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阿卡迪亞 (Acadia National Park)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11/03 以後)
首頁  (11/10)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9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47
瓦哈拉的塗鴉簿  1963年以前的蕭邦練習曲  (Oct 24, 10)
繼續蕭邦的話題。標題並沒有特殊用意,是我選的一張蕭邦練習曲大拼盤。我有天聽Pollini的練習曲時突發奇想,想起我有一些老唱片和老錄音的CD,也許能湊出一個不同鋼琴家演奏的練習曲全集。選完後燒成一張CD,因為最新的演奏是1963年,故名。每一曲列表如下:

1. Op 10 No 1: Richter 1963
現場錄音。這個演奏其實並不特別出色,但當時找不到其他選擇,現在重新編排的話我會用Geza Anda的取代。

2. Op 10 No 2: Backhaus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把Backhaus視為蕭邦名家,一般人應該是把他和貝多芬連在一起的。我並沒有那麼多Backhaus的唱片,但剛好有幾首他彈的蕭邦練習曲。他的觸鍵很輕靈,有種特殊韻味。

3. Op 10 No 3: Arrau 1956
感情充沛的演奏但不煽情,應該算是這首的標準演奏。

4. Op 10 No 4: Richter
親愛的Richter:對,我們都知道你很厲害,你瘋狂起來誰也比不上你,這一首你的速度是空前絕後了,但是能不能不要彈得像有鬼在後面追你似的?

好吧!我承認我並不喜歡Richter的蕭邦,他太重手,往往速度又太快,動態幅度很大,但是又有點太人工化,像是為戲劇性而做出來的,一不注意還以為在聽貝多芬。

5. Op 10 No 5: Lipatti
不可思議的精緻典雅,讓其他大部分的蕭邦演奏聽來像潑婦。

6. Op 10 No 6: Richter 1963

7. Op 10 No 7: Friedman
古早的大師,Friedman的蕭邦很特別,節奏感非常強,像舞曲一般,會讓人想跟著打拍子。他的動態控制比Richter來得有機,很有戲劇性。Friedman所有的蕭邦都讓人興奮,我把我找得到的練習曲錄音都選了進來。他彈得最多最齊的蕭邦音樂是Mazurkas,我覺得是最好的Mazurkas演奏。

8. Op 10 No 8: Horowitz
很嚇人的演奏,不過基本上我不特別喜歡Horowitz的蕭邦。這麼說可能太過份,但我覺得他的蕭邦少了些靈魂。

9. Op 10 No 9: Cziffra
很精彩的演奏,Cziffra除了彈Liszt之外,也錄了不少蕭邦。喜歡他的人不少,但我就是沒辦法,總覺得他的蕭邦怪,不過彈練習曲非常厲害。

10. Op 10 No 10: Richter 1960 NYC

11. Op 10 No 11: Backhaus

12. Op 10 No 12: Cherkassky 1955
Cherkassky的演奏我聽過的很少,但是以這一首來說,我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並不強調熱血沸騰,但是非常平衡,左手的線條很乾淨。

13. Op 25 No 1: Paderewski
我覺得以我聽過的Paderewski彈的蕭邦,整體來說,有點偏於平淡,非我所喜。我在YouTube上發現一個魯賓斯坦彈的版本,非常精彩,如果能找到CD的話我會把它選進來取代。

14. Op 25 No 2: Anda 1956
前一篇提到過。不知為什麼,聽這個演奏讓我想到凌波微步,尤其是段譽蒙上眼睛自顧自漫步而行那段。

15. Op 25 No 3: Backhaus
太輕盈,太美麗了。

16. Op 25 No 4: Backhaus 1927

17. Op 25 No 5: Lipatti
Lipatti唯二的蕭邦練習曲的錄音,聽他的音樂總讓人無盡遺憾,很少人能像他一樣同時擁有音樂性與技巧。

18. Op 25 No 6: Friedman

19. Op 25 No 7: Paderewski

20. Op 25 No 8: Anda 1956

21. Op 25 No 9: Friedman

22. Op 25 No 10: Cortot
恕我程度不到,我還沒能體會出Cortot的蕭邦,尤其以練習曲來說,到底特別在哪裡,繼續努力中。

23. Op 25 No 11: Richter

24. Op 25 No 12: Richter
夠暴力,氣派夠大,很接近我夢想中這一首該要有的味道。

Bonus: Chopin Waltzes
因為80分鐘的CDR還有些空間,於是用同樣的方法選了些蕭邦圓舞曲:

25. Op 18: Ingrid Haebler
26. Op 34 No 1: Paderewski
27. Op 34 No 2: Friedman
28. Op 64 No 1: Anda
29. Op 64 No 2: Rachmaninoff
30. Op 70 No 2: Anda

Anda的圓舞曲乍聽下很怪異,正常的演奏一定會使用彈性速度,有些地方舒緩些,有些地方緊湊些,讓單調的節拍聽起來比較有趣味,但是Anda的幾乎沒有彈性速度,用一種近乎一致的速度演奏。我第一次聽很不習慣,聽了幾次之後,竟覺得平淡中有種無所牽掛的意境,非常耐聽。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Jun 5, 11)
1959的CD我也聽過,其實和1963的相去並不太遠,只是1963的錄音好一些,1959的有些曲子彈得急了點。我第一次聽1963的LP時,第一首才開始不到十秒,我的下巴差點掉下來。

orangebach  (Jun 4, 11)
今天去借了Lazar Berman的3張CD,一張是Melodia的Liszt etudes and Hungarian Rhapasody,但是是1959/1961的MONO錄音,不是你說的1963。

我覺得他的觸鍵很讚,控制能力非常驚人,既是百鍊鋼也是繞指柔,所以才能夠很有張力、動態很大的表現,而且少出現Richter那種無預警的破格演出。

超技裡面我喜歡他彈得三、四、十一,尤其十一,非常動人。不過最棒的是最後那首匈牙利狂想曲,真是讚到爆。而且Berman的節奏感真是一流的好,彈匈牙利狂想曲真適合。

另外兩張CD,都是DG出的,一張是展覽會之畫跟羅密歐茱麗葉,另張是與Gilies合出的蕭邦。這兩張還沒聽就是了。

Val  (May 28, 11)
有點羞愧,我只出到$20 ,得標的$20.5。實在是我的Melodiya LP通常大概是$1得到,而且我從來花超過$50買一張LP好像只發生過一次。這張LP不算那麼罕見,就繼續努力吧!

orangebach  (May 27, 11)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你標多少錢?得標多少錢?

不曉得你有沒看過這個,有人要賣杯子,75大洋,供你參考:

http://www.amazon.com/gp/offer-listing/B001M04EMW/ref=dp_olp_0?ie=UTF8&redirect=true&qid=1306541359&sr=1-1-fkmr0&condition=all

Val  (May 27, 11)
剛在ebay上標輸了Katya的Prokofiev那張LP,悵甚,少了一個杯子。

orangebach  (May 27, 11)
絕對有那種鬼火的!你都描述得那麼具體了,只要找就會找得到,但可能沒有上ebay按幾下鍵那麼簡單。

Lazar Berman待我尋來,容後再稟。

Val  (May 27, 11)
Berman已經被數位時代遺忘,現在還沒絕版的大廠CD可能只剩下巡禮之年那三張。這套錄音絕對是我的荒島唱片之一,排名可能還在他的超技之前。那幾首標題和水有關的曲子他彈得美極了,而該有內涵的幾首大曲也都引人深思,這套錄音證明他真正了解不同時期不同面貌的李斯特,而不只是手指靈活而已。不過我並不特別愛他的李斯特協奏曲和奏鳴曲。

我也很懶,如果聖杯出現在eBay上而且索價不高我會很開心按幾下鍵然後等它送上門,太費心力我是不幹的。

我有點異想天開。有沒有人把鬼火彈得弱弱的,不需要快但每個音都夠清楚,節奏和微動態對比帶著點不太過份的淫靡邪氣,像天龍八部裏頭的馬夫人?

orangebach  (May 26, 11)
你這麼愛Berman喔,還甚麼都好?我對此人了解甚少,我去借來聽聽,還有那個麥當勞的豎琴(筆記筆記)。兩廳院圖書館新的沒有,舊貨特別多。

「我總期待那種豁出去不顧後果,在崩潰邊緣冒極大風險的浪漫風格。」ditto on that too.而且你形容的將將好,完全理解。

對某些曲子我也有同樣期待,心裡會有相當強烈的情緒,對於激情的期待,無論官能或形而上,有時候都有激情的期待。不過有時候覺得這種期待很累耶,你不覺得嗎?就是畫好了是這種期待,但是沒出現的機率很高,或者某些只差一點,就只差那麼一點....然後大多數你時候不得不接納現實,修正期待值這樣。

我懶散成性啦,所以也不願上窮碧落下黃泉去找聖杯,甚麼CD to die for,哈哈哈。我只想活著好好聽音樂啊,就算沒有24%水晶玻璃杯喝上等葡萄酒,用玻璃杯喝水也不賴啊,好,算我神經病。

李斯特的超技,我覺得聽不同人就很夠了,未必要多花力氣湊個大滿貫。的確不需要有甚麼情緒或怎樣,因為李斯特就是聽個「爽!」,基本上老老實實確切地執行出李斯特的鋼琴交想性格,就已足夠,如果還能加上個人風格破格演出,A咖。

這套曲目我很喜歡Arrau,部分氣勢驚人的曲子,好比四、七、十一,Arrau因為速度偏慢會有點洩氣,但我欣賞他彈得不難,他偶爾也會彈錯,他向來把李斯特彈得相較不難,少了煙硝味,但別有意境。還有Richter,我喜歡他彈李斯特的氣魄,即使彈錯仍不顧一切往前衝--當然這是在沒聽過Berman之前的想法。

Val  (May 26, 11)
李斯特超技工程很有吸引力,但想想要每一首比較每個我聽過的演奏,其中有些是LP有些是數位檔,實在太累,他日有暇興起再看。

我對李斯特超技的喜好觀點可能有點變態,我覺得首要條件就是要彈得囂張,讓聽的人覺得瘋狂,就像傳說中李斯特開獨奏會讓名媛淑女昏倒或獻身(or something like that),所以我首重感官刺激,不那麼在意內涵詮釋。這些曲子大多有標題,即使沒標題也有很明確的感覺,我覺得只要有辦法把聲部彈清楚,加上合乎品味的動態與速度控制,不需要極端快速也不需要從頭到尾重擊鍵盤,應該就是很好的演奏。

我心目中最好的演奏是Lazar Berman 1963 Melodiya,可惜只有LP和已經絕版的日版CD。有另一個他1976年在米蘭獨奏會的現場錄音,在英國網站還買得到,因為是現場有一點小瑕疵,但是瘋狂的現場觀眾讓我覺得李斯特超技正應如此。Lazar Berman除了指功高超移動快速之外,左右手有很好的力度平衡而且音色很不一樣,右手高音像銅鈴般清亮,左手強韌有力而且絕不混濁,我很喜歡他的李斯特和俄國作曲家,Rachmaninoff, Prokofiev, Shostakovich, Mussorgsky, Tchaikovsky, Scriabin...。

Pollini 2009在上海那場獨奏,就是我提到過的那個bootleg錄音,最後一首安可彈了10號,那個演奏也是無與倫比的狂與熱,全長僅三分四十秒左右。可惜他好像只彈過十號,在YouTube上應該也能找到他的十號。

好些其他演奏也相當傑出,但不知為何沒讓我覺得很興奮。我總期待那種豁出去不顧後果,在崩潰邊緣冒極大風險的浪漫風格。很厲害的人即使彈得完美,像Kissin或Richter,聽了也就是覺得他們本來就能做到這樣沒什麼稀奇。我覺得最奇怪的是Richter,他的蕭邦練習曲像鬼上身似的,李斯特的反而太正常了點。

離題一下。我聽過最感動的嘆息(Un Sospiro)是Susan McDonald演奏的,樂器不是鋼琴,是豎琴。如果有機會能借到Klavier在90年代出的Harp Spectacular那張CD,或是Klavier Sampler CD,去弄來聽聽。

orangebach  (May 25, 11)
對於練習曲的想法我跟你一樣,我也覺得在特定限制的前提下,應付這些游刃有餘之餘還能展現個人的自由風格,是非常迷人的。

而且更妙的是,高超的技巧和詮釋超過某個標準以上,其實是充滿情感並且動人的。是不是老掉牙的「道以忘技」我不曉得,我會認為其實或許練習曲的起心動念就不是套純技巧的東西,只是換了個樣貌去表達心情而已。

我會選擇吃完一個廚師再換一個廚師,而不會找到所有的廚師最擅長的菜拼一個宇宙無敵大套餐。總是吃吃不好吃的,才知道好吃的在哪裡,每個廚師哪裡厲害,然後難吃的不會再吃,不過純屬個人偏好。

ㄟ反正蕭邦二十四首這麼大工程都已經弄過了嘛,要不要再來個李斯特十二首超技?據此文已經相隔一年,順便再比較一下兩者?老實說我偏愛李斯特超技勝過蕭邦,因為李斯特的技術門檻再多點,內建的情緒更少,所以更有趣。

關於李希特的蕭邦,他5060以後的蕭邦錄音,尤其是他到德國見過他媽媽以後的詮釋,完全不同。較少焦慮感。

Val  (May 25, 11)
我也超愛練習曲,蕭邦李斯特德布西點點點。以蕭邦來說,我覺得挺吊詭的是練習曲雖然應該是最沒彈性也最不需要人性的作品,實際上高超的鋼琴家彈練習曲卻能彈出風格,而且還差異性很大。在重重制約之下還能賦予演奏獨特性,這件事本身深深吸引著我。比較起來其他的作品,像敘事曲奏鳴曲等等,本身都已經隱含了該有的情緒或故事性,反而各家的演奏差異性沒那麼大。

我的想法基本上沒變,我覺得所謂的標準或是參考版本像是青梅竹馬糟糠妻,邪派高手的演奏像乾柴烈火七年癢,兩者的喜歡可能在本質不完全一樣。我覺得拿來當參考的演奏最好是基本功到家但是不要有太強烈的個性,而且像這種成組成套的作品最好是有始有終。挑一個廚師做的滿漢全席來吃有趣之處是能看到名廚對不同食材所做出料理的脈絡和差異,但是很少有廚師每樣菜都做得好,所以有時會想吃A餐廳的海鮮B餐廳的肉類C餐廳的甜點。我覺得兩者都很好,而能夠找到那麼多自己喜歡的菜,人生是幸福的。

其實我是真心希望有聽得夠多的高人挑出一套蕭邦練習曲的組合,也許像馬勒交響曲那樣開放票選,然後出一張CD。

喜歡李希特但是不喜歡他的蕭邦會不會有點奇怪?也不光是快和重的問題,我覺得他的蕭邦好像太熱切想要傳達些什麼,而蕭邦其實並不需要這樣。

orangebach  (May 24, 11)
我非常喜歡練習曲這個曲式,可是極少遇到有人告訴我她/他也喜歡練習曲,尤其是蕭邦,喜歡前奏曲的仍多些。基本上我可以聽一整個晚上練習曲而不覺得疲倦。

不過這麼久來留言還是有點不太好意思。

所以,現在你的想法還是與本文一致嗎?還是已經改變?(不過調整也是個大工程)

假設沒有改變,所以標準就是你最喜歡的?還是覺得彈的最好的?

還有我很好奇,你覺得吼,按照這道菜譜從頭到尾吃下來,會比較美味?還是就挑一個廚師從頭做到尾會比較美味?

其實這篇文章有點好笑,最好笑的是,為什麼明明不是很喜歡李希特的蕭邦練習曲,可是他偏偏是入圍最多項的?

我同意李希特過快和過重的特色,但是你挑得是早期錄音嘛,他稍晚錄製版本應該會慢一點,比較不像被鬼在追。其次關於25-12, ditto on that!! 我的首選也是李希特。

(Nov 1, 10)
新敗家的Feltsman收到, 剛好來得及下次拿去簽名! 真是太開心了

Val  (Oct 28, 10)
換曲目當然是不能退票的,事實上換曲目很尋常。我現在不確定的是如果換人代打能不能退票:我知道協奏曲是一定不會退,但獨奏我就不知道了,也只碰上過一次。我猜是灰色地帶:主辦單位絕不會公布歡迎退票,但是個別去抗議的應該是會退錢。不過主辦單位都不是營利機構,本身也苦哈哈在募款,所以真正會去要求退錢的應該不多。

我對Feltsman有興趣,他前一兩年有在DC開獨奏,我忘了是什麼原因沒去聽,好像是因為宣傳照上他穿了件像是僧侶的designer clothes我看了覺得不順眼。

suzy  (Oct 27, 10)
本來要去聽普萊亞的,結果他把所有演出都取消,請來的是Vladimir Feltsman 也將彈蕭邦(的四首芭蕾舞曲).

這將是第一次聽Feltsman.

suzy  (Oct 26, 10)
拉赫曼尼諾夫彈他自己的鋼協,不幸的錄音效果很差,沙沙沙的,幾經掙扎後決定不買那CD

"彈起快速炫技的曲子像是冰原上的火山。" 那...阿格麗希彈炫技曲會不會像是注入海洋的火山熔岩?? :P

好奇:臨時換曲目的話,可不可以要求退票?

Val  (Oct 25, 10)
我其實一直聽很多蕭邦,只是很少在寫我聽過的CD或唱片。

我的Rachmaninoff是Philips百大鋼琴家的CD,包括了蕭邦的兩首圓舞曲,Ballade和Scherzo各一,與奏鳴曲二號。

我能不能直說我不喜歡他彈的蕭邦?我覺得他的蕭邦太精瘦,太不近人情了些。他的彈性速度相當少,從錄音上聽起來動態變化也很小,再加上他的風格非常克制內斂,整個聽起來有點無趣。我說得這麼直接有可能過幾年以後會後悔,但現在的確是這麼覺得的。

但重聽他的蕭邦奏鳴曲時有件有趣的事:我注意到他的左手,覺得左右手似乎太平衡了些,就在想他一定是慣用左手,果然得到求證。

我非常喜歡他彈自己改編的名曲(像Bach Partita No 3,大黃蜂)和他自己的作品。他的手指很快而且很平衡,明明技巧超群卻故意收斂,彈起快速炫技的曲子像是冰原上的火山。

Suzy  (Oct 24, 10)
這篇很有趣.

怎麼會突然開始聽一堆蕭邦?

我很好奇拉赫曼尼諾夫彈的蕭邦. 有什麼特別可分享的嗎?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