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西嶼 (Key West)

紀念谷 (Monument Valley)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10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10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42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807
瓦哈拉的塗鴉簿  Marc-Andre Hamelin, 04/29/2011  (May 1, 11)
Marc-Andre Hamelin, piano

Haydn: Piano Sonata in e, Hob.XVI:34
Schumann: Carnaval, Op. 9
Wolpe: Passacaglia from four studies on Basic Rows, Op 23
Faure: Nocturne No 6 in D-flat, Op 63
Liszt: Reminiscences de Norma, S 394

Strathmore Music Center
April 29 2011, 8:00 PM

2009年意外聽到Hamelin的獨奏會,驚為天人,隔了兩年再度聽到他的現場,還是同樣的感覺。第一次聽是在完全意外而且很低的期望之下,得到遠超過期望的滿足。這回在合理的期望之下,也許比較能公平的評論。

這場音樂會和上回都有海頓奏鳴曲和佛瑞夜曲,聽感和上回也很一致。如果要說我低級我也沒辦法,但我覺得他們的曲子就很像filler,既無法辨認出是哪一首奏鳴曲或夜曲,也無法確定自己聽過沒有,但是你就需要些成本不太高又佔份量的東西,才能把場面撐起來,當然我也相信Hamelin絕對不是出於這種心態而把它們排進節目。其實海頓的奏鳴曲很好聽,只是對我來說太缺乏鑑別率。

喜不喜歡在其次,我對剩下的三首曲子都印象深刻。Hamelin對鋼琴的音色音量控制能力高強,舒曼聽起來有管弦樂的效果,氣勢與動態都非常大,我相信這就是舒曼所期望的效果。Wolpe那首曲子有點怪異,我很努力但是完全聽不出它是Passacaglia,我甚至聽不出來它是變奏曲,更別提辨認出低音部的固定主題。這首曲子完全談不上悅耳動聽,但是視覺效果很好,雙手合圍了整部鍵盤上下飛舞。我後來覺得聽不出韻味可能是我自己的責任,也許我太執著,沒讓自己進入情況。有很短一段時間我放鬆自己不去在意我熟悉的規矩而只是接受音樂流,竟然能進入情況,可惜我的心很快就分了,飛了。我在猜如果喝了點酒或是吸了些什麼也許比較能進入涅盤,但是公共場所當然不能這麼幹。

李斯特那首我覺得是全場最精彩的曲子。我一直在思考現場鋼琴和CD到底主要差別在哪兒,當然Hamelin所在的Hyperion鋼琴錄音效果在我看來有如狗屁一般(恕我出言無狀,如果有識者憐我無知,請告訴我Hyperion鋼琴錄音好的例子以及用何系統聆聽),除了動態之外,我覺得即使是最好的鋼琴錄音也難以還原琴音消散的裊裊效果,而且厲害的鋼琴家按鍵發出的音能有不同的形和不同的效果,錄音能夠再現那種類似管弦樂般合奏融合的效果,但是現場有些音你能聽到像珠子般的顆粒:我是說,那種輕輕觸鍵後整隻手指壓下去的漸強到手指慢慢離開到琴音逐漸消散,這整個過程其實不到一秒,而這個音還沒結束下個音已經出來了。在現場,只要座位不是太差,這種效果清晰無比,但是在CD上,我還真是很少聽到。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聽過Hamelin的CD,聽過之後感覺又是如何。但我覺得如果只是從錄音上認識Hamelin,其實只認識了他一半的能耐,而在CD上聽起來,我實在覺得他冷感而不耐聽。你也許聽他的Alkan,Godowsky,或是他自己的練習曲,然後震驚於這人的手指獨立運動能力,但聽過一兩次以後很難得會再拿出來重聽。就很像那些用來炫耀音效或音響的發燒片,通常只有在同好來訪時拿出來問:「你有沒有聽過XXX...」 這些錄音只聽得到機械性的技巧,但是不太聽得到鋼琴家的心。而那些能聽到心的曲目卻又因為錄音技術的關係,聽起來甚為無趣。

Hamelin獨奏會的曲目其實通常是兩者各半,不會只挑那種奇技淫巧的曲子賣弄手指,但是我覺得他選的曲實在也不算討好,到最後我還是覺得喜歡聽他彈炫技的曲子。但是他又不像Bolet,Bolet的演奏迷人處就是在於他有時會人來瘋冒很大的風險用特別的方式去彈,而彈成功的效果簡直無人能及。比如像1974 Carnegie Hall獨奏會的現場錄音,他的蕭邦前奏曲也還罷了,但兩首被改編的史特勞斯圓舞曲以及唐懷瑟序曲,那演奏可能算空前絕後了。Hamelin有不少曲目和波雷重複,技巧也絕不會遜色,但是聽起來就是比不上波雷瘋狂時的魅力,但這也許是個性使然,或許也是現場和錄音的差異。
Marc-Andre Hamelin, 04/29/2011
正式節目結束後我們得到兩首encore曲,第一首是Hamelin自己作曲的12首練習曲第七首,以柴可夫斯基的一首曲子所作的只用左手的練習曲,第二首是一位我沒聽清楚名字的作曲家改編綠袖子的旋律,加了很多很多音符的一首曲子。這,真的太神奇了。我知道這很不敬也很低級,但是我去聽Hamelin的音樂會真的不是為了舒曼蕭邦,而是這類別人不會排也彈不出的奇技淫巧啊!

音樂會後有簽名會,我出門前就以防萬一,帶了最新的李斯特CD去,果然派上用場。Hamelin非常和藹可親,我如果帶了所有的CD去並且要求他題上我所有親友的名字他也一定會照做(我前面的人就這麼幹)。

我在想,如果我提出一個理論,宣稱在CD片上如果有音樂家本人簽了名加持過,音效會比一般CD好,不知道會不會有很發燒的人相信?當然我說話沒有公信力,但如果我抬出我的音響系統來給我的理論加持,再發動一些鋼琴家和音響名人來背書,會有多少人吃這一套?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orangebach  (May 3, 11)
Hmelin真的滿好笑的,而且他年輕跟現在差超多的,不禁懷疑他去整容了。我覺得他的奇技淫巧比Volodos還誇張而恐怖,尤其他自己改編的部分,指法手技真是太強了,不過可能也是因為太強了,他的琴音餘韻很少,都切得乾乾淨靜。

以下FYI。

你說的Nokia手機鈴聲,華爾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QK3GS8_3rs&feature=related

他自己改的蕭邦練習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hgOh8mmefQ&feature=related

他自己改的La Companella,總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6P54YocHLo&feature=related

Val  (May 2, 11)
我很喜歡他的音樂會,其實我覺得他本人有種很特別的幽默感,你如果對他有興趣的話有一張他的DVD,標題叫做No Limits,可以去弄來看,裏頭有一場獨奏會的錄影,還有很長的訪問。有一小段bonus是Hamelin演奏他自己作曲的Ring-Tone Waltz,把手機鈴聲編進音樂裏,非常慧黠有趣。

等我這陣子買的CD消化完我可能會去賣Melnikov的Shostakovich來聽。

orangebach  (May 1, 11)
他賣座那麼糟?真是相當意外。Hamelin這幾年在歐洲滿紅的,尤其Hyperion幫他發的那幾張,包括他自己寫的練習曲、蕭邦和李斯特,張張好評,演奏會排程也相當滿。

而且我覺得他長得滿帥的,每次都覺得跟Feltsman有接近的氣質,不過他是更冷了些。或許他有種莫名的距離感吧,加上名字太難念,所以賣座冷清。但還是很意外。

還有一個就是Alexander Melnikov。他那張Shostakovich Prelude and Fugue, op87好評不斷,我想他逐漸會取代轉檯EMI的Tharaud,成為HM的當家花旦。

他最近的recital都有Shostakovich這套曲子,如果有演奏會,應該是可以嘗試的經驗。

Val  (May 1, 11)
我對Hyperion的鋼琴錄音相當不滿,Hamelin那張新的李斯特也許真的不是我會常想拿出來聽的CD,但他的音樂會真的值得去,和聽CD很不一樣。他這場音樂會賣座很慘,大型的音樂廳只坐了大概三分之一不到。我真的很好奇從行銷觀點來看什麼樣的音樂家會比較賣座,原因又在哪裡。

寫這篇時是深夜,喝了些酒,敲鍵盤時比較沒壓抑,寫得也頗痛快,我也覺得挺好笑的。

orangebach  (May 1, 11)
讀完本文的感想:

一、那我不要買他那張李斯特了。李斯特如果太冷真的是沒辦法聽上超過兩回。
二、真的是滿好笑也好看的文章。
三、他簽名還滿好看的。

岔個題講一下Khachatryan。

他那張巴哈真拉得好,有超齡的成熟洗練和思考;細節部分我完全同意你之前的說法,強調音色的飽滿和情緒,所以速度拉得慢些。

我也買了張他拉得Franck & Shostakovich Violin Sonata,以及買了70年代 Feltsman和Mehta錄的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3。Feltsman這張實在不怎麼樣,但我很喜歡Khachatryan拉得Franck.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