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優勝美地 (Yosemite National Park)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3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6)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3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23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582
瓦哈拉的塗鴉簿  Pierre-Laurent Aimard, 05/02/2011  (May 6, 11)
Pierre-Laurent Aimard, piano

Liszt: La lugubre gondola I, S.200
Wagner: Piano Sonata in A-flat Major "Fur das Album von Frau MW"
Liszt: Nuages gris, S.199
Berg: Piano Sonata, Op.1
Liszt: Unstern! Sinistre, disastro, S.208
Scriabin: Piano Sonata No.9 Op 68 "Messe noire"

Liszt: Piano Sonata in B minor, S.178

Sixth & I Historic Synagogue
May 5, 2011, 8:00 PM

這場音樂會並不在原先計畫之中。一方面是這一季已經聽了很多場而且這場的曲目並不討好,另一方面是先前看文宣覺得Aimard的外貌不夠討好,那張照片很奇怪地歪著頭撇著嘴,像是前晚睡覺落枕扭了脖子正不知該如何是好。後來會去,我必須承認,是被經濟學原理左右行為的典型例子:音樂會前一天我收到email,門票特價$20。因為聽說Aimard最近出了不少頗受好評的CD,剛好這天也沒事(其實每天也都沒什麼事),就去了。

上半場的曲目真的是很特殊,特殊到只有Scriabin那首我有聽過,而且Aimard需要視譜演奏。節目單是沒解釋選這些曲子的邏輯,我的猜測是這整場音樂會主要目的是紀念李斯特,穿插的其他曲子應該都是受了李斯特的影響。因為我對曲子非常不熟悉,而且上半場這三首李斯特都是他晚期,極端枯寂瞑想的風格,我實在沒辦法評論Aimard的演奏我喜不喜歡。Scriabin那首幅度很大,相當精彩,但我還沒開始喜歡Scriabin,所以意見先保留。

下半場的李斯特奏鳴曲我算是比較熟悉,而且不久前才聽過Kissin的音樂會,可以拿來比較評論一下。相對來說,我覺得Aimard的演奏比較直接,沒有太多的對比和轉折,感情也比較平淡,琴音動態幅度比Kissin來得小。Kissin像是在說故事,有不同人物有故事情節有過場交代,Aimard像是不分段落,把整首曲子用比較一致的方法處理。Aimard的演奏我最喜歡的是賦格的部分,聲部線條極整齊乾淨,結構性非常好,但是其他部分我覺得頗無味。Aimard的音色控制不錯,但是我對Kissin的音色印象更深刻,尤其是極弱音和動態層次控制。

Aimard開頭的兩個音是幾乎同樣強度的中等音量,尾音有鐘聲般的效果,結束的最後一個音也做出類似鐘聲的效果。

不知為何,Aimard沒彈任何安可曲。也許因為促銷活動,看起來賣座不壞,幾乎滿座。這演奏廳非常小,去年聽王羽佳的獨奏會也是在這裏,我懷疑對鋼琴演奏來說場地太小,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我覺得整體的音量偏強,聽起來音色不算好聽。
Pierre-Laurent Aimard, 05/02/2011
順便扯一點有點相關但是又不那麼相關的題外話。因為到得早,我先去了Chinatown附近的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逛。以前一直覺得人像畫很無趣,而且這間博物館不在The Mall那一圈的博物館區,所以一直沒來過。這回是第一次去,覺得一樓的那些現代人物的肖像照或畫像也還罷了,二樓以上的東西愈來愈有趣。在二樓一個角落居然看到這架鋼琴,如果我不說的話,在任何人最荒誕的幻想裏,大概都不會想到這是一架史坦威的琴。

名字叫Portrait Gallery,其實也有不少雕塑,三樓甚至全是現代藝術。雖然至少有一半是很正經而無趣的人像畫,但也有好些作品留給我非常強烈的印象。某一幅畫的構圖很奇特,我停下來看了許久,還特地看說明。這位我不知其名的現代畫家說他覺得一幅畫應該要能說一個故事,他希望用他的畫來畫出一篇長篇小說,而不只是一個斷簡殘篇的短暫印象。我在想:其實不只是繪畫,這個想法在音樂上也是一樣的。聽過Aimard的李斯特奏鳴曲後再想起這段話,更有所感。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May 8, 11)
我後來想起來我也有傅聰的一號二號,下午在車上聽了二號,又剛好到圖書館,找到Bella Davidovich和Marriner的二號借來聽。傅聰的演奏非常出色,很細膩而且平衡,我喜歡他的勝過Belladovich。

我也聽過Zimerman在80年代的第一次錄音,很奇怪的是一號我比較喜歡他和Kondrashin的版本勝過比較容易找到的朱里尼版。

Val  (May 8, 11)
我們的樂季也快結束,大概五月所有活動都會告一段落,夏天都沒有正式活動,真是奇怪。

經你提起我才發現我的蕭邦二號協奏曲竟然很少,好像只有Francois的,所以不敢妄論。我很喜歡Francois的蕭邦,有很強的個性,但是比較起來我對他彈的一號印象深刻得多了,他第一樂章某一段的彈法我從沒在其他人的演奏聽到過。

suzy  (May 7, 11)
看來你們那裡活動還是多了些.在這裡,五六七八月都沒什麼活動,七八月有戶外的Art festival之類,但音樂活動新一季就得等到10月左右了.

順便問問,你蕭邦聽很多,他的二號鋼琴協奏曲你的口袋版本是?...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