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卡爾斯貝洞窟 (Carlsbad Caverns National Park)

約書亞樹 (Joshua Tree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1/06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15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66
瓦哈拉的塗鴉簿  小時了了 之二  (Apr 30, 11)
Y在我們那高中算是風雲人物,連我這種不問世事也不趨炎附勢的人都在沒認識他之前聽過他的大名。高一高二就聽說他成績很好,可惜那時候沒有全校的擂台賽也沒能排個江湖譜。高二時他跑出來競選班聯會主席,也就是類似學生代表之類的職銜,高票當選。

班聯會這個組織對當時大部分的同學來說,最大的意義大概就是決定每學期一兩次的電影欣賞會放什麼片子,校慶音樂會排什麼曲目,邀請了友校表演什麼節目,有沒有美女之類。當時頗幼稚又小心眼,覺得會出來角逐主席的人如果不是貪圖名聲就是別有用心。其實班聯會對內組織各種活動,對外代表全校學生,動見觀瞻,代表了全校的格局與視野高度。當然高中生的世界觀殊不足道,但我印象頗深的是我高中時代欣逢六義士劫機光臨韓國事件。總統府旁友校校刊還是班刊逐字斟酌劫奪二字的差異,並譴責韓國政府對義士無禮,凜然若報紙社論,敝校雖不才,至少沒有如此高韜言論。現今想來,其實很感激這些學生領袖人物沒丟了我們所有人的臉。

高三時自然組班級再次洗牌,Y進到我們班。他的名氣遠比K大得多,我們這些小人就在旁邊看YK對決鹿死誰手,只差沒下注開盤。其實他們氣度都大得很,根本不在意這種雞蟲得失。Y是那種早慧又肯苦學的人,高三時已經有數學系大一以上的程度。高中還沒教微積分,但有些題目用微積分能輕易解出,Y自願利用幾堂自習課的時間,教全班基本微積分以及解題技巧。光為這件事,我到現在都對他服氣,這就好像學會了一招必殺技之後竟然願意傳授給師兄弟,即使這些師兄弟將來可能會和他爭武林盟主。更讓我佩服的是他其實已經知道K的能耐,也知道在當時的比賽規則下K能打敗他。不過以結果來說,雖然他傾囊相授,真正能領悟的人大概有限,所以也許他其實骨子裏是瞧不起大家,就像包不同看了武功秘笈反而差點走火入魔。我和Y不是同一個等級的競爭對手,高中時代和他也不熟,所以一直用有色眼光看他其實很單純的出發點,有如我對政治從業者的懷疑態度。

後來和Y進了同一間大學,再後來我們有段時間剛好都在鳳山服役,有比較多相濡以沫的機會(我一直想找機會用這個成語,終於勉強能用上了!)後來出國,我到紐約,他在Princeton,受他邀請到Princeton玩了一趟。因為有機會能在很自然而沒有利害關係的情況下以朋友論交,我才真正知道他做事並沒有私心也沒有agenda。

大學時見過Y的姊姊,同校的物理系,也是優秀到難以想像的人物。他們家其實環境很不好,父親早逝,但他絕不多提這些。優秀也許是他們家人唯一的選擇,但是Y的慷慨大方還是讓我汗顏。我知道在同樣的處境條件下,我絕對沒辦法像他那麼無私。

Y考上公費出國留學。他和K兩人讓我知道世界上有這種人,你只要能畫下道來,訂出一個客觀的規則,不管比賽內容多荒謬,只要他們高興,就能贏給你看。這是一種很特殊也很有用的能力,雖然學生時代以後的人生再也沒有客觀規則,而且也並不是比賽。

研究所之後大家東奔西走,我和Y早已失去聯絡,但想來他必定安好如昔。在google上search他的名字,竟也還能找到高中同屆其實並不認識他的人提起Y當年的英雄事跡。我是個對政治冷感的人,但是Y如果要出來run個office什麼的,我還真是願意奔走效勞。但他那麼聰明的人,一定不會去幹這種蠢事。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目前尚無留言。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