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行腳
  
  
 • 網站導覽
 • 旅人群像
 • 旅人行腳   首頁
 • 旅人的台北印象
 • 旅行行程規劃幫手
 • 行李檢查清單
死谷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畢爾特摩莊園 (Biltmore Estate)

 • 留言討論區
 - 吃吃喝喝的討論
 - 網站技術討論
   新留言:(11/23 以後)
誰還聽 Puccini Turandot  (12/06)
   新網誌:(11/23 以後)
瓦哈拉  (12/06)
總計 來訪人次
瓦哈拉的塗鴉簿  誰還聽 Richard Strauss Capriccio  (Sep 27, 22)

如果不知道 Capriccio 這齣歌劇是理查史特勞斯的作品,或是不知道這是他音樂家生涯的最後一部大規模作品的話,大概想不到這齣歌劇首演的時候,隆美爾的北非軍團即將面臨全面潰敗,東戰線的史達林格勒戰役也正處於勝敗反轉的關鍵。無數生命犧牲,無數城池傾頹,在這樣的歷史時刻,理查史特勞斯問了一個問題:「文學與音樂,到底哪個有更大的藝術價值?」

這一問,就問出了這齣歌劇。

一位詩人和一位音樂家同時在追求一位女伯爵,某次沙龍聚會,兩人各自主張自己所代表的藝術形式的重要性。在座的還有一位劇場導演,眾人各自發表看法,各有立場。女伯爵最後邀請詩人和音樂家合作譜寫一齣歌劇,就以在場眾人做為劇中角色。大家告辭離去後,獨留女伯爵在客廳裡。詩人要求她決定歌劇的結局,並約定次日早晨見面。晚餐前女伯爵思考歌劇結局以及兩位追求者,想到先前聚會時,詩人朗誦了他寫的情詩,其後音樂家為詩譜了曲,唱出來的意境,已經和單純的文字或音樂截然不同,兩者已經融合成全新的藝術,再也無法分離。那麼到底該如何為這齣歌劇譜寫一個結局呢?

聰明的故事只會提出問題並且分析釐清各種可能性,但絕不會給出答案。音樂的高潮過去之後,管家出場唱出最後一句:「晚餐準備好了」。這麼簡單一句,卻這麼醇厚動人。最後在同樣簡單醇厚的法國號旋律中結束歌劇,那一刻是最深情的包容,最溫柔的明白。

這齣歌劇上演的次數應該不多,能找得到得錄音或影音版本也很有限,原因可能是接受度不高。兩個半小時中,扣掉純音樂以及最後一景,剩下一個半小時多,幾乎全是沒有曲調起伏的宣敘調,很難把它當作純音樂欣賞。這裡宣敘調必須要看作戲劇裡的念白,用作交代劇情。在歌劇院裡如果沒有字幕又不懂德文,恐怕是相當煎熬,更何況是聽純音樂的唱片。 但搭配字幕來看,人物對白的安排相當巧妙,故事的中心思想也很吸引人。劇情裡頭也用有點諷刺的方式嘲笑義大利歌劇只有詠嘆調沒有故事,並且安排了一段男女高音二重唱做示範:曲子好聽,但歌詞始終只有一句「再見」。

理查史特勞斯是寫景寫情的天才。歌劇的序曲不是傳統的管絃樂,卻用了絃樂六重奏 (2x Violin, 2x Viola, 2x Cello) ,優美動聽,立刻帶入劇情開始的沙龍場景。而席散之後到女主獨白之間的那段「月光」音樂,在法國號的主奏旋律中,活生生營造出月下朦朧的氣氛。理查史特勞斯的歌劇沒有詠嘆調之說,不像義大利歌劇可以輕易切割出精選曲,用好聽又容易記得的旋律吸引人心。Capriccio 能被用來當作選曲的,大概只有最後一景的女主獨白。但是這裡的挑戰性不是旋律不夠動聽,而是需要了解歌詞,並且知道先前的故事發展,才有可能被感動。打從一開始,它就不是為了取悅大眾而存在。而一旦身入其中,就再也走不開了。

全曲的錄音版本我推薦 Gundula Janowitz / Karl Böhm / Bavarian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1971 的DG版本。基本上我推薦所有 Gundula Janowitz 唱的任何理查史特勞斯錄音,雖然我覺得她唱的 Capriccio 似乎在感情上可以再放縱一些。Elisabeth Schwarzkopf / Wolfgang Sawallisch, 1957 的EMI錄音也不錯,但這是單聲道錄音,而且我覺得她的 Capriccio 沒有像她的 Rosenkavalier 那麼不可取代。我沒聽過 Kiri Te Kanawa 的錄音,我對她有些成見。此外 Renée Fleming 有選曲的錄音,Renée Fleming - Strauss Heroines / Bonney, Graham, Eschenbach。唱得相當出色且投入,不輸任何前輩高人。

影音版 BD/DVD 的選擇大概更少,可能只有 Kiri Te Kanawa 和 Renée Fleming 。Fleming 的我知道有三個版本,2004 Paris Opera (DVD), 2011 Metropolitan Opera (BD), 以及 2014 Wiener Staatsoper (BD)。Paris版畫質不佳,而且舞台設定有點奇怪。Wiener版的服裝設計品味奇特,讓我難以接受。Met版最值得推薦,整體製作品味很好,Fleming唱得也好(可能是這三版裡我覺得唱最好的)。

前一篇提到過的 Richard Strauss Capriccio - Poschner, Madrid (2019) 也大推。女主唱的或許不及 Renée Fleming 的控制力與感情投入,場景也不及大都會歌劇院,但導演的劇場設計頗雋永,某種程度來說或許在視覺上有更大的滿足感,讓人回味。

數百年後的人們看待二次大戰,或許只會把它當作歷史事件。而理查史特勞斯的大哉之問,可能會和他的音樂一起被念念不忘。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加入討論留言
留言討論區

Val  (Oct 5, 22)
其實是「歌劇寫得真好」,Richard Strauss 和 Clemens Krauss 用歌劇寫了一篇主題是 "What's Opera, and Why Opera" 的 white paper,我只是寫了篇商品目錄罷了。

orangebach  (Oct 4, 22)
很喜歡這篇文章
無論內容、架構和詮釋,充滿新意
都很有啟發有收穫。

惟還沒看過這齣,
無法針對該劇內容回應什麼

就「文章寫得真好」。

  加入討論留言
瓦哈拉首頁 前一則 後一則


All Rights Reserved TravelerEdge.com 2004