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石化森林 (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

拉斯維加斯 (Las Vegas)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8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8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Leif Ove Andsnes Piano Recital, 2/12/2012  (Feb 13, 12)
Leif Ove Andsnes Piano Recital

Haydn: Piano Sonata in c, Hob.XVI:20
Bartok: Suite for Piano , Op 14
Debussy: Images, Book One

Chopin:
Waltz in f, Op 70 No 2
Waltz in G-flat, Op 70 No 1
Waltz in D-flat, Op 70 No 3
Ballade No 3 in A-flat, Op 47
Waltz in A-flat, Op 42
Nocturne in B, Op 60 No 1
Ballade No 1 in g, Op 23

我不知道是因為成見還是真有其事,安斯涅的演奏給我的感覺就像我對北歐的印象:線條清晰,不做多餘的裝飾也沒有多餘的感情,削瘦內斂,有點無機的冰冷質感,上回聽 Juho Pohjonen 的演奏也給我很類似的印象。我很喜歡上半場,但對下半場有所保留。

他的海頓速度應該算是略快,相當清爽,並不特別強調任何地方,也沒有特別的強弱快慢對比,就是陽光普照,正面樂觀的愉快感覺。他把第三樂章彈得相當快,但平衡感很好。我沒有特別覺得他著重於修飾音色,至少並沒有給我像 Kissin 或 Hamelin 那麼強烈的印象。

全場我最喜歡的是德布西的前兩首,他把速度掌握得很好,留白的效果相當出色,能讓聽者沉浸於一種很特別的氣氛。那種氣氛當然是沒辦法具體形容,勉強要類比的話,有點像看著一張古老的黑白風景照片,雖然無法精確傳達風景本身的色彩,但是黑白光影對比的灰階也許反而更能刺激觀者的想像力,進而把自己經驗中曾看到過的各種色彩代換進去。我喜歡的作品或演奏常常是提供一個像素描般的骨架,或某種氛圍,而能讓我自己去把留白處填滿。

如果繼續用照相來類比音樂,我覺得印象派音樂的朦朧感應該是類似於用柔焦鏡頭照出的人像,是精確計畫後的混沌,而不是拍照時對焦不準或是手不穩所導致的模糊。很多德布西拉威爾的演奏把踏板當成調色盤,把所有的音符全都融為一體,聽來相當難受。

第三首德布西沒有標題,是相當活潑躍動的一首曲子。我覺得安斯涅的演奏似乎有點缺陷,他的顫音彈得不太扎實,沒能把所有的該按的鍵都用均衡的力道速度按到位,以致聽起來少了些音,感覺不太對勁。我也發現下半場的蕭邦圓舞曲有同樣問題,總覺得是美中不足的敗筆。因為心裏一直掛記,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所以回家後立刻找了其他人彈的蕭邦圓舞曲來聽,顫音並沒有問題。也找出安斯涅彈的舒伯特D960,第一主題尾巴那個顫音也沒問題,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這場有這個問題。

喜不喜歡安斯涅的蕭邦我覺得是取決於每個人對蕭邦演奏的愛好與成見,以我來說我覺得他的蕭邦太過直線化,尤其是兩首敘事曲,我覺得不妨灑點狗血,放一點點感情進去,稍微拉扯一下速度快慢,動態大一點點,沒必要把蕭邦彈得像李斯特或是敘事曲彈得像練習曲。他的圓舞曲除了顫音之外彈得很精彩,速度非常快。但我又有點龜毛在想:有必要彈這麼快嗎?而且彈性速度的變化太快也太自由了點,固然是不會有人用蕭邦圓舞曲來伴舞,但這樣的節奏光用聽的還是太緊張了些,而過快的速度說不定就是顫音無法彈得穩的原因?

我想我會選擇性地喜歡安斯涅的演奏和錄音。我現在頗好奇的是他會把 Rachmaninoff 三號協奏曲彈成何種面貌,雖然我實在不看好他彈這類應該要狗血一些的曲子。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suzy  (Feb 21, 12)
今天剛收到那一套! 現在正在聽第一張

ps/多謝建議

Val  (Feb 20, 12)
去New Orleans如何?我覺得三四天正好,有得吃有得玩。

suzy  (Feb 19, 12)
還沒收到那一套.當初訂完大概隔兩天吧! 收到email說缺貨. 大概又過了一周說已出貨.
目前只聽了史塔特的巴赫無伴奏大提琴,還有在amazon訂的舒伯特即興曲,某套豎琴(2cds)與一俄羅斯曲目的CD

最近幾天為了不知道怎麼安排四天左右的春假傷腦筋.如果要近,大概只有winter activity. 不過這兩個冬天以來已經差不多玩遍各種winter activites了. 有什麼建議嗎?

Val  (Feb 18, 12)
suzy,

開始聽Mercury那一大盒CD了嗎?我已經聽完快三十張了,難得買到這種盒裝大全集會讓我一片接一片聽下去的。

suzy  (Feb 17, 12)
拿琴譜簽名還真是有趣的方法!

MN有不少北歐裔,而最近跟一對來自芬蘭的夫妻有比較多的接觸,覺得北歐人和其他歐洲人不同. 我覺得他們氣質特別,生活的態度也很自然有機.

Val  (Feb 16, 12)
對了,去這場音樂會的北歐人特多。當然我並不確定他們是北歐人,但他們的五官輪廓和一般西方人不太一樣,就像Andsnes。Andsnes很有親和力,不少人要求和他合照。

我前面的人頗有創意,拿蕭邦曲譜來請他簽名,看來那本曲譜已經有將近十個簽名了,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

Val  (Feb 16, 12)
人總是有該死的好奇心,我昨天已經去買了。

我喜歡的拉三就是要緊張壓力大,鋼琴家要和樂團對著幹而且不能被壓倒,還能讓聽眾聽到不被預期聽到的和弦。並不需要情緒濃烈,但是速度不能太慢,氣勢不能太小。我超討厭的反面例子是 Pletnev / Rostropovich 的錄音,完全不知道鋼琴在幹什麼,這首是鋼協,又不是附鋼琴的交響曲。我最近意外聽到幾個很強大的拉三,像是Ohlsson,和Bolet在1969年的現場錄音。

從我的座位看不出來他的領帶是寬是窄,老實說這種事如果沒人提醒我也不會注意。音樂會結束有簽CD的活動,我本來是有機會看清楚或留下印象,但他出來時已經換了衣服,穿了灰色高領毛衣。

Orangebach  (Feb 16, 12)
你很好笑,既然不看好,幹麼要好奇?

兩年前他跟Papano錄得那張拉三,評價不錯。
去年我听了他在倫敦的拉三,還滿喜歡的。不過得看你的想像是什麼。
Rachmaninov 的某些元素令我不甚爽朗,壓力太大了,
線條容易凝滯,另外就是膩,相當偏執的作曲家。
基於此,我滿喜歡Andnes的拉三,線條清楚,也很靈巧,情緒不太濃,但也不致冷。我很欣賞他彈琴一派輕鬆的樣子。
我傾向作曲家、演奏家特質互補的組合。

題外話,他用窄板領帶嗎?在倫敦的演奏,他是,很有型。

這期BBC Music的封面人物是王羽佳,不曉得內容是什麼就是。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