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坎格瑞沼澤 (Congaree Swamp National Park)

紅木 (Redwood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21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456
瓦哈拉的塗鴉簿  NSO Hugh Wolff / Joshua Bell, Lalo, Mendelssohn  (Nov 20, 09)
Hugh Wolff, conductor
Joshua Bell, violin

Program:
MACMILLAN - Í (A Meditation on Iona)
LALO - Symphonie Espagnole
MENDELSSOHN - Symphony No. 3 in A minor, Opus 56, "Scottish"

Nov 19 - 22

在我買票時,原本的曲目壓軸的不是拉羅的西班牙交響曲,而是布魯赫的蘇格蘭幻想曲。而以原本的曲目安排,三首曲子全和蘇格蘭有緊密關係。中間的曲子被換掉雖然破壞了安排,不過比原來的蘇格蘭幻想曲更豐富變化,從觀眾的角度來說,能看到聽到更多的獨奏小提琴炫技,收穫應該更大。

第一首是很新的曲子,1997年才首演,標題的 Iona 是蘇格蘭的一個小島,地形崎嶇,孟德爾頌因為這裏的地形而得到創作 Fingal's Cave 的靈感。這首曲子的編制只用了弦樂和兩三種不常用的打擊樂,相當動聽,不過有些陰沉,不像一般音樂會用來暖場的序曲給人陽光開朗的感覺。曲目說明裏提到作曲家隱隱表現了他天主教的宗教背景以及社會主義的政治主張,恕我駑鈍,無法從音樂中感受。

小提琴曲我還真是聽得不夠多,西班牙交響曲這樣的曲子我竟然是第一次聽。Joshua Bell的CD我聽過幾張,不久前才剛看了 Red Violin (配樂的小提琴獨奏是他拉的),所以這天現場看到他精湛的琴藝並不意外。他演奏時動作相當大,需要很大的空間。不過小提琴的音量沒有我想像中來得大,我想是因為聽慣了錄音,而錄音必然加強了獨奏小提琴的音量。

Mendelssohn,我好像從來沒真正喜歡過,總覺得搔不到癢處。

以蘇格蘭為背景的音樂好像都瀰漫著淡淡的哀傷,混著有點壓抑的奔放,有點像電影 Braveheart 的劇情和配樂。

聽完回家後我一直在想Joshua Bell的琴音,我覺得演奏無懈可擊,但是我找不出具體的形容來描述他的特色。很像去吃了一頓精緻豐盛的大餐,非常滿足,找不到缺點,但是要說哪道菜最好卻無法決定。比較起另一家餐廳的菜,一上桌吃第一口就驚歎:啊!這包心菜怎麼做的能有這樣的味道口感。

以上。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期望些什麼。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Oct 31, 10)
是五個樂章,當時還覺得說這曲子名為交響曲但其實不但應該算協奏曲,而且還比正常的多了一個樂章。

suzy  (Oct 31, 10)
這次從圖書館借回來的CD之一有Lalo的西班牙交響曲(實為協奏曲),發現有五個樂章, 和我自己的版本(海飛茲的)四個樂章不同. 特地拿出裡面的解說來看,原來它的第三樂章常被省略.

好奇一問:你還記得當時去聽的是四樂章還是五樂章?

(Dec 7, 09)
我還以為是因為你喜歡俄羅斯作曲家的作品的關係呢!

的確,音樂欣賞會隨年紀或心境而有變化. 我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 記憶中布拉姆斯的音樂年紀輕的時候我完全沒辦法接受,覺得太壓抑,年紀大些發現蠻喜歡的,就說它是內斂.

其實很久沒有專心聽音樂,最近比較反而聽小品,也許跟時間零碎有關?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比較出名的作品,或說那些入門曲目大概都有收集, 有時候不經意發現一些不是該作曲家最出名或是最擅長的樂曲也有意外的驚喜. 舒曼以及德佛札克的小提琴協奏曲都被我算在此類.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鋼琴協奏曲就被我歸到小品去啦

Val  (Dec 7, 09)
不曉得你有沒有發現我最近聽的音樂會俄國作品特別多,NSO這一季的主題是Focus on Russia,光是Russlan and Ludmilla這一季就至少被演出三次。

其實還是喜歡俄國作品的,只是年齡大了些後心性有些改變,不太喜歡感情外放,這要說是成熟也好,虛偽也可以。年輕時認識過些性情中人,喝了點酒就會拿吉他出來唱歌還邊唱邊哭,要是現在我可沒辦法忍受這樣的朋友。

很多俄國作品有這種調調:要不就是情緒亢奮像是想要出去革命或是kick some ass,要不就是消索低沉好像快要自殺,而要命的是有時在同一首交響曲裏竟可以聽到這兩種極端的情緒。年輕時覺得這是率性,有如魏晉名士放浪形骸哭笑無常,年紀大了些後卻懷疑作曲家是不是酒精中毒或精神分裂。

還有另一個問題。我覺得要聽音樂就該投入,要有感覺,甚至進入某種入神的契合狀態。用這種心態去聽那種「聽不到結尾」的交響曲(比如柴六和馬九),或是那種忽喜忽悲的音樂,可是非常傷身的。不是我喜歡從小說裏尋找人生哲理,你看郭靖聽黃藥師吹簫那一段,就是很好的例子。

(Dec 5, 09)
剛那則留言試用連結的小功能,還真成功了!
不過有hyper link的部份字體顏色反差太小,看不清楚

(Dec 5, 09)
我聽的也是Richter的啊 是在youtube上聽.

有youtube的好處是,可以先做功課,才買,以免買到地雷:P

怎麼說呢,我覺得他這首的開場頗有幾分國樂的味道,簡單乾淨. 雖然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強處不在鋼琴曲,偶而也有一些令人欣喜的發現.另一個例子是舒曼的小提琴協奏曲,不知怎地,我也非常喜歡,雖然舒曼以鋼琴曲見長.

我記得你在某篇裡面有提到過你一度非常喜歡俄羅斯作曲家的音樂,特意問了一下你的私房版本,才會有那篇"一則無聊的對話" XD

我個人對俄羅斯作曲的音樂領受力不高,除了柴氏的作品幾乎全都可接受外,其他作曲家就只有少數曲目比較能欣賞. 我對歌劇類的接觸非常少,不論是誰作曲. 德奧作曲家似乎是我比較喜歡的.

已經買了那CD囉!你的勸敗功力真是太強了.

ps/要不我們兩家約在多倫多相見好了?! 一起大吃大喝...

Val  (Dec 5, 09)
我的 Rimsky-Korsakov Piano Concerto 是 Richter 彈的,Kondrashin 指揮,兩位我非常喜歡的音樂家。你大概很難找到其他的演奏版本,所以我有點好奇你是再哪聽到這曲子的。

這大概是1950年代的錄音,單聲道,不過在CD上音質尚可。在Amazon上可以找到:

Rimsky-Korsakov: Piano Concerto/Glazunov: Piano Concerto No.1/Prokofiev: Piano Concerto No.1

Richter

這種絕版CD漫天要價的惡質行為讓人覺得某些人就算遇上倒楣的事也不值得同情。整套的那十張CD包括了不少Richter的精華演奏,是市面上所有Richter大全集裏最值得買的。

說回這首協奏曲,我覺得雖然旋律很動聽,但是我不很喜歡。主旋律很明顯是俄國民謠,我從不喜歡民謠旋律直接改編的古典樂,而且這首曲子既無發展,也無變奏賦格,鋼琴部分也缺乏炫技,說起來我覺得乏味程度很像黃河鋼協,不過當然比黃河高明太多了。

我覺得這絕不算是Rimsky-Korsakov的優秀作品。以他常被演奏的管弦樂來說,他的專長是編曲,能讓整個樂團各種不同的樂器調和,發揮出色彩絢爛的效果。比如像最出名的Scheherazade,Capriccio Espagnol,或是沒那麼出名的Russian Easter Festival Overture, Sadko, Golden Cockerel, Snow Maiden。它們都不以旋律豐富變化見長,常常是用一小段主題不斷重複,但是每次用不同的樂器組合。這種發揮的極致是俄羅斯復活節,從頭到尾幾乎全是用同樣一段很短而且其實有點單調的旋律撐起來的,但是十五分鐘左右的曲子聽來卻絕不無聊,到結尾竟有恢宏莊嚴的感覺。有點像拉威爾的Bolero的效果。簡單說,聽Rimsky-Korsakov是聽管弦樂手法,而不是作曲技巧。他的鋼協具有他的典型缺點,但是沒表現出他的長處。

我以前很喜歡俄國音樂,後來認同笑傲江湖說的,覺得好的音樂應該要樂而不淫,哀而不傷,而不太喜歡聽過份引人傷感而毫無節制的音樂。

(Dec 4, 09)
那個,笑要笑出來,悶笑會內傷,不好啦

http://cid-fa425984736f0d02.skydrive.live.com/self.aspx/Summer%202009/IMG%5E_1399.jpg#resId/FA425984736F0D02!4126
這是暑假去多倫多吃的照片,這次還要挑戰其他店!!

關於紐奧良,大概因為是去參加研討會,有任務在身,所以沒什麼興致吧! 其實晚上8,9點就開始瘋狂了說...

另,冰皮月餅其實有後續花絮:
--------
幾天後,朋友的FB出現以下文字:

拿月餅去給同事的時候, 她笑說:[ 我朋友最近也提到冰皮月餅啊~真是巧~ 還說甚麼是盧來的月餅.] 等等, 這話聽起來好熟啊! 等到她開了朋友的網頁, 我才發現, 這個"朋友"居然就是我的中學同學, 而那個做了冰皮月餅的"網友",就是我.... 天下還有比這個更巧的事情嗎?
--------
真是糗斃了啊!

期待你的唱片講評啦!

Val  (Dec 4, 09)
我先是摀嘴悶笑,直至買櫝還珠,遂無可抑制狂笑不已。

寒假目前毫無計畫,很可能就是家人團聚吃喝一番。暑假回了一趟台灣大大地出血,所以寒假大概會韜光養晦,期望明年暑假能去趟西北部完成剩下的國家公園。

我們還沒去過多倫多,對食物聞名已久,期待看看你們有何心得。看了你去New Orleans,但似乎你對當地食物沒多大興奮。偷偷問一下:街上何時開始狂歡?我們因為帶小人,十點左右就回旅館了,完全沒看到PG尺度以上的畫面。

我剛找到了唱片正在聽,Stay tuned...

(Dec 4, 09)
(窘).

那那那,給你看個更好笑的http://ggsadventure.spaces.live.com/blog/cns!FA425984736F0D02!4371.entry
記得看留言 :P

我本來是要上來看有沒有版本的說,話說你們寒假有何計畫嗎?我們打算去多倫多大吃...繼暑假之後第二次出征

Val  (Dec 4, 09)
路過貴寶地,看到「一則無聊對話」,害我笑得肚痛。

suzy  (Dec 2, 09)
"我覺得我有點像日劇「Hero」裏面那個酒保,不管客人多麼異想天開想吃什麼,他都能回答「有啊」並且端上桌來。"

不能同意更多了,所以每次都來這裡問啊 XD...

沒記錯的話我的拉羅是海飛茲版的,不過他...總是有點冷...

Val  (Dec 2, 09)
我覺得我有點像日劇「Hero」裏面那個酒保,不管客人多麼異想天開想吃什麼,他都能回答「有啊」並且端上桌來。

我需要回家找我的收藏,但是我八成是有的,很可能是Richter彈的。但是你看我這樣的寫法,就知道我是衝著Richter買的,但是聽了一兩遍被流放了。不過拜您提醒之賜,這回拿出來聽說不定能聽出點門道來,且等我找到聽了再說。

suzy  (Dec 1, 09)
這個...留在這裡有點不搭,不過最近發現Rimsky-Korsakov Piano Concerto還頗動聽,不知道有沒有推薦版本啊!

希望你們有個愉快的Thanksgiving!

Val  (Nov 23, 09)
竟然真的是第一次聽。我以前買CD有個惡習,太相信名曲名演或某某指南,很多作曲家的音樂(比如Lalo)根本就不會去買,買到的也都是被當補曲,和更大牌的作品送做堆的(比如說我有Lalo的大提琴協奏曲)。

也有些CD當初買來是震於威名,聽一兩回聽不出名堂就被打入冷宮,比如說我有Solti的華格納指環以及各種版本的其他華格納歌劇CD/LP/LD/DVD,正在等待重見天日的契機。

有些唱片多年後偶然被找出來,也有意外的樂趣。比如我最近翻出一張Ashkenazy彈Schubert D major sonata,當初一定是隨便聽一段就歸檔,這回拿出來放,才發現原來就是 D 850,也才發現我很喜歡這個演奏。

真的是很沒系統,很亂來的。

suzy  (Nov 20, 09)
"西班牙交響曲這樣的曲子我竟然是第一次聽"

是指第一次聽現場嗎?還是從來沒聽過這曲子? 我個人還蠻喜歡這首的說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