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拱門 (Arches National Park)

薩尼貝爾島 (Sanibel Island)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 依留言時間列出所有留言
   新留言:(07/08 以後)
Mozart Violin Concerto No 3, 1st Mvnt. (ISM Honor Reci  (07/17)
大彎 (Big Bend National Park)  (07/16)
   新網誌:(07/08 以後)
龜龜  (07/14)
RSS 訂閱 :
RSS TravelerEdge 旅人行腳
RSS Valhalla Blog 瓦哈拉的網誌
RSS Lily Blog 阿笠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龜龜的網誌
RSS Irene Blog 老媽的網誌
旅人的家-個人化首頁與RSS訂閱管理
增訂日期 : 2008/6/20
目前  人在線上
過去24小時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小提琴家的時薪  (Jan 19, 09)
Washington Post的記者在2007年曾經做過一個很有趣的實驗,他們希望了解音樂的美對一般人行為的影響。這麼說吧!如果在趕著去上班的尖峰時段,非常糟糕的時間和場合,突然聽到有如天籟的音樂,你會不會願意不計代價,承擔遲到的後果,停下腳步聽一段音樂,然後或許留下一些錢表達你的感謝與欣賞?

這個實驗的環境是設定在 L'Enfant Plaza 地鐵站,這個地方在華盛頓DC的博物館區南邊,周圍有許多政府機構,進出的大多是中低階公務員以及外包政府生意的專業人士。他們大部分不是精英官僚,不過應該都有中等的收入和教育背景。實驗發生在2007年1月12日,一個星期五的早上7:51。整個過程歷時43分鐘,大約有一千多人經過。 小提琴家在地鐵出口外面的室內靠著牆,總共演奏了六首曲子,全都是技巧艱難的古典曲目,不是常聽古典樂的人可能從來沒聽過。

給定這樣的條件,猜猜看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小提琴家會得到多少錢?

記者也拿同樣的問題去問當時國家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 Leonard Slatkin 。他的猜測是經過的一千人裏頭也許會有四十個人識貨,然後也許會聚集到將近一百個人停下來欣賞,最後也許會留給音樂家大約$150美元。

你覺得呢?如果再告訴你演奏的小提琴家是 Joshua Bell ,用的是他那把 Stradivari 名琴,曲目包括了巴哈的 partitas for solo violin 裏的 Chaconne 和 Gavotte,水準和他的音樂會一樣,你要不要修正一下你的回答?

這篇報導裏有完整的故事以及部分演奏的影音檔: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7/04/04/AR2007040401721.html 。文章很長,你如果沒耐性看完的話,我可以直接告訴你實驗的結果:Joshua Bell 總共得到了$32.17美元,所以頂尖小提琴家在華盛頓DC的公開演出大約可望獲得相當於$44.89美元的時薪 。

雖然是有趣的故事,我並不很喜歡這篇報導,覺得裏頭充滿傲慢的預設立場。不過整篇文章裏最有趣的部分是 Joshua Bell 本人敘述他的感覺,他說覺得自己像隱形人一樣被來往人潮忽視,擔心自己的演奏不被認同。在音樂廳裏他會因為聽眾的手機鈴聲而感到不快,但是在地鐵站外的演奏,隨著時間過去而期望愈來愈小,到後來,即使是個目光直視,或是有人留下紙鈔,都讓他覺得感激。

從「幾曾著眼看侯王」到「未必王侯著眼看」,這應該是個很難得的經驗。

我也在想:如果同樣的演奏發生在我進出的地鐵站我會有什麼反應?我想在看到演奏者之前,我首先會注意到小提琴的音量和音色非比尋常,然後會發現演奏的曲子不是隨隨便便的人會拉的,再來會發現演奏的技巧真好。我未必認得出演奏者是 Joshua Bell ,但是我肯定會不顧上班遲到,留下來聽完至少兩首曲子。我不會站太近,但也不會太遠。會看著演奏者的眼睛,曲子結束時會由衷鼓掌,然後臨走時留下$5或$10元。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實驗讓我想到電影 Shawshank Redemption ,監獄的擴音器中傳出悠揚的女聲二重唱,Tim Robbins的角色枕著頭等著獄吏破門而入,以及廣場上其他囚犯如同中了魔法般凝神靜聽。

"I have no idea to this day what those two Italian ladies were singing about. Truth is, I don't wanna know. Some things are best left unsaid. I like to think they were singing about something so beautiful it can't be expressed in words, and makes your heart ache because of it. I tell you, those voices soared higher and farther than anybody in a gray place dares to dream. It was like some beautiful bird flapped into our drab little cage and made those walls dissolve away, and for the briefest of moments, every last man at Shawshank felt free."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Jul 20, 09)
很有趣的文章,不過我有點懷疑絕對音感和遺傳的關係,更懷疑他們竟能找到那麼多有絕對音感的人參加實驗。我不知道有絕對音感的人佔人口比例的百分比,但是我認識的專業音樂家(雖然總共也不超過十個人)好像一個都沒有絕對音感。

我女兒在學小提琴,所以最近對音感這檔事有比較切身的體會。我想她大概是沒有絕對音感,但是相對音感還不壞,聽她練琴至少不會想塞耳朵。我的相對音感也還不壞,但是沒本事在不靠鋼琴之下幫她調音。

可能我敏感,我對任何牽涉到遺傳基因或種族的研究總不免戴著有色眼鏡去懷疑其動機或幕後出錢的金主是誰。絕對音感固然對弦樂器或人聲是極大的優勢,但是也並不是非要不可,也沒聽說具有絕對音感的音樂家成就一定比較大。

suzy  (Jul 19, 09)
perfect pitch study offers windown into influences of nature and nurture

http://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09-07/uoc--pps070209.php

thought you may be interested in reading this one too...

(Feb 1, 09)
講到銅管樂器 出錯真的是會讓人雞皮疙瘩都起來 豈只是奏眉頭 也許如此我對銅管樂器與以它為主的曲目接受度都不大高就事了

(Feb 1, 09)
原來是指樂器手啊 我儘猜觀眾 還真是雞同鴨講

這個有趣!

Val  (Feb 1, 09)
答案是:演奏國歌時不站起來的是大提琴手,國歌演奏完還不坐下來的是低音大提琴手。其他樂器都可以站著或坐著演奏,或者是沒輪到他們的時候可以坐著,只有這兩種樂器是必須一直站著或坐著。那天指揮出場後樂團除了大提琴之外忽然全體起立,一時間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然後才發現是奏國歌。

打擊樂身兼數職我真的看過,這尤其是在大編制或需要罕見樂器的曲目會發生,只是不記得是不是定音鼓去兼差。定音鼓出包當然是會滿頭包,但其實最常會出狀況的是銅管,尤其是小號和法國號,出錯必然會被聽出來,而且會讓人皺眉頭,而這種事在非一流樂團常發生。NSO其實還不壞,銅管不常出紕漏。

(Jan 30, 09)
是沒有聽說打定音鼓還要幫忙三角鐵等啦 主要是定音股類的 一音出錯包准馬上被聽出來 成了標準的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因此用人特別小心

我猜是不知道那是美國國歌的人吧? 所以不知道要起立,跟著起立了也不知道奏完可以坐下了...

PS/現在是元宵猜謎嗎? 哈哈

Val  (Jan 27, 09)
我原來有在猜,我知道不會是弦樂部因為人太多,所以應該是人少的樂器,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是定音鼓。是不是因為定音鼓還要兼差負責其他的打擊樂像三角鐵或木琴什麼的啊?

上星期去聽李雲迪的音樂會,觀察到一個有點有趣但是又沒那麼有趣的現象。猜猜看當演奏美國國歌的時候(是的,我最近聽的音樂會已經有兩次碰到在開演前演奏國歌),有那些人不會站起來?又:當國歌演奏完大家都坐下之後,又有那些人不會坐下?

(Jan 25, 09)
我自己來回答好了~~
答案是定音鼓鼓手

順祝 新年快樂!

suzy  (Jan 19, 09)
很有趣的文章

猜猜看一個樂團裡薪水最高的是哪種樂器手(也就是說,指揮通常是最高的)?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