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頂礁 (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

瓜達洛普山 (Guadalupe Mountains National Park)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10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10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42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807
瓦哈拉的塗鴉簿  NSO Andrew Litton / Lang Lang, Beethoven, Prokof  (Nov 20, 09)
Andrew Litton, conductor
Lang Lang, piano

Program:
GLINKA - Russlan and Ludmilla - Overture
BEETHOVEN - Piano Concerto No. 1 in C major, Op. 15
WEBER - Overture to Euryanthe
PROKOFIEV - Piano Concerto No. 3 in C major, Op. 26

Encore: Chopin Etude Op 25 No 1

Nov 13, 2009

我聽過幾張郎朗的CD,但從沒聽過現場。光從CD裏得到的印象,老實說,相當糟糕。雖然技巧不錯,音色漂亮,但是能出唱片的誰的錄音不是。而他很多處理音樂的方式做了太多多餘的表情,感覺非常人工化。所以我一直不明白他為什麼如此受歡迎,CD賣得如此之好。

我注意這場音樂會已經一陣子了,在一場音樂會裏居然彈兩首風格完全不同的協奏曲,算是相當少見。但是先前因為沒打算買套票,所以等到上個月才去買單場的票。最低價的票早已賣光,不過音效最理想的Orchestra還剩下許多,所以買了Q Row面對舞台右側的座位。

去聽這場音樂會當然是因為郎朗,所以就先從正題說起。

郎朗的確有足以傲人的技巧,CD裏聽到的漂亮音色全是真的,而不是錄音工程的奇蹟。我覺得他的左右手有相當好的平衡與協調,高低音部的音量相當一致,音色偏向明亮,非常好聽,也非常容易喜歡。以貝多芬的鋼琴協奏曲來說,雖然不是同一首,但是我覺得郎朗這天的一號遠比我去年聽的 Hélène Grimaud 彈四號要來得出色。

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妥當的地方。不知道是郎朗的習慣,還是他故意耍帥,在快速音群的段落他很喜歡把重音放在尾音,而為了強調這個重音結尾,又往往把之前的快速音更加速帶過,聽起來湯湯水水不乾不淨。這種彈法在兩首協奏取都不斷出現,以他的技巧明明就可以把所有的音交代清楚,而我覺得根本沒有必要這樣處理。貝多芬彈得相當漂亮而精彩,但是某些強音相當突兀,給我一種輕佻的感覺。

我本來預期 Prokofiev 應該非常火爆,結果反而沒有。郎朗並沒有特別做出很大的動態對比或極端的速度,不過在對抗整個樂團的強音合奏段落竟也還能清楚聽到鋼琴,挺不簡單。

我不知道指揮和樂團和郎朗花了多少時間排練,整體合作相當順暢,我愈來愈覺得NSO是個相當不壞的樂團。兩首串場的序曲也演奏得相當精彩。

最後郎朗出來彈了一首安可曲,聽到第二個音我就猜到是哪首曲子,但是心裏一直在想:不會吧?因為速度比我平常聽的慢了至少一半,是相當極端慢速的蕭邦練習曲。從理性上來說,我覺得這首曲子完全不該這樣彈。但是以實際現場聽到的效果,我覺得相當神奇,非常迷人也非常有詩意。

對整場音樂會我雖然有一點小小的保留,但可以說是相當滿足,甚至會回味再三。

不過我最無法忍受的是觀眾。我不知道是因為很多人第一次來聽音樂會,還是太著迷了,覺得不用力鼓掌對不起自己,連樂章間的間隔都不肯放過。除了貝多芬一號的第二樂章結束後郎朗沒放下手直接進入第三樂章使觀眾失去鼓掌的機會,其他每個樂章間隔都有過度熱情的掌聲,而且還不是只有零星一兩聲而已。到一曲結束時觀眾更是熱情,全場起立鼓掌。我好像是全場唯一沒站起來的人。

另外一個觀察是比較起其他音樂會的經驗,這場亞裔觀眾的比例高於一般,而且觀眾年齡層較低,長腿短裙的美女甚多。

對郎朗的批評相當兩極化。我不太能接受他過度多餘的肢體動作,動輒雙手高舉或是全身搖晃如鐘擺。幸好我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否則音樂大概都聽不下去了。到底是率性還是演戲,這只有本人知道。以音樂來說,我覺得批評他技巧不夠好是完全說不通,批評他低劣庸俗也太過份了些。我覺得他有很好的技巧,也有他的天份與想法,但是還遠遠不到大師的境界,很多演奏應該也還有修飾與精進的餘地。但是如果以現在的成就就受到觀眾如此熱情與毫無保留的愛護,誰還會去花什麼力氣努力。

感覺上郎朗有點像交響情人夢裏的野田妹,有天份,敢表現。至於演奏是正統還是離經叛道,求異是因為有自己的想法還是譁眾取寵,這我就看不出來了。音樂界每幾年就會捧出一些天才,多年後這些天才安在?

其他樂評:
http://ionarts.blogspot.com/2009/11/lang-lang-and-nso.html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dude  (May 27, 19)
郎朗或許就是擅於用音樂去"撩人",譁眾取寵,而不是將藝術做高,然後吸引相同高度的人。他受歡迎,但那群喜愛他的人中,大部分應該都只是愛看熱鬧的人。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