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維德台地 (Mesa Verde National Park)

卡爾斯貝洞窟 (Carlsbad Caverns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1/03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0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45
瓦哈拉的塗鴉簿  Gil Shaham, 10/30/2011  (Oct 31, 11)
Gil Shaham, Violin
Inon Barnatan, Piano

Schubert: Sonata in a for violin and piano, D385
Bach: Partita No 2 in d, BWV 1004

Franck: Violin Sonata in A

The Music Center at Strathmore
Sunday, October 30, 2011 at 7:00PM

我很喜歡這場音樂會,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全部的曲目都太好聽了,尤其是巴哈的小提琴獨奏曲。我覺得鋼琴部分的 Inan Barnatan 應該要得到至少一半的功勞,雖然鋼琴不能說只是伴奏,但是第一優先目的應該是襯托小提琴,絕對不能忘形而搶了小提琴的戲份。用史坦威在大型演奏廳表演時鋼琴家如果沒注意音量控制,就會變成在聽鋼琴獨奏。這場音樂會兩個人的默契非常好,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兩個人在演奏時眉來眼去演奏完勾肩搭背,而是他們顯然排練過許久,所以音樂段落中誰為主誰為輔分配得很得宜,該平衡時鋼琴絕不會壓過小提琴,該鋼琴表現時也不會太過客氣。

這是我第一次聽Shaham的獨奏,我有點驚訝的是他的音量比我預期的小很多。我坐在三樓左側後方,面對獨奏家並以其為圓心,大概是十點鐘方向,我估計與獨奏的直線距離大概相當於坐在一樓12到15排的位置,應該算是很近的,但是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有想要調大音量的衝動。Shaham的演奏有個應該算很特別的地方,他偏愛極弱音,而且控制得相當好,能迷死人。不過有點可惜的是因為音量太小,極弱時在我的座位無法真正聽到弦的質感,只能感覺到一整個就沉了下去而會想用盡全力專心去聽清楚,在執行得當的音樂家手下,像Shaham或Uchida,有致命的吸引力。

我覺得舒伯特相當好,但Franck似乎有點不均衡。不是鋼琴小提琴的音量,而是情緒轉折,速度控制等等。我覺得他們兩人似乎在這一首都有點過熱,有點偏快偏急,熱情是有了,但修飾得不夠精緻。這也許是我個人偏見,但我覺得一部分的問題在曲目安排。我認為比較好的安排是把Franck放到上半場的舒伯特之後,因為在巴哈的夏康之後,實在不能再排其他的東西,即使中間隔了中場休息。他們的Franck其實不壞,但我真希望我在上半場結束就離開。

Shaham的巴哈Partita No 2非常特別。他的速度極快,而且不是一般的快。我聽了他開頭的Allemande就覺得極特別,開始試圖計算時間。我的錶沒秒針也沒刻度所以只能估計,他演奏完整個Partita No 2大概只花了二十分鐘多一些,他的夏康大概只花了十分鐘多一點,不超過十二分鐘。如果你聽過至少一兩個不同的CD版本,你應該知道這速度其實有點瘋狂。我不是專家,但我覺得Shaham的壓弓應該算是用力很輕的,所以幾乎聽不到那種磨擦的雜音,相當乾淨,但是因為輕而且快,付出了一些代價。首先是音量和飽和度,基本上是聽不到那種深沉語氣轉折,因為每個音都很快就過去而且音量不大,聽者沒機會去咀嚼深思。他的技巧非常好,否則用這樣的速度根本是自殺,但即使如此,還是無法做到完美,有的段落因為速度太快而滑過,有些漏掉或是不夠扎實的音。但我覺得他選擇的速度不是因為要炫技,而是要達到其他目的。對於Partita No 2,老實說我又愛又恨。感動人心但聽多傷身。Shaham的演奏因為輕與快,聽起來並不感傷,卻也絕不流於輕薄。也因為他適當運用了極弱音的轉折對比,聽起來也不會覺得機械化或缺乏感情。我並不想把Shaham的巴哈拿來和那些我最喜歡的CD/LP比較,雖然不盡完美,但是這真的是個不同而且能讓人感動的演奏。

我手頭Shaham的CD其實很少,大概都是他在DG後期出的一些炫技大雜匯,我聽了後也沒感覺。聽了這場音樂會,基本上印證了上次聽他拉Prokofiev Concerto No 2的印象:他的音量不夠大,拉協奏曲在現場聽會吃虧。此外我也覺得他的演奏錄音的困難度相當高,像他這天拉的巴哈,我就確定沒有人會照這樣的音量平衡去錄,就算真有人幹了,也很少有人的音響系統(包括音響室的隔音效果)能重現演奏廳的實況,那些極弱音真的會要人命的。

所以,如果有機會能聽到Shaham現場演奏的巴哈,應該要去聽,而且不能坐太遠。我能夠理性地找出他的缺點,但是聽現場還是感動得一蹋糊塗,而且現場的感覺幾乎是無法在家裏重現。

今年運氣不壞,先是聽了Hilary Hahn演奏的巴哈Partita No 1全曲加上安可的Partita No 3前奏曲,現在又聽到Shaham的Partita No 2。這兩位小提琴家都非常了不起,雖然沒聽到他們演奏同樣的曲子,但我覺得以純粹技巧來說,也許Hilary Hahn的巴哈更完美。如果有機會聽到他們任何一人的巴哈小提琴獨奏音樂會,都是不該錯過的盛會。我現在只遺憾沒聽過Joshua Bell的巴哈小提琴獨奏,但這人從不事先公布他的音樂會曲目,就算公布了的也會變卦。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Deadlockcp  (Nov 12, 11)
分享一下,這是物理系美國學長的老婆(職業巴洛克小提琴家)在我們灣區這兒表演的實況錄音,拉Telemann第一首Fantasy的片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RLrqIjy9qA

D  (Nov 12, 11)

Deadlockcp  (Nov 12, 11)
的確,腸絃對於環境的影響比較大,容易走音。另外,baroque bow的弧度跟modern bow不同,使得horsehair在演奏時的張力不一樣。這使得,巴洛克小提琴在剛拉的時候,容易會有那種沙沙的聲音。Gil Shaham親口跟我說他不喜歡那種感覺,不過很多聽古樂的,就是喜歡那種味道。這就如你所說,個人的美學觀點了。

呵呵,很高興你喜歡Biber的那首Passcaglia。Bismuth的Biber的演奏方式,其實跟在他演奏Bach的精神類似。很多東西,相對的成份真的很高 :)我手邊第二個版本的Biber是John Holloway拉的。當時我才真正認真接觸古樂,所以對於演奏風格還在熟悉當中,但那一度是我很喜歡的錄音。youtube上好不容易找到Holloway的Passacagli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xTuSwdxqAI&feature=related

相形之下,Holloway的版本變得比較平淡。他的錄音,我雖然不會說不喜歡,但已經不會是我的上上之選。

Telemann也寫了12首給小提琴獨奏的Fantasy。市面上有幾張現代小提琴與巴洛克小提琴的錄音。古樂的有Manze跟Podger。Manze的琴的音色我不是那麼喜歡,但他的音樂性十足。Podger,你也認識,所以不需要多介紹了。

Telemann的fantasy,比巴哈的普遍上來說大眾些,容易接受。不過,會寫這種獨奏小提琴曲子,通常都是比較私人的作品,不見得當時是給人演奏的。如同絃樂四重奏可一窺作曲內心,我覺得這些獨奏小提琴曲子也是。

如果你已經有這曲目的錄音,就當我多嘴了。不然以你喜愛小提琴獨奏的音樂,這是我推薦的曲目。

Val  (Nov 11, 11)
我的確覺得演奏巴哈需要有一些具辨識性的特色,把節奏感做清楚是一種比較容易讓人接受的方式,如果沒有特別明顯的節奏,就要靠其他特色來吸引人,也許是清晰乾淨的聲部獨立性,也許是濃烈但不濫情的感性,也許是連綿的歌唱性,也許是乾脆的斷奏。沒有明顯特色的巴哈容易讓人瞌睡,但是特色與搞怪,有時很難分界。像Patrick Bismuth的夏康,我就覺得極端了些,也不明白為何非要如此,有很多細節無可避免被犧牲掉了。還有用腸弦的演奏,我是覺得音色的確和金屬弦不同,但我聽到的錄音幾乎都有音準的問題,不需要有絕對音感都能聽出來。如果不談古樂,就以巴哈無伴奏來說,使用古琴到底達到了何種目的,除了復古或者說創新之外?當然這種討論牽涉到每個人的美學喜好甚至成見。

我看到新的巴哈無伴奏錄音,也經常會問自己:我真的想要另一套嗎?這也挺難回答,我今年就已經買了至少兩三個新演奏。Rachel Podger的我也聽說錄音和演奏都很好,但一直還沒下決心出手。在YouTube上聽Patrick Bismuth,雖不喜他的巴哈,但順便聽了他的Biber Passacaglia,好聽得不得了,可惜那張CD似乎絕版了,而且兩張CD也只有這首是小提琴獨奏。我對小提琴獨奏相當迷戀,但是純獨奏的錄音其實很少見。

Deadlockcp  (Nov 8, 11)
我收回之前我對Rachel Podger的不信任。我上youtube聽了幾個clip,發現我非常欣賞。詮釋合我胃口,錄音品質又好,改天會來買買看。

Deadlockcp  (Nov 8, 11)
我國高中時候的諸多Bach是Grumiaux的錄音,是我相當欣賞的。我本來期待「主流」的音樂家,速度會比較慢,抖音濃烈,音樂線拉得比較長。(think DuPre 拉 Monn 還有 海頓的大提琴協奏曲)

普遍上來說,這種巴哈給人較為嚴肅的印象,就算是舞曲,也感覺不出節奏。好像照一些學者的說法,舞曲的確不能太快。但如果我感覺不到節奏和強弱拍的時候,就不是那麼有說服力。而且,能夠讓局部身體手足「舞蹈」,也是成功的不是嗎?基本上,人身體會想和音樂擺動,打節拍,仔細想想,這本身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我們的這個音樂廳出名的爛。數年前聽過Emerson四重奏表演,音效爛到爆。經大家反應,校方有做出適點的調整。但回答您的問題,我沒有聽過別的solo。

至於你說的壓弓的部份,我問了另一位也有去聽,但會拉小提琴的同學。他是覺得弓壓還好。我也不是專家。

據我所知(因為我不會拉琴,所以全從會拉的同學/老師/音樂家的訊息),先不管是用腸絃或鐵絃(腸絃音準比較難控制),但最大的差異應該是在弓。因為baroque bow的重量舉張力分佈不同,很多古樂句法在modern bow上雖然可以做到,但是需要比較大的工夫。baroque bow輕盈些。另外,張力不同,使得要達到某一種音色,modern bow要比較費力。

我一直覺得,大部份作曲家會針對樂器的特性而寫音樂的。就算是同個音域,寫給長笛跟小提琴的音樂,就演奏上而言就會不同。(一流的音樂家,當然處理起來都容易)。baroque bow既然有這種差異,將它和小提琴視為不同的樂器,才是應該有的態度。

所以繞個大彎回答Val的問題,音樂本身,樂器,以及演奏者的成份都有 :p

出名古樂小提琴錄整套巴哈的其實比我想像中得少。一來,市面上錄音實在太多了,二來,去發掘推廣別的曲子有趣得多。(今天又有一個「命運」交響曲出來,應該比較難吸引到人吧。) Holloway我以前曾經很喜歡他,但近來他也屬過於滑順型的英式拉法。我沒有買他的無伴奏。

之前給的Patrick Bismuth有錄整套,但市面上絕版。我知道有出黑膠唱片(呵呵),但價錢貴得離譜。荷蘭派的Sigiswald Kuijken,Jaap Schroeder,還有Lucy van Dael算是上個世代的錄音,可以說是一個參考的標準。後面兩個在Naxos可以用合理的價錢買到。

英式的,有上述的Holloway,也有Elizabeth Wallfisch與Rachel Podger,但他們的風格我不見得會全然接受,但這是個人意見。

後起之秀,法國小提琴家Amandine Beyer應該是我會推薦的。她其他的錄音,我都非常喜愛。她音樂會實況錄音拉巴哈的partita no.2在youtube上。她在ZigZag上才剛發行,但價位偏高。

(在打這篇時,又聽了好多個chaconne XD)

Val  (Nov 7, 11)
我對於音樂家的想法很感興趣,很羨慕你聽到整場的巴哈無伴奏加上講解!我有點好奇你為什麼好奇所謂「主流」詮釋古典曲目,結果和你的預期有有什麼出入。

Washington Post對這場音樂會最大的批評是速度太快,評論者認為舞曲不能太快,太快了沒辦法跳。我並不很同意這種看法,因為這年頭已經沒有人會去跳這些舞,而巴哈的這些音樂只是用舞曲的形式,在現代沒必要拘泥伴舞的可行性。

你有在同一個音樂廳聽過其他小提琴獨奏嗎?我覺得音量太小可能是因為我們這音樂廳太大,不過Shaham在調音拉空弦時的音量比他演奏時的平均音量要強得多,而且以相對比較來說,Hahn那場我不覺得她的音量不足,而我那次的座位更差。至於他的壓弓力道是輕還是重,這有機會應該找個專家求證,我是覺得以他發出的音色和音量應該是輕壓。

所以古樂小提琴的演奏方式和古典浪漫時期的有相當差異?這差異是因為古樂和近代音樂本身的差別,還是演奏者本身造成的?以巴哈無伴奏來說,我印象裏Mullova的新錄音和Holloway都是以巴洛克琴當做訴求重點,但演奏本身卻算是激情。有任何出名的古樂演奏家錄過巴哈無伴奏嗎?

Deadlockcp  (Nov 7, 11)
Shaham昨天下午在學校音樂廳的獨奏會,在開始前,他和觀眾花了十幾分鐘先解釋他演奏和詮釋巴哈音樂的方式。我手邊的Shaham CD其實也不多,然後也沒有印象他錄過Bach。這次會想來,主要是好奇「主流」音樂會如何詮釋這些古樂曲目。當然,結果是讓我很驚訝的。

他最近對巴哈音樂得到新的感觸,他開玩笑說是一種「中年危機」。他說他開始思考"in broader context",這些舞曲該有的律動和感覺,並說這個年代,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供參考的音樂和錄音 :p 他提到幾位早期巴洛克作曲家,也當場示範一小段,並說"it swings better for me."

因為這幾年長期聽古樂曲目和錄音,所以其實他的速度是在我熟悉的範圍裡。特別是他有效強調舞曲裡的強弱拍時,是我肯定的。而且他在反覆的時候,有時會加入「半即興」的裝飾音,符合古樂精神。後來跟其他人到後台跟他聊天時,他有說他是參考巴哈其他音樂加裝飾音的方式。

在昨天的音樂會裡,和Val聽到的一些東西剛好不大一樣:
(1) 因為音樂廳小,所以他的小提琴音量還算不錯。我們這個音樂廳聲效是出名的爛,但舞台上加了一些sound reflector panel,居然還過得去。
(2)他拉巴哈非常激動,下弓力道非常大,甚至高音E弦會有那個尖銳的squeak。有一次發生在拉一個雙弦的長音,他自己都苦笑了一下,表情很可愛 :)

Shaham接受的是傳統的訓練,所以還是會加入適量的抖音,但對我沒那礙耳。他的樂句修飾,不像當今古樂小提琴那麼多,屬比較滑順的,不過在大小聲變化非常有戲劇性,是另外一種音樂性的表演方式。

這場音樂會,他也是以chaconne做結尾的(who wouldn't?)。我有特別計時,大約十一分鐘左右,跟傳統的相比自然是很快的。和Val相同,有些地方他拉太快,對我而言,兩個musical thought連在一塊。以我的音樂訓練,我會希望他能夠將樂句結尾的音縮短,將樂句開頭的音稍稍拉長。不過,Shaham說不定認為應該是一整個musical thought,所以這是他的詮釋的自由。最後,他的技巧好是當然的~~

原本以為他不會簽名的,不過後來工作人員還是很大方地讓想跟他見面的聽眾到後台。跟他哈啦了幾句,說我小時候也是在University of Illinois的Urbana長大的,並問他有沒有嘗試用過baroque bow。他說他有幾個,不過因為他演奏浪漫曲目偏多,所以不大可能因為巴哈而改變弓法和習慣。然後,請他簽了我的Wieniawski協奏曲的那張專輯。如同Val所說,Wieniawski的音樂很普通,所以屬音樂家勝出的那種錄音。

整體而言,非常enjoyable的音樂會 ^_^

最後,要聽更「嚇人」的chaconne,youtube上的Baroque violinist Patrick Bismuth的版本,九分多搞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byJZdEzJBU

先聲明,並不是每位古樂小提琴家都是採這種速度。這種詮釋肯定很有爭議性。雖然不是每個人的菜,不過仔細聽,會聽到他對小細節其實有認真的掌握和處理。

Deadlockcp  (Nov 6, 11)
Hi all,
I've really been missing in action lately, as I'm working hard to graduate :P

I'm at a computer cluster without Chinese, so I'll be brief.

I came back from a Gil Shaham concert just now, and his program was all solo Bach ( 2 partitas + 1 sonata). He played the same 2nd partita, and I clocked his Chaconne at 11 min. Yes, he played it fast :) more on this later ....

Val  (Nov 4, 11)
現場固然容易感染,但前提是對曲子本身不討厭,而且演奏夠好。其實聽現場的風險非常大,再加上票價比CD貴得多,其實很像喝Burgundy,昂貴的地雷非常多,高價和高名聲也不是成功的保證,但是成功的經驗可能讓人終生難忘。

suzy  (Nov 3, 11)
我們對今晚的音樂會很滿意,應該請deadlockcp來指點一下的

不但改變我對巴洛克音樂的想法,也對人聲的想法有所改變
聽完後我們還在現場買了CD.這種事我們很少做,因為現場賣的通常比較貴!

我一直覺得現場的比較容易感染,所以那些不熟悉的曲目我會盡量先從現場音樂會開始.所以有這次的音樂會,也有上次宗教性很強的音樂會等等

當然啦!曲目熟悉的音樂會也不會刻意不去.

Val  (Nov 3, 11)
希望你會喜歡Bell,聽完後也務必讓我知道感想,不管喜歡不喜歡。

說來慚愧,我聽音樂會的選擇還真是保守,不要說巴洛克,連室內樂都還沒去聽過,今年的票已經都買了,明年應該多注意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

suzy  (Nov 3, 11)
我們這個季節會去一場Bell的.

今天晚上會去聽巴赫和韓德爾的,除了四季之外,第一次現場聽巴洛克音樂,不知道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獲

Val  (Nov 2, 11)
這音樂廳有兩千個座位,在DC北邊近郊。音樂廳內部牆及地板都是木質,舞台上方有透明壓克力材質的反射板。在Orchestra Level之上有三層座位,第二層大概只比舞台略高一點,我坐的第三層在舞台兩側的高度大概相當於二樓的高度,但往音樂廳後方延伸的座位愈後面愈高,到中間後方大概相當於至少三樓高。應該是個標準交響樂團音樂廳的大小,是Baltimore Sym Orch和National Phil Orch的主場。

如果有機會聽Bell也該去,至少試一次,CD和現場有相當的差距,何況Sony出的唱片選曲完全以市場為導向。如果以出唱片選的曲目來看,Hahn算是最有種的。

orangebach  (Nov 1, 11)
有些音樂廳的rear stall就是二樓了,三樓是第二層;有些三樓就是第三層,所以你的三樓是音樂廳的第二層還是第三層?還有音樂廳是不是很大?好奇一問。

一直沒緣分聽到巴哈無伴奏的現場,明年夏漢來台北,再來聽聽;如你所言,二號組曲才拉二十分鐘,那速度相當快,有人光夏康一首就可以拉到十幾分鐘。我也很想聽聽Hahn的演奏,還是一樣到目前苦無機會,聽過一些她的協奏曲錄音,滿讓人神往的。聽過Bell的四季,也沒聽過他的獨奏,不過聽完四季還真沒有太大慾望想聽他的獨奏,但他評價向來不錯。

我也覺得有些曲子太傷神,小提琴無伴奏大概是排第一,第二名我應該會投給舒曼那些鋼琴獨奏,尤其十幾號那些。

最後呢,這篇文章寫得好,誠實、完整而且充分表達,感受得到你很enjoy這個現場和音樂,聽完也滿開心的吧。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