會,大概在開始前40分鐘左右到應該就可以了。

這場音樂會也剛好是慶祝National Gallery的19世紀法國藝術展覽廳重新開放,所以曲目全是德布西。除了因為德布希很無辜被歸類為印象派,剛好和館藏畫作合拍之外,也因為德布希的作品有很多是根源於視覺藝術。但不要問我為什麼沒有拉威爾,我也不知道,說明也沒提。

Pascal 和 Ami Rogé 是夫妻檔,這幾年常常攜手闖蕩江湖,也錄了至少一片雙琴/四手的CD。上半場的節目除了前奏曲是獨奏之外,其他兩首都是四手聯彈,下半場都是雙鋼琴。演奏 Six Épigraphes antiques 時 Pascal Rogé 在左邊低音部,演奏 Petite Suite 時 Pascal Rogé 換到右邊高音部,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特殊考量。雖然是夫妻檔,他們彈琴的默契偶爾會有些合不上的小問題,上半場的四手聯彈我覺得還好而已。加上場地音響效果的問題,也許聽CD的滿足度還高一點。

前奏曲是我期望最高的曲目。雖然 Pascal Rogé 的兩隻手比夫妻檔的四隻手出色,但我仍覺得與滿足還有相當距離。演奏空間過大過強的殘響當然造成絕對的影響,但是演奏者的處理方式也許影響一樣大。對於彈性速度與分句停頓我通常沒有那麼強烈的好惡,但我很在乎左右手的平衡,協調,與聲部的清晰,如果聽到糊成一團無法辨認聲部的段落或是強音失控,我都會有焦慮感。

其實以沉沒的教堂來說,大部分的時候我覺得和弦的音色極漂亮,但不知為何偶爾會有手指頭沒有完全協調,幾個音晚一點點出來的狀況,這在沉沒的教堂其實挺致命的。此外我也覺得在安納卡普之丘,似乎節奏感強一點比較好聽,而節奏感並不需要用力量去營造。

基於顯而易見的道理,雙鋼琴比四手聯彈的音響效果好,氣勢也比較大。我第一次聽La Mer的雙鋼琴版,和管弦樂版有不同的樂趣。

音樂會當時以為Ami是華裔,回來google才知道她有日本和印尼血統,但這當然不太重要。其實他們的夫妻情深頗感人,謝幕退場出場時兩人都牽著手。節目單也引述 Pascal Rogé 自己的話:I have always said that my ambition was to play the music I love with the people I love ... Our emotions transform the black and white of a double piano recital into a single colorful dream.



這場音樂會的最大附加價值是能在晚上關門後在 National Gallery 裏頭閒晃。雖然警衛其實並不讓音樂會的觀眾在中場休息時到處逛,但也不可能禁止觀眾去洗手間,路上就必須要穿越這個放了雕像的走廊。我一直夢想能在Metropolitan Museum的埃及神廟大廳參加party,今晚的地點氣氛極佳,也算稍微滿足我的夢想。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Mar 9, 12)
走動吃喝當然是不行的,否則就真的像在party了。

我也很想多聽點拉威爾,像這天的雙鋼琴其實也可以排鵝媽媽和圓舞曲。拉威爾的鋼琴會比較困難嗎?也許如此。

orangebach  (Mar 7, 12)
在這種地方聽音樂真是滿不錯的,可以邊聽邊喝東西嗎?或任意走動?看起來好像不行,可是這種場所的音樂會好像就會想要站著喝點東西到處走動那樣。不知這樣是否褻瀆了獨奏家?

我發覺今年七十五周年除了拉威爾還有德布希,原本期待聽到很多拉威爾,但不曉得為什麼,德布希竟然超越拉威爾。我一直覺得拉威爾比德布西好聽也容易聽,但好像德布西比較得人心?

在大都會埃及館辦趴真是不錯的想法,可能萬聖節趴特別適合?鬼氣加陰氣。等你哪年生日或者要開哪一瓶高貴的酒的時候,可以考慮,應該很不錯。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